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零九章 不凡残图

第二百零九章 不凡残图

    葛袍老者接道,“那么问题就来了,明明是阴尊修士,却要用离体真魂,冒充幽冥神将,到底是何用意,难不成,捉拿地魂,真要靠这幽冥神将的帮助?”

    许易道,“某隐约见过修士突破至阴尊之位,却听这幽冥神将话中的口气,似乎地魂被他们或者他们的组织掌管,捉拿地魂,好似动了他们的资源。似乎给了他们补偿,才能让他们平衡。”

    “笑话,狗屁不通,狗屁不通。”

    葛袍老者仰天大笑,“地魂悬于九幽,更不知在哪方世界,关联多少空域,漫说是小小的幽冥神将,便是整个北境圣庭,又有谁能控制地魂?还是老夫来告诉你吧,这些幽冥神将的出现,可谓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他们收起好处之余,还用分割部分地魂。至于分割部分地魂的因由,不用老夫细说,以你的智慧,当能知晓。”

    许易自是一点即透,“莫非这也是北境圣庭御人之术?”

    “然也!”

    葛袍老者冷笑道,“这一方世界,万兆生灵,无尽疆土,却能被统御得层次分明,浑如铁桶,岂是一个简单的怨魂,止杀牌能做到的。修士成就阴尊之位,便是关键性的一步。幽冥神将分割了地魂,交与北境圣庭,虽老夫也不知晓这分割的地魂有何作用,便是用脚趾头想,也能有助于北境圣庭控制该阴尊修士。”

    “还有更重要一点,凡是地魂被分割的,虽然勉强修成了真魂,成就了阴尊之位,严格意义上说,却是假阴尊,惯因地魂根本没有完全与阴魂合一,即便是沟通来天魂,也根本无法,天,地,人三魂合一,成就阳尊大位。”

    许易听得毛骨悚然,怔怔盯着葛袍老者,默然无语了。

    葛袍老者面有得色,“现下,许兄还认为这二十万花的冤枉么?”

    许易郑重抱拳,“多谢俞兄见告,此恩不言谢。”

    冤枉?一点也不冤枉!漫说还有天神图残图,即便单是这个消息,在许易眼中,也是无可估量了。

    葛袍老者虽千般算计,但有此桩,许易便极是承情。

    许易一承情,问题就简单了,二人的交易完成的极是顺畅。

    交割完钱物,许易拿着一块不规则的巴掌大小的玉珏,怔怔道,“这便是天神图?没看出有什么不凡的!”

    葛袍老者道,“一块残图,自然没什么不凡,你往这天神图的左下角看。”

    许易凝目看去,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同,这天神图残图的左下角,明显有种淡淡的莹光,却微弱难察。

    葛袍老者道,“这莹光便是近数月出现的,最初更新,慢慢有扩张之势,天神图残图的重要性,也是因此莹光的出现,而愈发重要,老夫才决议将此残图偷出,以报复陈家。至于这莹光有何作用,却不是老夫所知了,你顺着莹光的方向,再看这天神图,会有有趣的东西出现。”

    许易依言,顺着莹光那角看去,却似乎看到一根大腿状的物什,而大腿的下半截一小部分覆盖着金色的盔甲,整体构造,十分诡异。

    许易疑惑地看向葛袍老者,葛袍老者摆手道,“你别看老夫,老夫也不知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变化也是随着莹光出现而诞生的。其实,你也没必要在这上面消耗心力,你得了这玩意,用来做什么,不用我说吧。”

    许易笑道,“这是自然,对了,关于这幽冥神将,俞兄还有何教我?”

    葛袍老者扫了许易一眼,精光隐现,“何必开老夫的玩笑,怎么处置,你心中有数,时间不早了,既然交易完成,老夫要走了。”

    许易道,“何必着急,若不嫌弃,俞兄便留在我冷阳峰如何?”

    他真是实心相邀,葛袍老者的心术,他十分佩服,有这等人作臂助,当是件快事。

    葛袍老者怔了怔,笑道,“许兄有这份心意,俞某已感激不尽,不过还是不给许兄添麻烦了,还需要许兄知道,陈家这种官宦世家的实力,远远不是一二门派能够抗衡的,趁着那陈家大部队还未赶到,许兄送我离开便是。”

    “也罢,便依俞兄!”

    许易再是自负,也知晓己身招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强拉了葛袍老者留下,对彼此都未必是好事。

    送葛袍老者离,倒没花费多大功夫,许易召唤赵无量,召集了三代门徒,合计四十余人,尽数服用了隐体丹,次第从门中而出,各去不同方向。

    转瞬,便将陈家派驻的几名哨探,彻底蒙圈了。

    行出官署百余丈,许易与葛袍老者会合,一路向南,行进城中唯一的一个传送商会,许易代付了五百灵石,目送葛袍老者消失在阵盘之中。

    随即,许易也消失在了乌当城中。

    一日之后,许易回到了冷阳峰。

    随即,许易闭关了。

    如今,他须弥戒中的火灵石,虽不足以支撑他完全将补全的火符上的几种可疑组合,却勉强能够支撑他初步的探研了。

    整整七日,近三十枚火灵石,除却给冰火兔留的两枚口粮,彻底被消耗一空。

    心神俱疲的许易,瘫倒在洞府冰冷的地面上,心中却充塞着欢喜,这是一种获得知识,把握力量的感觉。

    这七日的功夫,许易虽未在补全火符上有所进益,却在一步步的错漏上,对构成此道火符的众多基础符纹,有了整体的了解,其中三道火系符纹的奥妙,他已掌控由心。

    这种掌控绝不是明晰该符纹在组成此道火符所起的作用,而是深入到了本源,完全掌握了这道符纹蕴含的全部道理。

    而这种掌握,意义重大,不单单是许易掌握了此道火系符纹,而是对火系符纹构成整体道理的初窥门径,对后续的符纹研究,有着极端重要的意义。

    作个比方,便好比研究一种异族文字,研究透了众多文字中的一个,其意义绝不单单在此个文字上,而是对该种族文字的构成文字的基本道理,基本意义的初探,对后续的文字破解工作,大有裨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4 10: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