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灭神

第二百二十四章 灭神

    沙暴才起,许易便将感知全力放出,果然穿透沙暴时,遇到了不小的阻碍,原本能辐射出两百丈的感知,最终只辐射出了百丈,便是这百丈之远,让许易察觉到了异样。

    半空中,竟已有四五伙人在朝此间窥视,真让他意外。

    尽管蒜头鼻曾告诉过他,每日在这黄荡沙丘冲击阴尊之人,不下十位,便产生了强大的聚集效应。

    有来观摩的,有来涨见识的,还有来寻求机遇的,更有那指望着冲击阴尊之人扛不住阴劫,好拣便宜的。

    许易已尽可能的避开人群,往这最中心最炎热的地方钻了,没想到,还是来了这么些人。

    事已至此,他也不打算再变动阵脚了,当即拍出地魂符,按照秘法滴入血脉,地魂符顿时爆发出惊人的光亮,嗖的一下,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许易盘膝坐定,注意力全数朝灵台汇聚,灵台处的阴魂小人,亦盘膝坐了,眉目冷峻,似在感悟玄机,足足半柱香过去了,还没有动静。

    许易有些焦躁,这在笔记中从未曾见过,难不成因为自己是穿梭时空而来,存于九幽的地魂,距此隔得分外之远,还是自己压根就没有地魂?

    一念及此,他浑身冰凉,继而,又安慰自己道:地魂存于九幽,不管在哪方世界,也阻碍不了地魂的存在。

    围观众人见此异状,也尽起惊呼,场间存在的多是此间的老油子,旁的事未必精通,可对修士冲击阴尊之事,个个都称得上半个专家,可谁也不曾见过此等异状。

    “这,这是地魂符失效了?”

    “胡说八道,地魂符怎么会失效,你当是你卖的那破烂清水珠?”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地魂迟迟不现,难道是被幽冥神将吞了。”

    “更是无稽之谈,地魂先得寻觅到本体,才能被幽冥神将感悟,幽冥神将又去哪里吞。”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奶奶的,老子看了这么多场,才以为把住些脉络,竟又出了这般变故,真是让摸不着头脑。”

    “………………”

    就在群情激荡之际,终年清朗的天空陡然阴沉下来,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缕阴风,吹得人寒毛立了起来。

    下一瞬,被日头照得惨白的沙丘,彻底晦暗了下来,无边狂风涌起,卷起漫漫沙尘。

    所有人都知道有动静了。

    许易的阴魂小人更是一跃而起,双目死死投向西方,便在这时一道白生生的人影,自沙面跃出,又跃入,跃出,跃入,似在寻觅什么。

    “地魂,这,这怎么可能,怎会有如此凝实的地魂。”

    “这,这真的是地魂么,地魂不是一道肉眼不可及的虚影么,这地魂怎的如此清晰,隐隐便能看到轮廓。”

    “…………”

    就在惊呼声此起彼伏之际,一位金盔金甲的神将,凭空显现,眉目清晰,竟是位虬面大汉,能以阴魂显现如此容貌,当真非同小可。

    “参见神尊。”

    许易微微一礼。

    “尔在此间,捉拿地魂,扰乱幽冥,该当何罪。”

    幽冥神将厉声喝道,走的却是老戏路。

    “在下,有一桩大礼相赠。”

    “哼,倒要看你有何把戏。”

    岂料,两人话音方落,竟是同时动了。

    幽冥神将阴体如闪电一般,迫到近前,掌中持着一段巴掌大小的金色尖矛,对着许易额头扎来。

    而许易的招魂幡瞬间现出,拘魂术瞬间催动,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金色毛尖便要扎进许易额头,幡体陡得垂下黑影,黑影瞬息之间,将幽冥神将卷住,转瞬既消,下一刻,地上,出现一堆乱成一团的金铁,以及一个金瓶,金色尖矛,转瞬,又滴下数滴黑黑液,浇在地上,腾起一阵烟雾,显然是招魂幡有了拘魂妙术相助,多了除杂的功效。

    许易催出煞气,将地下的三件物什一并卷起,就金铁和尖矛收入须弥戒中,持拿金瓶在手,揭开遍布法纹的符咒,顿时那消弭不见的白色魂影再度冒出,眼见便要朝地下扎去。

    许易催动秘法,大口一吸,整个白色魂影,尽数朝他口鼻间钻去。

    白色魂影经由口鼻,直入灵台,顿时化作一个一如阴魂小人儿模样的白色小人儿。

    阴魂小人儿大喜过望,一个箭步,扑住白色小人儿,头顶的三瓣红莲顿时破碎,化作道道细线,朝一阴一白两道小人交织而去。

    岂料,阴魂小人才将白色小人扑倒,白色小人儿便剧烈挣扎起来,劲力奇大,眼见便要摊开,红色细线结结实实将两只小人儿箍紧。

    阴魂小人儿捉住机会,大口朝白色小人儿咬去,白色小人吃痛,劲力大增,道道红线,竟然有数根崩碎。

    眼见白色小人儿便要脱出,就在这时,头顶的雷霆圆环也破碎开来,化作道道黑线,朝两道阴魂小人儿笼罩而来。

    下一瞬,许易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浑身的经络,在一瞬间,被狂暴的气血,冲到了极致,身形竟在瞬息之间,膨大起来,宛若狰狞猛兽。

    狂风乍起,黄沙漫漫,阵中的许易怒喝咆哮,天上墨云翻滚,电弧如蛇,围观的众人全看傻了,谁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虽有漫漫黄沙,狂风卷动,可围观众人皆非凡俗,自有感知精妙,虽不能眼光,感知尽可查阅黄沙阵中的许易的动静。

    然感知到底只是感知,比不得亲眼瞧得真切,众人只察觉到了幽冥神将的到来,简单的两句对话,随即,黄沙阵中,就剩了许易一人,紧接着,一声令人头皮发紧的凄厉惨嚎过后,便察觉到许易的体型飞速扩大,达到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以至于众人弄不明白到底是许易的体型在暴涨,还是许易动用了什么秘法,包围着己身,希图以此对抗阴劫。

    下一瞬,天际的墨云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集,压低,转瞬扑了一层又一层,先前还明亮的天际,瞬间黑暗下来,低垂的黑云,好似一垫脚便来用手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