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生死

第一百九十一章 生死

    却是冯庭术,赵北玄同时暴喝出声。

    紫袍中年面色一暗,正待说话,却听赵北玄道,“陈副主事,赵某想知道此人到底是如何完成任务的,这个要求不过分么?”

    紫袍中年心头暗恨:不过分?如何才算过分?你姓赵的是何官何职,敢如此大言,许易凭什么要向你倾告人家的隐私?”

    心头愠怒,紫袍中年面上却不敢流露分毫,温声道,“赵公子,此事陈某也不知晓,须得问许易,当然,许易愿不愿意告诉你,却非陈某能够知道的了?”

    “许易何在?”

    赵北玄厉声喝道。

    许易掀下黑罩,阔步上前,“许易在此,冯星吏久违了。”许易冲冯庭术抱拳,笑如朝花,迎上目眦欲裂。

    “藏头露尾,鼠辈一只,你有什么本事,能灭杀钟老魔。”

    赵北玄寒声道,他一万个不信许易能灭掉钟老魔,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许某没旁的本事,敢问赵兄此次所积功勋值是多少,敢问赵兄是接了几个任务,凑齐如今的功勋值。”

    许易面上挂笑,词锋如刀。

    赵北玄顿时面挂寒霜,气得鼻孔喷烟,却难置一词,说一千道一万,许易的成就摆在这里,且适才他大言旦旦,视满场如无物,此刻被许易揪着此一条,他根本无力反驳。

    冯庭术冷笑一声,“何必问他,冯某反掌便知。”

    话罢,取出两枚传音珠,当即传出音去,转瞬便得了答案,听传音球中透出的声音,正是先前验功厅内胖老者的声音,“冯星吏问那小子啊,知道知道,这小子闹出这么传奇,不,这么没谱的事,我这里怎么也要了解清楚,即便冯星吏您不问,也定有上面的人问,我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向来滴水不漏,怎么能不搞清楚?”

    “是这么档子事儿,我问过余庆堂那边了,姓许的小子临走时,去那边要过通关文凭,那边就知道了他的任务是灭杀钟老魔,说来也是那小子好运,钟老魔竟得罪了星海不世出的超级强者,被打的重伤濒死,恰巧被那小子撞上,因此捡了这个天大便宜。钟老魔何等样人,他身死当日,便在混乱星海引起巨大轰动,死因轰传整个星海,引为奇谈。冯星吏,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走了狗屎运,早知如此,我就改去接了这档子任务,赚一个……”

    传音珠中还待喋喋不休,却被满面青气的冯星吏瞬间捏成粉碎。

    许易靠真材实料,灭杀了钟老魔,他生气。

    许易走狗屎运灭掉钟老魔,他更是义愤填膺,只觉贼老天处处眷顾此人,处处与自己作对。

    “哈哈……原来如此,姓许的,你竟是走了狗屎运,笑话一样的小丑,你也敢去参加恩科?”

    赵北玄纵声大笑。

    满场更是一片哗然,天才横空出世,固然震撼人心,可眼见不合情理之事,合了情理,才最符合现实逻辑,此刻,众人没了惊诧,只有艳羡和妒忌,艳羡妒忌许易的超级好运。

    许易面不改色,微微笑道,“某能否去参加恩科,是府中决定的,只怕你赵兄说了不算。”

    赵北玄横眉冷指,“土狗就是土狗,永远不配知晓权力的游戏,你能去成恩科,本公子这条命送给你?”

    冯庭术斜睨紫袍老者道,“陈副主事,既然知晓了此人是如何完成的人物,难道你当真要举荐姓许的去参加恩科,在剑南一路,成为我淮西府的天大笑柄?”

    紫袍老者闻言色变,“冯星吏,此事陈某全然不知,也不是陈某能做得了主的,到底怎么回事,还得反应真实情况,让府中定夺。”

    冯星吏面色转暖,“此言才是正理,老陈,这个事你不用过问了,冯某亲自陈文府中,你随后列名就行。”

    “这……不太好吧?”

    紫袍老者面有踌躇。

    冯庭术道,“放心,冯某非是无义之人,今晚,赵司座设宴,老陈跟着一道来吧。”

    紫袍老者大喜,“如此,多谢冯星吏了。”却是再不提旁的话。

    两人当着众人之面,瞬间完成了权力的让渡,利益的交换,完全不避嫌,反掌之间,底定了许易的命运。

    赵北玄冷冷注视着许易,“如何,你以为就凭你这纯靠气运之人,能在修行路上走多远,本公子劝你还是本本分分做块踏脚石,度此残生吧。”

    许易看也不看他,盯着紫袍老者道,“敢问陈副主事,适才的行文,可是府中下发,若是府中下发的行文,既然当众宣读,当有公信,许某敢请陈副主事相告,因何某便参加不得恩科,若是陈副主事不能明示,某便上剑南路敲击登闻鼓,又有何妨?”

