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会堂

第二百一十三章 会堂

    毫无疑问,时下整个淮西府,最火爆的人物,自是许易无疑。

    十八场擂战,轰动淮西,无敌之名,当之无愧。

    在时下的年头,任何一个行当,做到了顶尖,独一,都必将引人注目。

    若在修行上,获得了无敌的名号,哪怕是一个阶段,某个段位,达到了无敌,这种轰动的加成,自非是旁的行当所能比拟的,这到底是个以武为尊,修行至上的世界。

    讼狱都的百尺三木厅内,周宗世才道出控告何人,出面接待的张副都使脑袋就炸了,大新闻,讼狱都终于来了大新闻,不及问清案情,便发下通告文书,着三班点吏通传许易到庭。

    “张都使,此间是办公所在,周某不便在此间相扰,可有空闲房室,周某去彼处等候。”

    周宗世陡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冲动,来此上告,有些盲目了。

    当然,目下除了这个办法,周宗世还真无别法可想。

    北境圣庭体制森然,虽有止杀牌,足够他以武力灭掉许易。

    可这种灭掉,必须是悄无声息,不为外人所知的情况下进行,否则一旦捅开,阴杀二级掌门的罪名,根本不是周宗世乃至周家能扛得起的。

    以许易的奸猾,想要阴杀他,比登天还难,更何况,如今许易已得了地魂符,定是处心积虑想要冲击阴尊之位,一旦让许易成就阴尊,别说阴杀,便是明杀也难如登天。

    故而,周宗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没什么存在感的讼狱都。

    可真到此间报了案,他忽然发现问题,根本没想的那般简单。

    许易的确是阴了他的地魂符,可除了他周宗世以及周家的几位家奴,根本无人证明。

    说来,也是周宗世太过大意,连个影音珠也没准备,如果真准备了影音珠留影存照,也容不得许易混赖。

    可真往细了掰扯,也实在怨不得周宗世。

    谁能想到在他循循善诱了半晌,双方达成协议,各自宛若亲兄热弟的局面下,许易陡然翻脸了。

    即便没这番预热,以周家人的声威,谁敢明抢了周家人的东西,这不是找死么?

    可以说,交易之初,周宗世压根没存了防范之心,他根本不信许易在他这位阴尊强者当面的情况下,还敢折腾什么幺蛾子。

    可越是不信,结果许易折腾出的动静越大,根本没用什么花招,直接骗了地魂符入手,转身就跑,这和明抢有什么分别。

    明抢到周家人头上了,明抢到他周宗世头上了,现在想想,他都有种梦幻的感觉的。

    丝丝细雨,浸透泥土,翻出的浓郁土腥气时时蹿进耳来,让周宗世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梦幻,而是残酷已极的现实。

    在一名皂衣小吏的引导下,他进了一间轩敞的雅室,显然,他星吏的身份,足够他在此间获得极大的尊重,伴随着尊重而来的,便是便利。

    在雅室内兜兜转转片刻,周宗世猛然意识到干等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真到了过堂的关头,他未必有胜算。

    如今,趁着许易未来,他正好下些盘外的功夫。

    ………………

    如丝细雨,被西天卷起的一阵狂风吹散,随同丝雨一同飚散的,还有漫天墨沉沉的云朵。

    金灿灿的太阳跃了出来,一道彩虹,斜斜地架在讼狱都所在的楼台前。

    许易驾着机关鸟,不失童趣地故意从虹桥中穿过,落在了讼狱都的明厅前。

    “姓许的,你还敢来见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周宗世暴喝一声,死死盯着许易,双目几欲喷火。

    “这位是?恕许某眼拙,不认识您。”

    许易冷冷一抱拳,斜睨着周宗世,竟无半点的惶恐,慌张。

    周宗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指着许易的大手不停颤抖,竟说不出话来。他实在是太生气了,生平第一次气得胸口发闷,眼前现出了金星。

    他自问也是见过些人物,可从未见过这般的厚脸皮,这该城府深沉到了何等程度,才能装出这般模样。

    “好你个狗贼,才偷了我周家的地魂符,转眼就敢装什么也没发什么过,如你这般的混账东西,老夫生平未见。”

    先前在冷阳峰才照过面的黑袍老者,亦气得颔下长须直摆,哆嗦着声音,痛斥许易。

    许易大怒,“哪里来的混账,敢如此侮辱本掌门,真当圣庭律法是虚设的么?”说罢,冲落在中座的身着一星官袍的白面中年一拱手,“诸位大人当面,此贼还敢出言不逊,侮辱于我,分明没将我圣庭律法,放在眼里,许某断然受不得如此大辱,某要与此贼在此间一绝生死,还请诸位大恩准。”

    此刻,场间的阵势绝对不小。

    除却坐在主座的白面中年外,连同周宗世在内,还有多达四位星吏,其中还有一位二阶星吏,坐在左手第二排。

    除此外,另有六七人在座,十余人分列明厅两侧。

    许易此话一出,还怒发冲冠的黑袍老者登时哑火,盯着许易,口鼻喘着粗气,却再不敢多说一字。

    原来,圣庭体制森严,公然以下辱上,犯了大忌,自有律法惩处。

    而许易和黑袍老者虽无同属关系,可许易到底是淮西列名的二级掌门,一只脚已跨入了统治阶级内部。

    黑袍老者何人?不过是周家的一介家奴,论在淮西场面上的身份,许易或许还比不过黑袍老者。

    可许易口口声声咬死了圣庭律法,黑袍老者却是犯了以下辱上的大忌,许易要求公决,却是符合圣庭律法允许的,也是符合正常流程的。

    狂怒郁积,周宗世陡然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始至终,自己都小瞧了这家伙,才落至今日的困境,若再不提高警惕,正视敌手,极有可能翻盘。

    当下,他念头急转,冲满场团团一抱拳,“诸位大人,诸位高贤,家奴一时激愤,口不择言,有辱斯文,周某在此向诸位致歉,至于家奴不慎触犯了律法,周某稍后会向有司缴纳议罪灵石。”

    已意识到许易的难缠,周宗世宁可认下这一时小挫,也觉不肯给许易搅浑池水的机会。

    白面中年冷声道,“罢了,看在你的面上,此事便如此了结,若有人再敢咆哮公堂,休怪本官请出明律!”(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6 1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