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五章 竟然是他

第二百零五章 竟然是他

    锦服青年视线扫中柜台后的标识,这才意识到自己撞进了城中的官署,眉峰微皱,冲赵无量抱拳道,“此人乃某家门中的败类,某自清理门户,不与旁人相干,冒犯之处,多有得罪,还请阁下将此人请出门去,某自在城外解决。”

    赵无量道,“你们的事,赵某不管,损坏的器物,却须赔偿!”

    锦服青年抛过两枚灵石,阴阴盯着葛袍老者,“俞老贼,走吧!”

    葛袍老者盯着赵无量道,“不知尊驾以何名目,要俞某出去,此间既是乌当城的官署,不知俞某来此寻求庇护,有何不妥。”

    赵无量哑然,官署作用有二,维护治安,收取商税。

    其中维护治安,便包含着庇护城中商旅。

    鉴于北境圣庭禁制私斗的律法,各大城池明面上的治安,都是极好,极少有人敢在城中下手,更少有人冲进官署寻求庇护。

    此刻,葛袍老者道出情由,赵无量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莫非尊驾要罔顾北境圣庭律法!”

    葛袍老者微微笑道。

    赵无量微微沉吟,冲锦服青年道,“有什么事,你们自己解决,但不能在这里,此人愿意在此处待着,便在此处待着,你们不能在这里下手。”

    没奈何,葛袍老者紧扣律法,赵无量虽然懒得管这摊子破事,却还是被牵扯其中。

    “去你娘的,小小的乌当城,芝麻粒大的衙门,说两句人话,是给你脸了!”

    锦服青年身后的光头汉子立时炸了,指着赵无量破口大骂。

    “你他娘的找死!”

    赵无量身后的绿袍大汉一声怒喝,抬手便是一拳,一道巨大气锤,朝绿袍大汉砸去,满室罡风荡然。

    眼见气锤轰然而至,锦服青年身形一晃,横在近前,大手一捏,划出一道金网,瞬间将气锤笼罩,但听一道轻噗,巨锤瞬间消弭。

    这一手一出,满场悚然。

    场间都是感魂中期的修为,彼此都识得厉害,这一手明显列在神功之属,不是寻常感魂中期强者能够比拟的。

    “该死的夯货,现在怎么说!”

    光头大汉气势越发高昂,指着锦服青年道,“淮东陈家,没听过么?这是我陈家二代的领袖,神风陈玄!现在能不能提人!”

    正待回嘴的绿袍大汉,气势陡黯,赵无量传音道,“淮东哪个陈家?”

    绿袍大汉飞速传音道,“淮东陈家,是淮东的官宦世家,如今有一个三级星吏,两个二级星吏在淮东供职,树大根深,称霸一方。陈玄的名头,我也听过,手下极硬,根本不是你我能抗衡的。老赵,这事不好搀和,淮东淮西本就相邻,上层人物本就是想通的,淮东陈家如此声势,想在咱淮西上层寻到根脚,简直易如反掌,这事,咱没办法搀和。”

    赵无量传音道,“不是我要搀和,是事赶事撞上了,若是交出葛袍老头,掌门威严何在?”

    陈玄知晓二人正在传音商议,并不打断。

    绿袍大汉传音道,“设若陈家人动手奈何?便是砸了官署,抢走了人,咱们告上府中,人家稍稍运作,照样没理有理,以我之见,不如我等撤去,任由姓陈的在此处动手,他抢了人走,自不会废话,如此,掌门的面子也保住了。”

    便在这时,葛袍老者传音赵无量道,“若敢弃某,某便叫全乌当城,见识见识那位许无敌,到底是怎样的货色。”

    赵无量通身巨震,惊诧地望着葛袍老者,才知晓这位绝非漫无目的撞入此间的,当即,催开了传音球,却冲陈玄道,“赵某还是那句话,想带人可以,待此人离开乌当城再说!”

    绿袍大汉大惊,正待相劝,却被赵无量目光逼住。

    陈玄同样有些失神,冷冷盯着赵无量道,“你当真以为某不敢动你,漫说是你,便是你掌门亲自来了,某也能让他躺下,现在给你最后的选择,到底是保这老贼,还是要陈某亲自动手!”

    “当真,某掌门亲自至此,你也能让某的掌门躺下?”

    赵无量阴****你还是打听清楚这乌当城到底属于哪家,再来跟赵某说话!”

    “速速查清这乌当城到底是哪一派门下。”

    陈玄传音光头大汉道。

    他也觉出问题来了,若是寻常官署,绝不会在听了淮东陈家名号后,还敢硬抗。

    此外,俞老贼奸猾,即便是慌不择路,也定不会漫无目的撞进此间官署。

    “查到了,是天下第一门下面的小城。”

    光头大汉传音道。

    陈玄传音道,“天下第一门?怎么没听过,淮西什么时候有这么个门派了?”

    “是数月以前刚刚成立的门派,定然是武令争夺战中新建的门派,区区一个新建门派,敢如此张狂……不对,资料显示,此门派竟然是二级门派,这怎么可能。”

    光头大汉盯着手中的玉珏,险些叫出声来。

    陈玄亦是难以置信,“新成立的门派,怎么可能短短数月就成了二级门派,资料定是错了。”

    便在这时,光头大汉一张红脸,变得惨白,“三少,这,这天下第一门的掌门,竟然是,竟然是他!!!!!”

    “谁!!”

    “同阶之内全灭,阴尊以下无敌!”

    陈玄凝成疙瘩的眉头,陡然飞起,面上青气闪现,心头腾起万丈波涛,暗道,“麻烦了!”

    赵无量冷笑道,“想必你也查清了某家掌门的底细,听陈兄的口气,是定要与我家掌门一战喽,如此甚好,某定当通知某家掌门,前来此处与陈兄一会,还请陈兄稍安勿躁。”

    赵无量话声细细,听在陈玄耳中,声线似乎化成了金针,戳进他肺腑之中,令他狼狈至极,不一会儿,便面红耳赤,却始终不发一语。

    实在是他先前的话说得太大了,如今收也收不回,换个旁人,便是再有手段,他也敢在口气上不输阵,偏偏是许易。

    纵使他口上依旧强硬,可吐出的话来,必定贻笑天下。

    实在是那位许无敌,太过无解了,感魂中期无敌的名号,不是自封的,而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