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听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听

    “不是胜负,是生死!”

    长脸青年哈哈一笑,“我真想看看他是怎么同期之内无敌,阴尊以下全灭的!”

    两柱香后,传音球再度传来了声音,“公子,来的是怎么是贪狼尊者,这,这,根本没法比嘛,你听,你听,铺天盖地的呼啸声是,姓许的死定了,这场子砸的,妙绝,妙绝,场间三百多人都疯狂了,正帮贪狼兄叫阵呢,啊啊……”

    “……姓许的好胆色啊,恐怕是不知死啊,多半连贪狼尊者的名号都没听过,这就签了生死状,签好了,贪狼尊者好威风,气血一运,整个人宛若一片汪洋血海,滔天煞气,无边弥漫,好可怕,啊!!!”

    传音球那边的公鸭嗓子,似乎陷入了癫狂,滔滔不绝的狂喷式解说,被一声掐住鸭脖子般的尖声惊叫,嘎然杀死,随即,一连串的啊声,宛若成千上万只鸭子狂斯。

    “该死的杀才,到底怎么回事,再不道来,本公子回去定剥了你的皮!”

    涂老三勃然大怒,痛声怒骂。

    快要被掐死的“鸭子”终于接上气了,声音打着连颤,“公,公子,一,一,一招,竟只,只用,用了一,一招!”

    涂老三大喜,“杀星贪狼,果然名不虚传,姓许的见过什么,自以为灭杀个赵北玄,就了不得,现在如何,跳出井底的蛤蟆,遇上个小石子,就轻松砸死……”

    长脸青年冲紫袍青年拱手道,“二哥手下,藏龙卧虎,小弟万分佩服,若是小弟有幸进阶阴尊之位,拜倒在二哥门下,还请二哥千万赏口饭吃。”

    紫袍青年哈哈大笑,“好你哥费老四,连我的玩笑也敢开。”满面神清气爽。

    唯独秋刀鸣面如平湖,堆着些笑意,集中精神,倾听着传音球中的动静,顿声道,“听!”

    众皆凝声,却听到传音球中,传来巨大的喧哗声,顿时所有人的心被抽紧。

    “怎么回事,该死的杀才,你要死啊!”

    涂老三怒斥。

    对面的声音已由颤音化作了哭音,“公,公子,贪狼尊者死,死了,那该死的小贼竟只用了一招,不,他是偷袭,趁贪狼尊者不注意,奔到近前偷袭,生生洞穿了贪狼尊者的心脏,不对,卑鄙,这人定是用了卑鄙的邪法,不公平,不公平啊……”

    啪的一声,涂老三拍碎了传音珠,潮红的面色顿时化作铁青。

    紫袍青年却是面如常色,嘴唇轻动,却怎么也张不开。

    打破众人头颅,也决然想不到是这般结局,不是贪狼一招秒杀了许易,而是许易一招秒杀了贪狼。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乾坤倒转了么?

    贪狼是什么人,纵横沙场的百人斩,多少杀招,对敌经验何等丰富,怎么可能一招被杀。

    更可怕的是,按那公鸭嗓子的说法,许易是正面,近身灭掉的贪狼,不是偷袭。

    事实上,正面交锋,以贪狼的水准,也不可能被人偷袭,也就是说,姓许的是堂堂正正灭杀的贪狼。

    一招秒杀,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双方的实力差距极大。

    贪狼这个级数的感魂中期强者,可是经过实战检验的,做到了虎牙卫的百人长,几乎是感魂中期触顶的存在,连他都扛不住许易的一招,难道许易强得能正面对抗阴尊强者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便是有妖孽,也决计妖不到这等级数!”

    紫袍青年依旧保持着风度,心头却掀起了万丈狂澜,堪比金铁的指甲,已在掌心钻得彻底弯曲了。

    “二哥,贪狼身死,虎牙卫那边,您千万……”

    秋刀鸣小声提醒。

    咔嚓一声,紫袍青年一掌劈下,整个庞然巨物般的兴龙号顿时从中裂开。

    绷了半晌,二哥,终于,绷不住了。

    ………………

    夜凉如水,明月行天,洁白如水缎一般的月华,洒满了冷阳峰。

    喧嚣了一整天的冷阳峰,终于恢复了寂静。

    冷阳峰的大管家老蔡架着机关鸟,紧贴着护阵,峰上峰下,飞腾了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匆匆朝后山明堂奔去。

    “启禀掌门,那帮家伙都没走,赖在左近,星星点点,竟比白天的人更多了,明天若是再开放山门,咱们真的没办法维系了,得赶紧加派人手。”

    灯火幽暗的明堂内,老蔡对着正吃得满嘴喷香的许易,躬身禀告。

    “知道了,忙了一天了,下去歇息吧,此事我会处理。”

    许易挥挥手,老蔡领命离开,“对了,想办法,把那杆旗帜,再做大小,更引人注目。”

    老蔡额头立时渗出汗液,“还要弄大?掌门,那杆旗帜纵横皆有十丈,戳在云端,恕老奴没本事,实在无法扩大了。”

    许易拧眉道,“这不行,至少十里开外,能见得分明,这样吧,既然没办法扩大,就弄个小型光阵,将旗帜弄得闪耀夺目。”

    “这倒是不难,库房还有几套光阵,老奴这就着人布置上。”说罢,老蔡躬身退下。

    忽的,传音球有了响动,许易取出武令,催动法诀,护山大阵一道青光闪动,一道人影破阵飞入。

    不过半盏茶,一道熟悉的身影跨入了明堂,正是久违的天下会方掌事。

    “东主,恕方某直言,此地绝非容身之所,还请前辈急避。”

    方掌事行色匆匆跨进门来,劈头盖脸抛出这么一句。

    原来,许易他也始终以能炼制符箓的阴尊强者的身份,以示方掌事,之所以留在冷阳峰,不过是暂时避身。

    许易惊道,“这是何故,实不相瞒,我与这冷阳峰的主人相处甚是融洽,此刻,正是他危难之时,我岂能相弃。”

    方掌事大急,“东主,此人之名,我隔着万里,便有耳闻,四处树敌,频频招风,瞧瞧这冷阳峰顶上悬挂的艳帜,实不相瞒,某只看到了两个字,分明是:作死!”

    纵使是老关系了,他也被方掌事这般话讽得面色微红,“老方,不管如何,现在我不能弃他而去,若真事有不济,我保他一命,让他离开这冷阳峰,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