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四章 动手

第二百零四章 动手

    “小秋,不错啊,倒像是在冷阳峰上赚着灵石了的!”

    涂老三斜靠在奢华的软榻上,享受着左右美艳侍女的服侍,醉眼朦胧地说道。

    “三哥玩笑了,即便不赚灵石,请三哥一回,也是应当应分的。”

    秋刀鸣笑道。

    涂老三大笑,“会说话,我看你却是越来越顺眼了。”转头对闷闷喝酒的紫袍青年道,“二哥,都过去了,何必闷闷不乐,如今看来,却是因祸得福,好事一桩。”

    紫袍青年摆摆手,并不答话。

    长脸青年道,“老三,你是当局者迷,哪知道二哥这回下了多大血本,才磨平贪狼的破事。虽说引得各方对那姓许的都生了意见,可姓许的算什么玩意,值得二哥家的这些本本钱?因祸得福,亏你说得出来。”

    涂老三老脸一红,推开正给他喂水的美艳侍女,蹭地坐起,瞪着长脸青年道,“老费,姓许的真的还入不了你的法眼。设若让他成就阴尊之位,就凭他的天资,你果真以为能胜过他去?”

    若非其中牵扯到紫袍青年,涂老三早就破口大骂了。

    长脸青年道,“少扯没用的,阴尊之境,各有缘法,谁说感魂中期强,入得阴魂还能远胜同侪,不说别的,那小子即便入了阴魂,老子也惧他,何况,他如今连地魂符都不知去何处求,求不得地魂符,便参加不了恩科,拖上个三五年,费某的修行又该精进到哪一步,岂是姓许的能够比拟的?”

    涂老三被顶得下不来台,秋刀鸣赶忙打圆场道,“不说这些令人不快的了,今日聚会,却是庆贺三哥和费哥成功进阶阴尊之位,小弟无以为敬,自干三杯。”说着,端起玉盏,连尽三杯。

    阴尊之位,对旁的感魂中期修士而言,无疑是一道天堑,要想跨越,往往需要毕生的努力。

    而对涂老三,老费这种公族子弟而言,只需在族群中稍稍出挑,就能等待这个机会。

    何况,恩科在即,两人入选了名额,族中自会策略性倾斜。

    在族中势力的运作下,二人轻松抗过了阴劫,跨入阴尊之位。

    力量的爆炸式上涨,才让老费对许易在擂战上的表现,并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一步之差,便是天人之隔,蝼蚁就是蝼蚁,再强壮的蝼蚁,还是蝼蚁。

    却说,秋刀鸣打个圆场,满场气氛稍稍缓和。

    满以为话题会偏转,孰料绕了绕,又回到了原点,依旧和许易相关。

    “姓许的八成参加不了恩科了,你们说,到时候谁会补上。”

    “我看没这么简单,姓许的不是善茬,岂会轻易放弃,依我看,弄不好他就得委身哪家豪门,做个家奴。就凭他的天资,我敢说有的是大人物想招揽,此刻无人动作,不过是嫌姓许的是个麻烦,收益和回报不成比率,倘若姓许的拉的下脸,甘愿为奴为仆,定然有的是豪门愿意收留,如此人物,一旦成就阴尊,便是家族一大助力。”

    “话不能这么说,就凭姓许的狂态,他会为奴为仆,笑话!”

    “那可不一定,修行路上,什么离谱的事都有,何况,那可是阴尊之位,境界和脸面之间,如何选择,嘿嘿,不用某多说吧。”

    此话一出,争辩立止,紫袍青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长身而起,“小秋,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对了,酒的滋味还是差了些,回头去我那里拿两坛!”说完,腾身而起。

    ………………

    赵无量倚在黑金料的木柜后盘着账,轰得一声巨响,两扇百余斤的黄梨阔木的门板,被撞得粉碎,砸进屋来,细碎的木片,木屑飚飞,扎得满室狼藉。

    听见动静后,盘踞在后院的六名许易收纳的二代门徒们,冲进厅来。

    与此同时,一个形容狼狈的葛袍老者出现在了亭中。

    “好胆,竟敢冲击官署,不要命了!”

    赵无量大怒,猛地一拍柜台,冲进的六名门徒,如龙似虎将葛袍老者团团围困。

    此间,正是许易分得的那座乌当小城的官署。

    赵无量等人正在此间办公,负责乌当小城的治安,和商税。

    乌当城小且贫瘠,商会有限,许易虽不指望乌当城发财,却还指着赵无量从中挖掘出交流火灵脉的消息。

    因着没有来自许易这位顶头上司的压迫,不急着赚钱,赵无量等人在此过得舒心,且无聊。

    如今舒心无聊的生活,陡然被葛袍老者这惊天一撞,撞得粉碎,众人心中却火热起来,实在是平淡没有半点涟漪的日子,过起来的确没什么滋味。

    不待葛袍老者答话,又有数道身影,接连闪入。

    “俞老贼,让老子好找!”

    说话的中年方鼻阔口,身着金服,身材胸阔至极,气势雄浑,背后立着四人。

    葛袍老者冷脸道,“你找我作甚,我已离开你陈家了,从此两不相欠,何必从淮东一直追到这淮西,十万里之遥,不累么?

    “哈哈,好个两不相欠,主上待你不薄,倚若干城,你竟敢盗窃……反正,你罪大恶极,死有余辜,还不受死!”

    锦服青年大喝一声,“动手!”便要率领四人飞身扑来。

    赵无量怒不可遏,身形一晃,抢入场中,暴喝一声,“老子看谁敢!”

    锦服青年面目一沉,阴阴盯着赵无量,“你可想好了,真要插手此事!”

    赵无量怒道,“老子想你个龟蛋,谁敢在这里动手,老子就要他躺着出去!”其余六人各自持兵在手,面色沉凝,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开打的势头。

    无怪赵无量狂怒,此间是乌当城的官署,代表着冷阳峰天下第一门的脸面。

    且,他们本来就负责城中的治安,如今,若让不相干的人将战火烧进了官署之中,天下第一门的脸面该往何处安放?

    更何况,如今他们的掌门,正风头无俩,若在此时,坠了掌门的名头,百死莫赎,毕竟,自加入天下第一门以来,诸人寸功未力,却频获厚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