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循循善诱

第二百一十一章 循循善诱

    当然,以许易这种天才,投效谁人为奴为仆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可架不住恩科在即,姓许的想走捷径也说不定。

    若果真让其进阶了阴尊之位,是周宗世绝不愿意看到的。

    观望了数日,许易待在冷阳峰毫无动静,周宗世彻底坐不住了,他怀疑许易恐怕正盘算着寻哪方势力投效呢,若非如此,此人该当是火急火燎,满世界寻地魂符的下落才是,哪里会这般淡定。

    周宗世此来,正是想着,堵不如疏,若许易真存了投效之心,不如自己接收了此人,一来绝灭了竞争对手,二来招揽了强壮鹰犬。

    更有一点,恩科在即,若是招揽到许易这等强力臂助,获得高名次,便可以预期了。正因着此点,他相信说服族中,舍弃一张地魂符,也未必是难事。

    “不瞒周千将,这地魂符,许某也在全力搜罗,暂时已有些收获,料来不会耽误诸位同科们合阵事宜。”

    许易口上这般应着,心中渐渐有了些踪影,此人到来,果然是催逼来了。

    周宗世道,“不知七日后合阵,许兄能否赶上?”

    “这么急?”

    许易故作惊惶,便想引着周宗世露出真实目的。

    “七日应该是最后的期限了,否则只怕诸位同科们心中不耐,上告府中,届时府中极有可能取消了许兄的名额,毕竟,许兄也知道,恩科之事非同小可,关注者众多,盯着名额的高门大族子弟在所多有。”

    周宗世呵呵笑道。

    许易面色陡青,“这可如何是好?我这边虽有些眉目,如此仓促,恐怕真是不及。周兄,你此来,定然不是只为告诉在下这小小消息的,必有教我。”

    周宗世连连摆手,“周某就是来传递消息,哪里有什么妙策,当然了,关于许兄的遭遇,周某也有一二想法。”

    “还请周兄千万救我。”

    许易激动的站起身来。

    “言重了言重了。”

    周宗世含笑说道,“依周某之见,许兄似乎当择一高门大族投效,眼下能立即拿出地魂符的,也就只这些人了,这似乎是许兄的唯一出路。”说罢,目光灼灼,盯着许易。

    许易苦脸道,“不瞒周兄,周兄此策许某已经践行过了。许某先前弄出的擂战,非为哗众取宠,只为邀得大名,获取府中大人物的招揽。”

    周宗世道,“此事周某自然知晓,不过许兄以为招揽和投效,是一个意思么?”

    许易眸子顿时一亮,高声道,“莫非周兄以为,那些大人物在等着许某,卑躬屈膝,投入门下,为奴为婢!”怒气勃发。

    周宗世道,“许兄稍安勿躁,周某知许兄大才,身为修士,自不愿投效于人,供人驱驰,可许兄想过没有,以许兄的大才高名,至今无人招揽,岂非咄咄怪事?据周某的听闻,似乎许兄在府中树敌太多,诸位大大人物不愿招揽,只不过是担心将许兄招惹的麻烦一并接受过来。换言之,付出和收益不成比率。反过来,如果是许兄主动投效,大人物们付出和收益或可持平,许兄的难关顿时消解。”

    “我明白了,招揽于我,不能随意驱驰,若我投效,便能驱如牛马,是这般理解的吧。”

    许易盯着周宗世道。

    周宗世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以许兄的大才,成就阴尊之位,必是显赫人物,任谁得之,都不会驱驰如牛马,这点,许兄可以放心。当然了,是你许兄问到了,我才随口这么一说,到底该如何行事,还得许兄自抉,周某言尽于此,告辞。”

    “周兄且慢。”

    许易赶忙起身拦阻,笑道,“适才许某口气不善,非是针对周兄,周兄之情谊,许某铭记。至于周兄的分析,虽然残酷,却是现实,如今看来,许某是真得放下面皮,搏一搏了。”

    “正该如此!”

    周宗世高声道,“我辈修行,忘生冒死,不辞千难万险,区区面皮,算得什么,只待修有所成,任谁敢以奴仆待之?”

    许易沉吟片刻,“不知周兄以为,当今府中各大高门,谁人收纳许某的几率最大,哪家素有贤名,还请周兄千万告知,许某必有重谢。”

    周宗世大喜,他循循善诱了半晌,等的可不就是许易此话,当即道,“府中贤达众多,周某岂敢妄论贤愚,某这里倒是有个册子,许兄但可一观。”说着,便抛过一本寸许厚的册子。

    许易接过,翻了翻,便明白过来,这册子乃是虎牙卫派驻防卫的名册,记录的正是需要虎牙卫警戒的府中高门。

    其中,对各家的历史传承,当今达官高士的记载,颇为详细。

    许易翻阅片刻,奇道,“龙虎巷周家,怎么有周兄的名讳,莫非这周家……”

    “正是我家!”周宗世含笑抱拳,览尽许易眼中的欢喜。

    果然,便听许易道,“周兄诓我,明明你们周家就有此能力,何必让许某看这劳什子名册,求远不如求近,就生不如就熟,还请周兄助我。”

    周宗世心下的一块石头彻底落地,“这是怎么说的,周某家小业薄,浅水可不敢屈就许兄这条蛟龙,周某来此就是传个消息,可不敢生出羁縻许兄的念头。”

    许易大急,“莫非周兄以为才薄,不堪使用!”

    周宗世道,“许无敌大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许兄何必玩笑,只是此事,周某实在做不得主,不如这样,待周某传讯家族,看族中长辈是何意见。”

    许易眸中现出渴盼,“还请周兄千万替许某美言几句。”

    周宗世道,“这是自然,实不相瞒,你我兄弟,一见如故,若许兄之事能成,周某得一兄弟,欢喜不尽。”

    随即,周宗世取出了传音球,许易极有眼色的暂时避开。

    半盏茶后,得了周宗世的招呼,许易再度回到了明厅,急急道,“敢问周兄,可有眉目,令族长辈是何意见。”

    周宗世愁眉苦脸道,“许兄还是转投他处吧,我家长辈实在,实在……哎,不说也罢。”(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5 04:2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