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八章 地魂秘辛

第二百零八章 地魂秘辛

    “你功课做的挺深?”

    许易冷道,适才的冷淡,不过是想压价,却没想到葛袍老者竟有如此心机。

    葛袍老者道,“我冒了血海的干系,拼了这一身剐,才弄了此图,若是叫你仨瓜俩枣就骗了去,不如碎了这图,与之同亡。”

    许易道,“不知你想卖多少灵石?”

    单从和此人这片刻交往,许易已熄了强夺的心思。

    “我要求不多,只求尊驾近来所获之半数,二十万灵石!”

    葛袍老者张口就吐出了惊雷。

    许易惊得面无人色,“二十万,你真敢张口!”

    他算是确信了,这人定然研究过自己,以至于连自己通过这次擂战,弄了多少灵石都门清。

    葛袍老者淡然道,“许兄说出此话,料来是不知这天神图的珍贵,倘若许兄将这天神图残图上交府中,目下所受的局面,必定彻底改观,甚至不须许兄提要求,淮西府主自会将地魂符赐下,许兄信是不信。”

    许易自然是信的,单凭先前他向陈玄要求地魂符,陈玄展现出的犹豫,他便知晓这天神图残图定然值得一枚地魂符。

    不过,他如今是买家,哪里会嫌价低,“二十万灵石,恕许某难从命,阁下愿意卖与谁家,便卖与谁家,好走不送。”当即便要离去。

    葛袍老者算定他亟需地魂符,许易何尝不算定了葛袍老者轻易出不得乌当城,甚至连此间官署也不敢轻出。

    葛袍老者丝毫不惊,哂道,“许兄何必置气,你我交易,是各有所求,各取所需,最是完美。其实,许兄心中知道,我要这二十万灵石,到底过不过分,设若无俞某,许兄焉能拿这二十万灵石,换取来地魂符?再说,某真丢了性命,对许兄有何好处?”

    葛袍老者说得诚恳,许易依旧不谐心,他很清楚,这番交易,不管葛袍老者说得天花乱坠,却是他占据了主动权。

    道理很简单,没了天神图残图,他寻求地魂符,不过多费一番手脚,甚至退一步说,最多得不到地魂符。

    反观葛袍老者,交易无法达成,他被驱离官署,丢的可就是兴民,谁更舍弃不下,自不待言。

    当然,葛袍老者话也有道理,交易达不成,是两败俱伤,葛袍老者丢了性命,对许易同样没好处。

    许易迟迟不肯松口,无非是想探探葛袍老者的底,此人智计非常,步步机锋,既然敢一口咬定二十万灵石,死不松口,多半自忖有说服自己的把握。

    当下,许易道,“话既然说到这儿,那便挑开了说,交易不成,某至多得不到天神图残图,俞兄丢的可就是性命了,现在想来,俞兄还觉二十万灵石合理么?”

    葛袍老者微微笑道,“合不合理,许兄心中自知,不过,许兄若真觉不够,俞某便再告许兄一段秘辛吧,当然了,这段秘辛值不值,许兄自己把握。”

    许易来了兴致,“愿闻其详。”

    葛袍老者道,“不知许兄可有兴趣知道,缘何使用地魂符时,会有幽冥神将现身,这幽冥神将又从何而来?”

    许易的神经立时紧绷起来,惯因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考虑过。

    他看过影音珠,知晓阿日使用地魂符,成就阴尊之位时,曾出现过阴体的幽冥神将,冲阿日索要过好处。

    彼时,他就好奇这幽冥神将到底从何而来?却想不通根由,葛袍老者此时再提,许易陡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定有深意,弄不好就关系到地魂以及地魂符的秘辛。

    窥见许易的神情变化,葛袍老者笑道,“不知道这段秘辛,许兄认为值不值你出二十万买我的天神图残图?”

    许易道,“若有真货,的确值得,不但值得,某还会亲自送你出乌当城!”

    他很清楚,以葛袍老者的缜密,绕到最后,定然还要提这个要求,为免啰嗦,干脆他自己提出来。

    “痛快!”

    葛袍老者道,“再问许兄一个问题,不得地魂符,真的无法成就阴尊之位么?”

    许易怔了怔,“应该能吧,毕竟地魂符创造出来之前,还是有人成就阴尊之位的。”

    葛袍老者点点头,“这只是一点,便拿混乱星海来说,此地乃是北境圣庭征伐之处,得不到地魂符,怎么保证源源不断的阴尊诞生,难不成彼处全是感魂中期,没有阴尊强者,若是如此,缘何还出现了光明尊者那般的盖世强者。”

    葛袍老者此话一出,许易彻底明白了,不但是曾经有人能不用地魂符,而捉拿地魂,于今,照样有人有秘法,不用地魂符,而成就阴尊之位。

    念头一转,他有些好奇,“老兄对某说这个到底是何意?某得了你的天神图,换了地魂符,自能成就阴尊之位,用不着效法古人吧!”

    葛袍老者得意道,“这才是秘辛的关键,没有俞某,许兄纵有盖世天才,也必将沦为可怜之人,俞某实在是不愿看着许兄的盖世天资浪费啊,这才是俞某万里迢迢,来寻许兄的根源!”

    此话说的漂亮,却也接近实情,唯有许易才亟需他的天神图残图,亟需他的秘辛,唯有和许易交易,他才有可能利益最大化,获得安全保障。

    许易抱抱拳,“多谢俞兄。”

    单凭葛袍老者绕的圈子,许易便隐约察觉到葛袍老者要吐出一段了不起的内容。

    果然,却听葛袍老者道,“这些内容,其实不到老夫这种高度,根本无处去听。你以为老夫只有感魂中期之境,缘何能盗窃天神图残图。却未必知晓老夫在淮东陈家智囊的地位,若非陈家狗贼辱了老夫的……罢了,此事不提,总之,老夫盗这天神图残图,绝无半点愧疚。”

    “言归正传,再说这幽冥神将,他们的来由,实则就是阴尊修士的离体真魂。”

    话至此处,许易脑海顿时一闪,他犹记得影音珠的画面中,幽冥神将收了阿日阴尊的好处后,竟丢下一句“他日或为同僚”,原来,却是这般道理,成就阴尊,就有可能成为幽冥神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