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召集人马,灭亡许易

第一百八十四章 召集人马,灭亡许易

    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钟老魔便是再自负,也不得不承认,论肉身强悍,该死的小贼所修的术法,却是要远远强过自己。

    耗不过许易,钟老魔变了心意,当即催动魂念,散开合围的光幕,双臂依旧死死箍紧许易,抱着他继续朝尖刀利矛凶猛撞去。

    多费些时间,便多费些时间,他只死死把住双臂,便作绳锯木,水滴石,便是多花些时间,功夫用到了,总能建功。

    岂料,合围的光幕才散开,一道耀眼的光亮爆开,抵死缠绵的钟老魔和许易,终于分开了。

    “天!”

    “我草!”

    “…………”

    无数道惊呼声响起,可怖的冲击波,冲出数里,远处十余座雪峰,在巨大冲击波的余震下,发生了雪崩,群山万壑,尽皆动摇。

    “元爆珠,必定是元爆珠,除此物,绝难有如此大威力!”

    “这还是人么,可怖的元爆珠,如此近距离爆炸,便是阴尊也只能饮恨,姓许的自爆了。”

    “定然是自爆了,如此情势,根本无此人腾挪得余地,与其独自就死,不如拉个垫背的。”

    “………………”

    无数道惊疑之声响起,议论之声,如海沸腾。

    巨爆中心,寸草不生,雪浪纷纷,遮天蔽日,半晌才落定,雪浪落定处,许易已翻身坐起,口中喷出几口鲜血。

    钟老魔已腾身而起,半边身子血肉模糊,看似伤得极重,实则未伤及筋骨,往口中塞了数枚丹药,伤口立时愈合,苍白的脸色,宛若白纸。

    下一瞬,他眉心再度溢出鲜血,血色三角再度形成,光芒透入躯体,钟老魔又化作了青面獠牙巨大巫体形象。

    便在这时,天空中的乌云浓郁到了极致,瓢泼的大雨,陡然降下,层层墨云深处,电弧翻滚,原本凄霞咽阳的苍茫天际,陡然黑如浓墨。

    “你还有几颗元爆珠?”

    钟老魔寒声如铁,“既伤不得我,何必浪费某的财货。”

    话里话外,已将许易作了死人。

    的确,战至此刻,他认定许易已出尽了后手,而他,却始终藏着最后的杀手锏不曾动用。

    大雨如瀑,钟老魔立在雨中,静静地等待着药力催发,身体复原,阴冷的眼神,死死凝在许易身上。

    许易翻身坐稳,不动不摇,他虽口吐鲜血,实则受创不重,甚至可以说玄霆淬体诀的威力,让他欢喜莫名。

    元爆珠的威力之可怖,他见识过,满以为催动元爆珠,即便能防御下来,至少也得身上重伤,岂料,几乎安然无恙,口吐鲜血,不过是巨大的气浪震动,气血奔涌,内府受到一些创伤。

    钟老魔斜睨着他,许易亦平静地看着钟老魔,两人这般静静看着,恍若两头凶兽,都在积蓄最后的势力,做着发动最后一击的准备。

    便在这时,元爆珠巨爆掀起的雪浪终于纷纷落定。

    待见两人隔空对望,毫发无损,漫山遍野,陡然想起惊天动地般的惊呼。

    至强之战,真的是至强之战,单此一幕,不知多少人心中暗呼一声“值了”。

    龙舟之上,烈行空汗如雨下,面色惨白,一边的洪长老同样面无人色,二人心头的后怕如山呼海啸般涌来。

    “老洪,幸亏,幸亏啊……”

    烈行空喃喃语道。

    他话说半截,洪长老却全然明了,知晓烈行空所言之事,正是彼时两人密议要暗害许易之事,若是果真施行,单看许易此刻展露的手段,先不提会不会失败,即便成功,烈火商会付出的代价,也必定是空前的。

    天空扯过第一道电弧之际,钟老魔动了,已恢复完全的他,不愿意再给许易留下恢复的空当。

    庞大的身躯,飚若电光,许易竟纹丝不动。

    钟老魔嘴角泛起冷笑,毫不诧异,这是境界决定的遁速差异,在他的逼迫之下,姓许的根本无从遁逃。

    勉强催发出一条火龙,钟老魔不避不让,直接迎着火龙撞来,下一瞬,再度将许易揽入怀中,便在他箍紧许易的当口,一道金色的细线,骤然将他箍紧,飞速的缠绕了一匝又一匝。

    “好贼子!”

    钟老魔冷哼一声,奋起万斤力道,箍紧身体的金线,纹丝不动,他心下渐慌张,魂煞瞬间离体,那金线依旧纹丝不动,倒是许易借此机会,亲偿了魂煞之威,他强悍的肉身,竟是轻松防御。

    “该死!”

    钟老魔大惊失色,双臂更是死死把住许易,知晓此刻若是松开,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下一瞬,一道光亮再度爆开,论光亮远不及元爆珠爆炸,威力似乎也远远不及,根本没有雪浪翻起。

    可恐怖之处,令十余万人侧目,许易和钟老魔尽数倒飞而回,栽倒余地。

    “雷霆之力,他运用的竟是雷霆之力!”

    “那是个什么东西,竟能随意化形,莫非是传说中的铁精。”

    “怎么可能是铁精,铁精虽能化形,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怖的延展性,你没看见么,一根细细金线,几乎戳到了半空,更何况,哪里有金色的铁精。”

    “好深的心机,好深的心机,弄祈雨阵,竟是为了这个,改变天象,竟是为了此刻的决死一击,此子心智可怖可畏。”

    “…………”

    龙舟之上,烈行空浑身发冷,冷声下令道,“老洪,速速传令,让府中尽起人马,全力赶到。”

    “少主,到底为何下次急令?”

    洪长老瞪圆了双目,完全想不通透。

    烈行空冷声道,“你以为此战,钟老魔还有活命之机?”

    洪长老道,“就目下的情况看,钟老魔定难敌许易,可许易获胜,对咱们不是最为有利么?咱们正好问他要那招魂幡。”

    烈行空道,“老洪你别忘了此处有十余万双眼睛。”

    洪长老汗毛乍起,“你是说,是说……”

    烈行空点头道,“正是,如此妖孽,身怀如此多的宝物,谁容得他活下去,不趁其大战之余,衰微之时,将其灭杀之,留此天大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