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公族子弟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公族子弟

    忽的,一道青影自天际飘落,直直落在兴龙号顶层舟首,舫内立时传来招呼声,“涂老三你可是来晚了,罚酒三杯。”

    那道青影却是个三十岁许的青年,两撇八字须破坏了颇为儒雅的面向。

    涂老三转进画舫,对着主座的紫袍青年,恭敬一抱拳,“二哥,来晚了来晚了,万分抱歉。”说话,就近端起酒杯,一连干了数杯。

    紫袍青年摆摆手,“大家兄弟,何必讲这个,入座吧。”

    涂老三冲冲满座七八人团团一抱拳,笑嘻嘻入了空座。

    “老三,瞧你这耷眉笑眼的模样,定是又憋着什么坏了,怎么,又看上哪家的姑娘,想要弄回去做小?”

    邻座的一位长脸青年嬉笑说道。

    “老费,你这老小子一天不埋汰老子,恐怕日子都过不安生。”

    涂老三回敬一句,抓起一颗碧玉透明的葡萄,丢进口中,“你老费还别瞪眼,这回你不求我涂老三,可别想知道外面的热闹。”

    长脸青年笑骂道,“狗屁的热闹,这淮西府有什么热闹,老子不知道。”

    涂老三微微一笑,却不答话,端起桌上的玉盏,遥遥敬了下中间座位的紫袍青年,优哉游哉地品尝起美酒来。

    众人皆知他的脾性,他这般不动声色,反倒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凃三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和大家说说呗,如果我所料不错,定是和那许易有关。”

    说话的是位黑衣青年,赫然正是在二级武库门前同许易招呼的秋刀鸣。

    此话一出,满场众人皆听了说笑,吃喝,朝这边看来。

    涂老三抬了抬眉头,拍拍黑衣青年肩膀,“行啊小秋,数日不见,你倒是涨了道行,说说,怎么就是和那许易有关呢。”

    秋刀鸣道,“简单,近来整个淮西府还有谁的风头比那位许先生更胜。”

    秋刀鸣清楚,这不过是面上的原因,众人都不会不关注许易,道理很简单,场间聚会的,皆是淮西府官宦子弟,更有一层相同的身份,那便是都获得了参加剑南路恩科的名额。

    居中的紫袍青年,甚至两年前就修成了阴尊之位,其余等人基本都达到了感魂中期圆满,对这些公族子弟而言,地魂符从来不是修行的至难关卡,故而没人担心数个月后,恩科开出之期,还不足以达到阴尊之强。

    有着相同的身份,有着同样的未来,本来是点头之交的,也因着恩科之事,牵连起来。

    此次的聚会,正是因此而聚。

    既是聚会,自少不得话题,其实,涂老三未入门之前,大家谈论的中心,便是许易,谁让淮西府如今最轰动的人物,便是他。

    涂老三道,“好吧,算你小子机灵,不过,你们定不知道这姓许的猖狂小子,如今在做什么!”

    长脸青年道,“卖什么关子,速速道来。”

    众人关注许易,除了许易折腾出的几件事,充满了轰动效应之外,更大的原因,却是许易的身份同样获得了参加恩科的名额。

    如此人物,将来极有可能与之产生瓜葛,没有人能无动于衷。

    涂老三道,“本公子辛辛苦苦探听来的消息,你想这么容易就套走?没点报酬怎么行。”

    “老三,你不是一直惦记我那里的清风露么,稍后你来我府上,拿两瓶回去尝尝。”

    紫袍青年微微笑道。

    涂老三立时变了脸色,讪笑道,“二哥,我和老费玩闹呢,怎好要二哥破费。是这么档子事儿,姓许的在冷阳峰,摆下了擂台,并竖了大旗,旗帜上有文字曰:同阶之内全灭,阴尊以下无敌!”

    此话一出,满场无不变色,继而喧哗暴起。

    “竖子找死!”

    “他以为他是谁,不过灭了个妄得大名的赵北玄,真敢视天下英雄如无物?”

    “井蛙语天,不知所谓,我看他明天都活不过去。”

    “………………”

    众人和许易根本不认识,自然谈不上仇恨,之所以迸发出滔天怨气,全因为冷阳峰那杆高高飘扬的旗帜。

    同是修士,即便真有强弱之别,也绝无人承认自己便是弱者,更遑论许易以这般的口吻放言,激起公愤,乃是必然。

    更何况这帮公族子弟,本就对许易胆敢灭杀赵北玄而心存不满,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公族子弟什么时候是这些平头百姓能够随意灭杀的?

    众人怒气勃发,大骂不止,十余息后,便自止歇,众人发现紫袍青年自始至终,还不曾发一语,端着通红的玉杯,细细品咂。

    迎着众人的视线,紫袍青年微微一笑,“不必看我,小秋是个聪明人,他定然看出些问题。”

    原来除他外,还有秋刀鸣始终默然。

    众人闻言,皆朝秋刀鸣看去,后者悚然,继而微笑,连连摆手,“二哥笑我,我不过是觉得许易这般做,或许有自己的苦衷。”

    “呵呵,这倒是新论,苦衷,没想到小秋你倒成了他的知己了,噢,我想起来了,小秋你这个名额,还是沾了姓许的光,他不打死赵北玄,也轮不着你来捡这便宜,说起来,他还算你恩人。我就喜欢小秋你这知恩图报的劲儿。”

    涂老三阴仄仄道。

    “凃三哥言重了。”

    秋刀鸣并不多辩。论家世,他在诸人中不过是末流,若非这次意外获得了参加恩科的名额,像今日的这般场面,根本轮不着他参加。

    涂老三还待嘲讽,忽的瞥见紫袍青年面色冷峻,及时住口,扫了长脸青年一眼,长脸青年哈哈一笑,“涂老三就会废话,我看他纯粹是嫉妒姓许的,小秋别多心。接着方才的话往下说,我还真想听听小秋你的见解。”

    秋刀鸣拱拱手,“费哥玩笑了,三哥也是为我好,我知道的。至于说对许易,我的确有几分感激之心,人之常情罢了。至于说他的苦衷,不过是设身处地想想罢,换我是他,也会尽力折腾,所为者,当然是求名。道理也简单,得罪了冯星吏,赵副司座,如果再没有动作,恐怕就再也做不出动作了。他此举,必定是为了寻靠山,寻保护伞,继而,寻求获取地魂符的渠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24 08: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