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六章 来硬的不行了

第二百零六章 来硬的不行了

    这一月时间,他在淮西境内搜捕葛袍老者,从东到西,从南向北,越过高山,跨过河流,无论城池,还是野外,许易的大名,时时在耳边响彻。

    初始,陈玄也曾动了挑战的心思,好博一个名动天下,可等到许易的战绩传来,最后一点侥幸也烟消云散了。

    “我管你什么掌门,不交出人来,立时就让你躺下!”

    一位劲装青年不知内情,依旧高声斥骂,剑拔弩张。

    赵无量却不理他,盯着陈玄道,“你怎么说?”看陈玄面色,他便知晓陈玄探清楚了自家掌门的根脚。

    陈玄默然,不知如何接茬。

    人他定然是要带走的,可姓许的威势实在太大,一旦起了纷争,只怕人没带走,反倒连自己这帮人也陷进去了。

    利弊得失,却是不由得他不好好盘算。

    “阿玄,还愣着做什么,带人走!”

    一声飙入,转瞬,一道白影现在厅中。

    刷的一下,葛袍老者面色苍白,陈玄等人各自欢喜,冲来人躬身道,“见过七长老!”

    那白影落定,却是个形容苍莽的中年壮汉,一身白服越发显得雄浑的身姿丰满胀眼。

    “俞咭,你好大的胆子,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本尊今日来了,你有何话说。”

    七长老声如玄铁。

    葛袍老者立时弯了膝盖,痛苦流涕,“七,七长老,小人,小人真的是有,有苦衷的!”

    七长老气乐了,“好一个有苦衷,那就回家去说!”

    光头大汉和劲装青年跃身而出,伸过手来,便要抓人,赵无量一拳击出,打出一道煞墙,阻在两人身前。

    七长老轻嗯一声,口中啸气,一道白剑自口中吐出,煞墙瞬间消散,指着赵无量道,“小辈,再敢伸手,老子踏平此处!”

    赵无量怒气上涌,却被绿袍大汉等人死死拉扯住,遇到阴尊强者,真不是恃强斗狠的时候。

    “什么东西!”

    光头大汉冷笑一声,和劲装青年阔步而行,眼看便要到得近前,一丛煞气,射入厅来,直取光头大汉和劲装青年,煞气化作十支细剑,凛然分散,快若电光。

    “好胆!”

    七长老冷笑一声,十指轻弹,数张淡蓝色的光网凭空而现,直朝分散的细剑笼罩而去。

    却听数声轻噗,十支细剑轻松冲破光网,再度朝光头大汉和劲装青年射去。

    七长老一声轻咦,再想出手已是不及,光头大汉和劲装青年识得厉害,一个闪身,慌忙避开。

    “何方鼠辈!敢偷袭你爷爷!”

    光头大汉怒声骂道。

    骂声方落,一道青影闪入厅中,身形不停,直朝光头大汉飚去。

    “找死!”

    七长老大怒,双掌搓拿,一颗红色能量光珠在掌中显现,直朝青影投去。

    岂料,那青影看也不看,直奔光头大汉。

    轰得一声巨响,宽阔的厅中,风暴翻卷,满室狼藉。

    风暴过后,青影现出真容,正是许易,青衫磊落,毫发无损,掌中提着光头大汉,冷笑道,“你的嘴巴可真脏,某帮你洗洗!”说罢,提了光头大汉,按住光头大汉的头颅,在墙壁上摩擦,巨力之下,光头大汉的头颅几乎变形,几声痛呼过后,光头大汉顿时昏死,再落地时,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小辈,去死!”

    七长老只觉自己的颜面被许易踩踏在了地上,心中愤怒,如浪狂飚,眼见立时便要发作,陈玄慌忙传音,告知了许易的身份。

    七长老心绪陡宁,“原来是你,冷阳峰许无敌!嘿嘿,莫非你以为在阴尊之境,还能无敌?”

    七长老口上如是说,心中着实震怖,许易的名头,他自是听过,却也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冷阳峰上的挑战赛,不过是一群稍微强壮的蝼蚁,在互相厮斗,即便厮斗出了最强壮的蝼蚁,还能跨越阴尊境的天堑不成。

    可先前的二度交手,许易展现出的实力,着实令他惊讶。

    不过,也只是惊讶,要他承认许易能抗衡自己,却是天方夜谭。

    许易根本不搭理七长老,传音赵无量询问因由,适才他接到传音珠的信息,说的短促,并不知实在缘由。

    赵无量赶忙三言两语,将纠葛告知许易。

    许易稍稍盘算,正要有定计,耳畔却传来葛袍老者的传音,“许掌门,某非是无故来此,却是有一桩天大富贵,要送与你!”

    许易却不接茬,冷冷看着七长老道,“你真打算在此闹事?莫非以为淮西的律法,真管不了你淮东陈家?”

    七长老正待发飙,陈玄道,“此番冲突,却是我等不是,只是此人乃是吾家家贼,还请许兄高抬贵手,给个面子,此番情义,我陈家必有厚报。”

    话音方落,赶忙传音七长老道,“此人非同小可,一时三刻若拿不下,待此人将消息扩散而出,淮西府中不可能不出面,届时,问题便不是我陈家能压得住了。”

    七长老心念翻转,也看清了问题的症结,不错,淮东陈家的确势力庞大,却此间到底不是淮东,一旦弄出了公案,却是无法暗箱运作的。

    眼下,来硬的只怕不行了!

    许易正待答话,耳畔传来陈玄的传音,“许兄到底要什么,可直言,我陈家若能做到,必定不叫许兄失望。”

    许易心思翻转,传音道,“许某就缺一枚地魂符,不知阁下可能满足!”他哪里知道葛袍老者到底偷了陈家的什么物什,要地魂符不过是诈一诈。

    忽的,陈玄面色大变,死死盯了许易一眼,传音道,“此事陈某做不得主,还须与家族商议,许兄稍后。”

    却没想到,这番落入许易耳畔,不啻九霄炸响了惊雷,他要地魂符不过是漫天要价,如今,他哪里还不知晓地魂符的珍贵,那是不能用灵石来衡量的重宝,却没想到才一张口,陈玄竟然说要商量,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葛袍老者盗取的宝物,份量定然不轻,至少是同地魂符一个级数的,或许还能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