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七章 残图

第二百零七章 残图

    便在许易盘算葛袍老者到底盗取了什么宝物的当口,七长老和陈玄开始了传音。

    “七叔,这小子要地魂符!”

    “什么,他怎么不去抢!狮子大开口,真当我陈家是软柿子?”

    “七叔,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人的手段,你也见过,强惹要出大问题。”

    “那也不能舍弃地魂符,族中才有几张?”

    “那您说怎么办,难不成那图不要了!”

    “这………不如这样,你和那小子说,人我们先带走,地魂符稍后送来?”

    “您觉得脑子缺根弦的,能修成一境无敌?”

    “地魂符是决计不行的,族中不可能答应,更不可能为了一金,舍弃一银,损失太大!”

    “那您说怎么办,难不成要来硬的!”

    “也只能来硬的,你拦住那帮杂碎,我来对付姓许的!”

    “真不怕惹出公案!”

    “某又不杀伤,弄躺倒就行,只要没弄得满城风雨,运作一二,就压下去了。”

    陈玄沉吟片刻,传音道,“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便在这时,许易传音道,“陈兄,商量好没有,若是没商量好,我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

    陈玄大喜,他还是以为七长老的办法,太过凶险,朝许易行进几步,“到底是什么办法?”

    “便是不要地魂符也行,只是……”

    许易话音未落,身形一晃,便到了近前,大手如电探出,朝陈玄大椎穴抓来,掌中火罡之煞催动,转瞬攻破了陈玄的魂衣,便在这时,七长老暴喝一声,一掌裹挟风雷,直直朝许易背脊拍落。

    许易不避不让,稳稳抓住了陈玄的大椎穴,轰得一声巨响,许易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生生咽了下去,提了陈玄,如风砸来,七长老已攻到半途的二重攻击,赶忙撤回,心中狂涛浪涌。

    那足可开山裂谷的一掌,竟生生被许易防御住了,天下何时出了如此锻体的神术!

    “许兄,这么做怕是不地道吧!”

    陈玄憋得满脸通红,送出一道声音。

    许易冷笑,却不答话,捏住大椎穴的手掌催动暗劲,陈玄痛得长大嘴巴,忽的,一物落进嘴巴,顺着喉头滑落进入。

    随即,许易松开了陈玄。

    “你到底给老子吃了什么!”

    陈玄唬得面无人色,嘶声吼道。

    “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

    许易掌中一枚透明的小瓶滴溜溜晃动,闪耀着死亡的光辉,赫然正是生死蛊瓶。

    自打接触了这玩意后,许易便沉迷不能自拔,实在觉得此物是杀人越货,控制人心的必备之物。

    “你,你……速将瓶子交出,否则本尊屠了你满门!”

    七长老简直气疯了,当着他的面,许易抓住了陈玄不说,竟还给陈玄种下了生死蛊,不啻于往他脸上啪啪的狂抽耳光。

    许易笑道,“七长老好大的本事,却不知在您的关照下,陈兄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噗,七长老嘴角溢出鲜血,正待发狂,许易举起生死蛊瓶作势便要捏碎,“我数三下,滚是不滚!一,二……”

    “二”声方落,七长老率着众人仓皇退出厅去。

    “七叔,怎么办,我死事小,族中大事要紧,你无须管我!”

    陈玄面虽仓皇,双目射出坚毅的光芒。

    七长老反手一掌拍在陈玄面上,“妄言生死,混账!事已发了,非你我所能阻碍,速速通知族中!”

    却说,七长老和陈玄方退,许易便引着葛袍老者进了后院,转而下了密道,入了地室。

    地室并非新建,几乎是每间官署的标配,壁灯如豆,照得窄室阴森。

    “说吧,到底是什么宝贝,非得你处心积虑送到我这里来!”

    许易冷笑说道。

    他对葛袍老者并没什么好感,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此人是刻意冲入乌当城官署的,至于有一桩天大富贵云云,许易根本不信天上会无缘无故掉下馅饼。

    葛袍老者也不意外许易的反应,开门见山道,“某有一份天神图残图,乃陈家至宝,若非陈家苛待于我,我原也不会监守自盗,此图我留来无用,愿与你兑换灵石?”

    许易奇道,“为何是我?”这是他所想不通的,他不信葛袍老者自淮东至淮西,横跨十万里,就为了寻他交易灵石。

    葛袍老者道,“原本也不是你,只是没想到陈家人追逼甚紧,我也是迫不得已。恰闻你许无敌的名号,便选了这乌当城。”

    葛袍老者说的确是实话,他确实被陈家人追得没办法了,只好寻人出手这天神图,可寻旁人,他根本无法放心,一者惧怕对方势大,二者惧怕对方无力对抗追兵,三来,又怕上赶着不是买卖,叫不出高价,思来想去,便冲入了这乌当城的官署,寻了声名正隆的许无敌。

    “天神图,残图?我要来做什么!”

    许易莫名其妙,他倒是隐约听过这东西的名号,只知道是涉及一处荒古宝藏的地图,在一次大战中,四分五裂,各方夺得残图,他实在想不通一块残图能有什么作用。

    葛袍老者怔了怔,完全没想到这位的神经是如此大条,分说道,“你可知自天神图分裂的这六百年光阴,为何始终无人重视,直到近来才又起了星火。”

    这下,许易来了兴趣,“愿闻其详!”

    葛袍老者道,“天神图的异变,是数月前发出的,晦暗的残图竟开始生辉,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天神殿可能在复苏。一旦残图拼全,极有可能寻觅到荒古武殿天神殿,这是多大一份财宝,我亦听说收获残图的各方有意互通消息,各组人马,各出图片,共探这天神殿,换言之,以往不被人重视的天神图残图,已有成为寻觅天神殿入场券的去势!其中价值还用我多言么?”

    葛袍老者说的天花乱坠,许易却面不改色,“你说这么多,不知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得了这天神图残图,难不成还能自己组队探宝不成。”

    葛袍老者淡然一笑,“许兄何必诓我,你如今最缺什么,还用我说么,有了这天神图残图,你要什么换不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3 08: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