    许易是一派掌门,既是一派掌门,哪怕是最卑微的一级掌门,也拥有诸多权益,其中一条便是,若有必要,可以直接往剑南路都护府敲击登闻鼓,上禀冤情。

    此,亦是剑南路为节制各府权柄,防止各府独断专行,特意设置的反制措施。

    许易话音方落,紫袍老者脸色顿黑,强压着怒意,冷道,“陈某何时说了府中行文无有公信力,更没说过不允许你参加恩科,只是要复议冯星吏往陈府中的行文,怎么,陈某如何行事,还要你来干涉?”

    冷声斥罢,但见许易面如平湖,紫袍老者又怕此人一个犯倔,果真去敲了登闻鼓,惹出滔天风波,遂平缓了语气道,“许掌门也勿要生气,其实,府中的行文也说的明白,届时参加恩科的都必然得是阴尊强者,而往复路中参加恩科,不过数月之期,敢问数月之期,你就能冲破阴尊桎梏?陈某不让你去,却是为你好?”

    许易道,“多谢陈副主事好意,只是许某便不知晓赵北玄,如何就能获得名额,难道他有把握必定能冲击阴尊之位?”

    赵北玄大怒,“好贼,本公子不来撩你,你反来惹我,阴尊之位对你等蝼蚁而言,不啻于天堑,对本公子来说,又算得什么?”

    许易道,“虚言恫吓,空口无凭,胡吹大气,哪个不会。许某就问姓赵的,你今次的功勋值可有我多?”

    赵北玄简直要疯了,他最不喜许易提此事,许易偏偏揭他的伤疤,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此人竟是脸皮奇厚,冯庭术都当众戳穿了他是如何完成任务的,怎生此人还好意思提这茬儿,话里话外,竟无半点局促,这还是人么?

    “好好好,要看本公子本事,那便亲自下场吧。十招之后,你若还能张开你这张臭嘴说话,这恩科的名额,本公子便做主给你。”

    赵北玄煞气冲天。

    许易冷道,“说不过便想下手?你倒是好算计,只是许某生平动手,从不留活口,这点,冯星吏知道。”

    闻听此言,冯庭术直欲气得昏厥过去,姓许的太猖狂了,简直视他如无物,当即传音赵北玄道,“北玄,此人颇有手段,且勿轻敌,若能战便战,不能战,冯某有的是法子炮制此贼。”再是愤怒,他也不敢让赵北玄置身险地,若是赵北玄有个三长两短,便是他冯某人晋升为星吏,也休想轻易收场。

    冯庭术不传音还好,这一传音,赵北玄只觉被小觑了,瞪了冯庭术一眼,指着许易恨声道,“鼠辈,敢签生死状么?”

    却是冯庭术,赵北玄同时暴喝出声。

    紫袍中年面色一暗,正待说话,却听赵北玄道,“陈副主事,赵某想知道此人到底是如何完成任务的,这个要求不过分么?”

    紫袍中年心头暗恨:不过分?如何才算过分?你姓赵的是何官何职,敢如此大言,许易凭什么要向你倾告人家的隐私?”

    心头愠怒,紫袍中年面上却不敢流露分毫,温声道,“赵公子,此事陈某也不知晓,须得问许易,当然,许易愿不愿意告诉你,却非陈某能够知道的了?”

    “许易何在?”

    赵北玄厉声喝道。

    许易掀下黑罩,阔步上前,“许易在此,冯星吏久违了。”许易冲冯庭术抱拳,笑如朝花,迎上目眦欲裂。

    “藏头露尾,鼠辈一只,你有什么本事,能灭杀钟老魔。”

    赵北玄寒声道,他一万个不信许易能灭掉钟老魔,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许某没旁的本事,敢问赵兄此次所积功勋值是多少,敢问赵兄是接了几个任务,凑齐如今的功勋值。”

    许易面上挂笑,词锋如刀。

    赵北玄顿时面挂寒霜,气得鼻孔喷烟,却难置一词,说一千道一万,许易的成就摆在这里,且适才他大言旦旦,视满场如无物,此刻被许易揪着此一条,他根本无力反驳。

    冯庭术冷笑一声,“何必问他,冯某反掌便知。”

    话罢,取出两枚传音珠,当即传出音去,转瞬便得了答案,听传音球中透出的声音,正是先前验功厅内胖老者的声音,“冯星吏问那小子啊,知道知道,这小子闹出这么传奇,不,这么没谱的事,我这里怎么也要了解清楚,即便冯星吏您不问,也定有上面的人问,我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向来滴水不漏,怎么能不搞清楚?”

    “是这么档子事儿,我问过余庆堂那边了,姓许的小子临走时,去那边要过通关文凭,那边就知道了他的任务是灭杀钟老魔,说来也是那小子好运,钟老魔竟得罪了星海不世出的超级强者,被打的重伤濒死,恰巧被那小子撞上,因此捡了这个天大便宜。钟老魔何等样人,他身死当日,便在混乱星海引起巨大轰动,死因轰传整个星海,引为奇谈。冯星吏,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走了狗屎运,早知如此,我就改去接了这档子任务,赚一个……”

    传音珠中还待喋喋不休,却被满面青气的冯星吏瞬间捏成粉碎。

    许易靠真材实料,灭杀了钟老魔,他生气。

    许易走狗屎运灭掉钟老魔,他更是义愤填膺,只觉贼老天处处眷顾此人,处处与自己作对。

    “哈哈……原来如此,姓许的,你竟是走了狗屎运,笑话一样的小丑,你也敢去参加恩科?”

