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完虐

第一百九十二章 完虐

    许易冷眼微笑,却不作答。

    赵北玄愈怒,“无胆鼠辈,如此怯懦,怎配赶赴路庭参加恩科,你若参加恩科,必将成我淮西府之奇耻大辱,某必当上禀家叔,让家叔禀明府主,夺你名额!”

    许易冷道,“嫉贤妒能,不过尔尔,许某深信整个淮西府如尔叔父,冯星吏这等官吏,不过是沧海一瓢。”

    冯星吏大怒,“小贼,你敢辱没命官,该当何罪。”

    许易笑道,“冯星吏此是何言,某何曾出一恶言?不知冯星吏是自家事自家知,还是偏要对号入座?”

    冯星吏气结,却抓不住其丝毫把柄。

    “鼠辈,你战是不战。”

    赵北玄怒喝一声,掌中已擒住一枚影音珠,许易若是不战,他便将此间景象影印下来,届时传交府中,不信府中不受理。

    许易眼角微眯,“你要找死,某成全你,只是许某从不打无好处之战,你若要战可以,签订生死状是其一,许某还需要火灵石数枚,以作赌斗之资。”

    赵北玄愕然,“鼠辈,找的什么借口,你若真有本事杀了本公子,本公子的须弥戒都是你的,何必提这等荒唐要求。”

    许易冷哼道,“只说敢是不敢把,若是不敢,便算了,今后,你赵某人也用不着在许某面前叫嚣,恕许某不奉陪了。”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赵北玄气得胸口憋闷不已,从不曾见过此等厚脸皮,不敢战却能想出此等由头。

    冯庭术传音道,“北玄,此人不可小觑,你若真有把握胜过,火灵石某倒是有两块,只怕是此贼的韬晦之计,实不相瞒,仙羽门的烈意也曾在此人手底下吃了亏,不过,是此人弄巧,用清风丝,音爆盒……”

    冯星吏既渴望赵北玄在此战之中,灭杀许易,又生怕许易奸诈,阴了赵北玄,只好将此前交战的实情道出,以便赵北玄自我判断。

    赵北玄传音道,“不过仗着狡计取胜,鼠子一个,某何惧之有,冯星吏当真以为本公子的威名全是吹嘘而得,退一万步说,虽签了生死状,某却不信他有天大的胆子,敢对赵某使动杀招,真以为某叔父虎老不噬人?”

    冯星吏微微点头,便不再劝说,手中多了两枚火灵石,捏在掌中,“许易,冯某代赵北玄出了这火灵石,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真要比?”

    许易回望赵北玄,“签了生死状,便见生死,可怜你这一生艺业,辛苦得来不易,却于今毁弃。”

    “少说废话,故作什么高深,稍后本公子便要你知道牙齿再利,怎么也敌不过锋刃!“

    赵北玄冷声喝罢,掌中多出一块如血玉牌,随即滴入鲜血,朝许易抛去。

    此块血玉,便是常见的生死状,只需在战前滴入双方鲜血,生死状便成。

    届时,无论双方生死,皆不会产生怨魂纠缠。

    此等生死状,自也是圣庭发售,毕竟圣庭弄出怨魂,在维护了修真界的秩序之余,却也禁绝了拼杀,而修士之间比斗却是寻常,若是公平自愿原则之下,却是谁也不碍得,便有了这生死状的产生。

    许易接过赵北玄抛来的血玉,干净利落地滴入鲜血,却见一道莹莹蓝光闪动,血玉悬空。

    赵北玄一跃而起,“鼠辈去死!”掌中顿时多了一柄碧玉宝剑,怒声喝道,“金光……”

    喝声未落,一道人影已然到了近前,正是许易。

    赵北玄震骇到了极点,仓皇之际,便催动煞气,喷涌如龙,护住周身,岂料,许易不避不让,大手如电探出,拿住他的大椎,身如电飚,扎眼落地。

    许易如今的全速,比之阴尊强者,也不过略微逊色,全速之下,远胜禽鸟,他拿住赵北玄,自百丈高空,火速落地,拿着赵北玄的身体,作了敲地锤头。

    砰……砰砰砰……

    不断飞高落下,落下飞高,十余息的功夫,反复坠地十余下。

    原本从百丈高空坠地,在不适用真煞二气平衡身体的情况,即便以感魂之强,也是万分危险之事。

    更何况,许易加持以暴力、急速,下坠之势更急,根本不是被许易抓拿了大椎全无反抗之力的赵北玄所能抵御的。

    不过十余下,赵北玄便在暴力之下,破了金身,生生被砸成了一滩碎肉。

    随即许易干净利落地收取了赵北玄的阴魂,摘走了他的须弥戒。

    完虐,彻彻底底的完虐。

    赵北玄之名,震动淮西府,虽有吹捧的因素,但其实力不容小觑,此次功勋值位列第二,便是明证。

    战起之前,谁都以为赵北玄胜算极大,便是冯庭术见识过许易的手段,也不认为这般明刀明枪之下,许易能敌得过威名远播的赵北玄。

    哪知道战端一起,一切都碎作泡影,竟出现了这般让人瞠目结舌的结局。

    定定良久,冯庭术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身,继而心头一掉,满面痛苦,指着许易颤声道,“你怎么敢,怎么敢……”

    冯庭术这一说话,满场的死寂瞬间被激活,掀起巨大喧嚣。

    “赵北玄死了,真的死了,这可是赵副司的侄子,他真敢杀啊!”

    “我眼睛没花吧,同样是感魂中期,他怎么能强到这个份上,赵北玄完全没还手之力啊!”

    “这人如果都没资格进阶阴尊,真不知普天之下,哪位感魂中期,能有资格进阶阴尊之位。”

    “钟老魔当真是被此人捡了便宜才杀死的,见此一战,某觉得真像未必如此。”

    “上千功勋值,足够尽皆二级门派,啧啧,此人才新得掌门之位,不过数月,便将门派进位为二级门派,整个淮西府还没有先例。”

    “………………”

    嘈嘈杂杂,嫉妒的,艳羡的,难以置信的,不一而足,许易之名,自今日起,注定在淮西府投射下足够的影响。

    隐在幕后太久了,许易决议走上前台,唯因他发现自己从前的想法,或许错了,至少不适应此界。

    “姓许的,你杀了赵北玄,你以为赵副司能放过你?洗干净脖子准备等死吧!”

    冯庭术强忍着心中的翻江倒海,传过音来,飞身便要腾起。

    许易身形一晃,阻住他的去路,“冯星吏,这是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