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许易暗暗暗暗惊心秦长老的洞彻人心,连忙道,“晚辈不要此物?”

    “这么说,周家的地魂符,果然被你骗走了?”秦长老的目光头一次在许易面上凝住。

    许易抱拳道,“前辈当面,晚辈不敢欺瞒,的确如此,周宗世诓我入他家门为奴,晚辈顺水推舟,有仇报仇罢了。”

    三言两语,许易已洞悉了秦长老的玲珑心思,对上这种人物,最好实话实说。

    “你胆子倒是不小?”秦长老冷笑道。

    许易微微笑道,“某有前辈罩着,不怕周家人。”

    “这么说,你在冲姓周的下刀子的时候,就想到了利用我?”

    秦长老声音愈冷。

    “也不全是如此,许某选择将天神图残图送给前辈,乃是事后起意,当时不过是想着这天神图残图利用好了,能扛过周家的打击,这才对周宗世翻的脸。”

    许易已彻底放开了,对上这么个聪明的前辈,任何马虎眼,只会得负分,不如据实以告。

    “接着说,别让我一句一句的问。”

    秦长老声音依旧冰寒。

    许易简直无语了,这位前辈的性情实在是太古怪了,他都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这位还不满意,赶忙赔小心道,“晚辈得了这天神图残图,的确是对府中的诸位大人物,暗地里做过评估,思前想后,选择了交给前辈。道理很简单,前辈早年才华盖世,这点和晚辈有些相像……”

    秦长老终于动容,怔怔盯着他,似想知道此人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

    许易干咳两声,“晚辈素来有一说一,擂台十八连胜,勉强能和前辈昔年的天资稍稍比拟……”

    “行了,用不着往秦某人脸上贴金,我承认便是我在感魂中期境时,也定然不是你的敌手。这些废话就不说了,至于你为何选择秦某人,秦某人也大概知道了,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秦长老挥挥手道,罕见地没有不耐烦。

    许易镇定再三,终于厚着脸道,“晚辈,晚辈想要前辈的照拂!”

    秦长老冷笑一声,“你倒是贪心,只是,秦某终年闭关,也不想和不相干的人纠缠,若非看你送的天神图残图于秦某有些作用,你岂能站在此间,速速说来,到底要什么?”

    许易彻底无语,他真没想到这人竟是油盐不进,原想着靠着那巨资换来的天神图残图,寻一终极保护伞,却没想到是这般局面。

    “那晚辈别无他求,前番讼狱都之事,多谢前辈照拂。”

    许易一抱拳,转身行去。

    秦长老却不留他,任他自行。

    许易暗自叫苦,脚下却丝毫不敢稍慢,心中已连番暗叹“失策”。

    他选择秦长老,的确不是盲目所为,而是多番打探府中几位长老各自秉性、事迹作出的选择。

    甚至将天神图残图,送与秦长老,也是让方掌事花了老大力气,才联系上秦长老的一位近侍。

    却没想到这位秦长老干净利落到了这等份上,好大一块馅饼,平白浪费了。

    一直转过了紫竹林,凭着超卓的感知,寻到了临崖沐风的岑副使。

    “如何,可有收获?”

    岑副使急急迎上前来,面上越发温暖了。

    他那位主子的脾性,他最是清楚,向来清冷,不见外人,便是他虽号称秦长老府院的副使。

    一年到头也难见秦长老一面,偶有恩典,得慕仙颜,也不过片刻,匆匆被打发回去。

    如今,这姓许的和自己那位主子一见便是一炷香的功夫,这是极其罕有的。

    许易微微笑道,“秦长老既然唤在下前来,自有一番恩典。当然,还得多谢岑副使。”

    “果是巧言令色之徒!”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随即,秦长老现在身前。

    许易只觉通体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感知始终外放,两百丈内,连蚊蝇的羽翅震颤一下,都瞒不过他。

    可秦长老侵到近前,他却丝毫不觉,这是何等手段。心中更是起了个念头:莫非这秦长老竟已达到了阳尊之境!

    “参见主上。”

    岑副使慌忙拜倒余地,声音有些发抖,不知是敬畏,还是兴奋。

    许易拱了拱手,不发一言,一张硬瘦的脸上,连那始终挂着的微笑,都藏匿了起来。

    他心中着实有些窝火,坦诚相待,人家不领情,不再背后说坏话,又变成了巧言令色。

    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秦长老打交道,干脆不应承了,任凭秦长老点评。

    “怎么,你不服气?”秦长老冷笑说道。

    噗通一下,岑副使蜷成一团的身体,登时趴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主上何曾用过这等口气与人说话,姓许的这是要找死啊!

    许易彻底毛了,勉强压着火气道,“晚辈不是不服气,只是有些弄不明白前辈是何等样人,晚辈来寻前辈投递天神图残图,不过是根据外界的传言,分析出的前辈的行事风格,只是见了真人,却又弄不明白了。”

    秦长老怔怔盯着许易半晌,“我是何样人物,岂是你能置喙的!”

    “诚然如此。正因不知秦长老脾气、秉性,先前和前辈打的交道,在下说什么错什么,为怕惹前辈生气,所以在下再不敢乱言,免得惹前辈生气。”

    许易不咸不淡道,浓浓的怨气,已从字里行间完全倾泻出来。

    他不是没城府的家伙,实在这秦长老的古怪性格,宛若更年期的妇女,他实在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好在他知晓秦长老向来恩怨分明,看在那张天神图残图的份上,料来也不会要自己的性命。

    “大胆!”

    岑副使蹭地跃起,怒目而视,面容之狰狞,宛若见了生死仇敌。

    他真是吓破胆了,姓许的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这么跟主上说话。

    这该死的家伙难道不知道,便是府主也绝不敢这般和主上说话的。

    “果真还是有了怨气,我原以为你真舍得那张残图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秦长老的回答,风轻云淡,却依旧噎得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