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兴龙号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兴龙号

    至于他对地魂符的野望,更是无须隐瞒,感魂中期强者又有谁不渴望如此奇宝。

    圆球老者丝毫不觉诧异,“你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世上多知地魂符,可知道地魂符由来的又有几人,恰巧老夫便知晓。这地魂符和怨魂的关系密切,昔年哪里有什么地魂符,修士捉拿地魂,全靠机缘,感应,及至圣庭有大能之士研究了怨魂,弄出了止杀牌,才随之研究出了地魂符。圣庭能够足能天下,威服四方,地魂符功莫大焉。于今,想要获得地魂符,只有积年积功一条路可走。若是你勤勤恳恳为府中效力,年限到了,功劳到了,自然有获取地魂符的机会。”

    许易大喜,“不知需要多少功勋值,才能换取地魂符呢?”

    圆球老者察言观色,便知他心中所想,“你不会想着努力完成任务,只待功勋值积累多了,就能获取地魂符吧?”

    许易顿时变色,“莫非不是?”

    “当然不是,常人只道积年积功是积年和积功,殊不知某种意义上,二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就好比新晋的掌门,可以在一年之内积累一千功勋值,快速越为二级掌门,但绝不能一年之内积累一万功勋值,成为三级掌门。若是如此,整个淮西府的大人物们也用不着日日开会,时时博弈了,都忙着修行,提升实力算了。”

    圆球老者捡起一枚蟹黄蚕豆丢进嘴中,咬得嘎嘣作响,“秦长老大名你总听说过吧,如此天纵之才,从一级掌门到五星长老,也用了十三载,可以告诉老弟你,秦长老在九人一级掌门的第一天,就突破至阴尊之境,以他的能力,若是不积年只积功,进位到五星长老,哪里会要十三载,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许易的确明白了,积年积功的法则,彻底卡死了他快速获得地魂符的捷径。

    他正心生绝望,忽的想起了阿日来,此人囚徒之身,竟能获得地魂符,又是怎么回事?

    “老哥,世上有正途,就有异途,小弟就不信,普天下的阴尊强者,皆是走得积累功勋值获取地魂符的正途。”

    许易含笑说道,挥手收了满桌的狼藉,顷刻,又一桌丰盛宴席摆上桌来。

    圆球老者笑道,“那是自然,有光明的地方,自然有阴影嘛,堂堂圣庭外表正大光明,内里充斥的,哈哈,不说了,不说了,你自己慢慢品咂吧,总之一句话,想要强大,努力向上爬。”

    此话说罢,圆球老者便不再多话,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大快朵颐。

    许易稍稍品咂,便觉出味来,联想到赵北玄对冲击阴尊之位的信心十足,他便猜到地魂符的资源只怕还是被诸位上层人物把控着。

    境况虽然艰难,好在总算有了用力的地方,许易深信,地魂符既然能流到那些人手中,必定还会流出来,毕竟地魂符不是米饭,要日日食用,终归是要用来换取灵石的。

    圆球老者失了“谈兴”,许易也不再询问“阳尊”之事,左右他连阴尊都没摸清楚,何必穷究更深,作陪片刻,便即起身告辞。

    出得二级武库,许易不作停留,径直下山去了,才出了仙武崖的山门,须弥戒中有了动静,却是一枚传音球有异,他当即腾空而起,隐在数百丈高空,才催开传音球的禁制,立时有急声传来,“许兄,许兄,仙武崖果真来问信息了,我全按照您吩咐的,说得滴水不漏,那瓶子您什么时候给我,我这边当真是按您吩咐办的。”

    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余庆堂的宋掌事。

    昔日,许易对战钟老魔在即,特意赶到晴川原寻了这间淮西府在混乱星海的暗门子,索要了通关文凭。

    他深知,自己和钟老魔之战,必定轰动星海,其中交战过程,定然难以为秘,他不怕混乱星海众人知晓他的底细,却怕消息传回这边。

    故而,他入了余庆堂,就使了手段,逼迫宋掌事服了生死蛊。

    而他又知道烈火商会和鸿运堂方便皆能通过牵机盘,查探他的行踪,为怕查到余庆堂,他离去之际,便令宋掌事关了门面。

    他也料到返回淮西府后,必定被人逼问完成任务的经过,庆余堂的宋掌事便成了为他解围的最好助手。

    当然了,他不指望他灭杀钟老魔的过程,能恒久隐瞒,但能满得一时,他许易混作了人上人,即便被人探清了当时的状况,也奈何不得他了。

    况且,此事拖得越久,愿意探究的人便越少。

    “宋掌事何急,某才返回几日,距离生死蛊发作的日子还远着呢,过的一年半载许某必定按你说的办法,将生死蛊瓶与你,我要的性命有何用。记得别来催了,你我就剩了一枚传音球,若是再废话毁了剩下这枚,今后我便是想寻你还瓶子也做不到了。”

    说着,许易捏碎了传音球。

    ……………………

    集凤堂,淮西府境内最优美的酒楼。

    其实,抛却其吃饭饮宴的属性,此地,当之无愧是淮西府最美丽的园林。

    亭台楼阁,无一不雅致翩翩,映带着碧波小山,游览其间,仿佛走进了水墨写就的图画中。

    傍晚时分,碧波如黛的瘦秋湖,沐浴着晚风,襟带着斜阳,美不胜收。

    往常这个时间,正是瘦秋湖最热闹的时节,无数艘画舫,或停驻湖边,或畅游湖上,灯火楼船,丝竹管弦,美人歌舞,收揽着淮西之盛。

    而今日,阔阔的瘦秋湖上,只余一艘画舫,映衬着这一方天地,山水,若有识货之人,当能认出这艘画舫乃是集凤堂当家人的座驾兴龙号,而谁都知道集凤堂的当家人如今正赴北方参会,根本不在淮西。

    更众所周知的是,集凤堂当家人曾豪言,兴龙号如他最爱的女人,恕不接客。

    而如今这艘兴龙号却在集凤堂当家人不在场的情况下,游上了瘦秋湖,此刻正背抵斜峰插天的小苍峰,朝着远处的烟柳画桥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