    赵北玄纵声大笑。

    满场更是一片哗然,天才横空出世,固然震撼人心,可眼见不合情理之事,合了情理,才最符合现实逻辑,此刻,众人没了惊诧,只有艳羡和妒忌,艳羡妒忌许易的超级好运。

    许易面不改色,微微笑道,“某能否去参加恩科,是府中决定的,只怕你赵兄说了不算。”

    赵北玄横眉冷指,“土狗就是土狗,永远不配知晓权力的游戏,你能去成恩科,本公子这条命送给你?”

    冯庭术斜睨紫袍老者道,“陈副主事,既然知晓了此人是如何完成的人物,难道你当真要举荐姓许的去参加恩科,在剑南一路,成为我淮西府的天大笑柄?”

    紫袍老者闻言色变,“冯星吏,此事陈某全然不知,也不是陈某能做得了主的,到底怎么回事,还得反应真实情况,让府中定夺。”

    冯星吏面色转暖,“此言才是正理,老陈,这个事你不用过问了,冯某亲自陈文府中,你随后列名就行。”

    “这……不太好吧?”

    紫袍老者面有踌躇。

    冯庭术道,“放心,冯某非是无义之人,今晚,赵司座设宴,老陈跟着一道来吧。”

    紫袍老者大喜,“如此,多谢冯星吏了。”却是再不提旁的话。

    两人当着众人之面,瞬间完成了权力的让渡,利益的交换,完全不避嫌,反掌之间,底定了许易的命运。

    赵北玄冷冷注视着许易,“如何,你以为就凭你这纯靠气运之人,能在修行路上走多远,本公子劝你还是本本分分做块踏脚石,度此残生吧。”

    许易看也不看他,盯着紫袍老者道,“敢问陈副主事,适才的行文,可是府中下发,若是府中下发的行文,既然当众宣读,当有公信,许某敢请陈副主事相告,因何某便参加不得恩科,若是陈副主事不能明示,某便上剑南路敲击登闻鼓,又有何妨?”

    许易是一派掌门,既是一派掌门,哪怕是最卑微的一级掌门,也拥有诸多权益,其中一条便是,若有必要,可以直接往剑南路都护府敲击登闻鼓,上禀冤情。

    此,亦是剑南路为节制各府权柄,防止各府独断专行,特意设置的反制措施。

    许易话音方落,紫袍老者脸色顿黑,强压着怒意,冷道,“陈某何时说了府中行文无有公信力,更没说过不允许你参加恩科,只是要复议冯星吏往陈府中的行文,怎么,陈某如何行事,还要你来干涉?”

    冷声斥罢,但见许易面如平湖,紫袍老者又怕此人一个犯倔,果真去敲了登闻鼓,惹出滔天风波,遂平缓了语气道,“许掌门也勿要生气,其实,府中的行文也说的明白,届时参加恩科的都必然得是阴尊强者,而往复路中参加恩科,不过数月之期,敢问数月之期,你就能冲破阴尊桎梏?陈某不让你去,却是为你好?”

    许易道,“多谢陈副主事好意,只是许某便不知晓赵北玄,如何就能获得名额,难道他有把握必定能冲击阴尊之位?”

    赵北玄大怒,“好贼,本公子不来撩你,你反来惹我,阴尊之位对你等蝼蚁而言,不啻于天堑,对本公子来说,又算得什么?”

    许易道,“虚言恫吓,空口无凭,胡吹大气,哪个不会。许某就问姓赵的,你今次的功勋值可有我多?”

    赵北玄简直要疯了,他最不喜许易提此事,许易偏偏揭他的伤疤,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此人竟是脸皮奇厚,冯庭术都当众戳穿了他是如何完成任务的,怎生此人还好意思提这茬儿,话里话外,竟无半点局促,这还是人么?

    “好好好,要看本公子本事,那便亲自下场吧。十招之后,你若还能张开你这张臭嘴说话,这恩科的名额,本公子便做主给你。”

    赵北玄煞气冲天。

    许易冷道,“说不过便想下手?你倒是好算计,只是许某生平动手,从不留活口,这点,冯星吏知道。”

    闻听此言,冯庭术直欲气得昏厥过去,姓许的太猖狂了,简直视他如无物,当即传音赵北玄道,“北玄,此人颇有手段,且勿轻敌,若能战便战,不能战,冯某有的是法子炮制此贼。”再是愤怒,他也不敢让赵北玄置身险地,若是赵北玄有个三长两短,便是他冯某人晋升为星吏,也休想轻易收场。

    冯庭术不传音还好,这一传音,赵北玄只觉被小觑了,瞪了冯庭术一眼,指着许易恨声道,“鼠辈,敢签生死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