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善后

第二百二十七章 善后

    招魂幡一出,纯为阴体的周宗世根本无法阻挡,戮仙矛刚要击中许易,却被许易的招魂幡先得手了。

    好一番处心积虑,竟这般丧在许易手下,甚至许易连周宗世到死,也不知自己灭掉的便是周宗世。

    周家三长老询问幽冥神将和周宗世的接触经过,为的便是尽可能地察觉漏洞,做好补缺。

    毕竟,幽冥神将身份非同小可,一旦身死,必定引起轩然大波。

    好在周宗世确有理事之才,事情处理的极为果断,他和幽冥神将的联系,根本不可能被人侦知。

    弄清了此点,周家三长老连掐法诀,金色牢笼波纹狂荡,不多时,那条真魂生生在金色牢笼中,化作飞烟。

    料理罢幽冥神将,周家三长老取出阵盘,阵盘上有一道黑点,指明的位置,赫然正是许易的藏身之所。

    周家三长老面现狠厉之色,腾起一道狂风,身形瞬间在洞窟内消失。

    周家三长老方去不过半柱香,再度有人造访这五名洞窟,一位胸前绣着三颗明星的清癯老者,率领着五位一级星吏赶。

    清癯老者连掐法诀,指尖腾起阵阵青雾,青雾先弥漫扩散,最后,却在金色牢笼囚禁幽冥神将真魂之处聚集。

    “幽冥神将果是在此间烟消,谁能告诉本尊,这是怎么回事!”

    清癯老者,清癯老者的声音宛若夜枭哭啼。

    他们正是府主近卫军衙门出身,才接到黄荡沙丘的异状,清癯老者便第一时间查探了到底是何人负责今日的幽冥神将差役。

    一查之下,大惊失色,根据显魂令牌,幽冥神将竟从未曾到过黄荡沙丘,最后还是寻了幽冥神将存放于近卫军衙门的肉身,取血追魂,才寻到了此处。

    果然,发现幽冥神将在此处丧身。

    清癯老者冷声喝罢,竟无一人敢应声,众人尽皆苦了脸。

    “好好,我淮西府真就出了人才了,敢把主意打到我近卫军身上来,嘿嘿,当真是好!”

    清癯老者冷笑不止,忽的,掏出一块墨色方盒。

    “大人,正要动用这锁机香盒么?三思啊!”

    一位红脸大汉颤声劝道。

    清癯老者冷哼道,“府主需要交待!”

    话罢,掌中连掐发掘,墨色方盒顿时虚化,一团通红的雾气,陡然弥散开来,朝四面八方扩散,转瞬,竟飘荡出了百里之遥。

    不多时,道道雾气,自四面八方飘荡而入,清癯老者大手一招,十余粒米粒大小的珠子落在他掌中。

    原来,这锁机香盒自有一番神妙,便是能将方圆百里之类,出现过的人物味道,成功收集,凝结成珠。

    当然,若在人口密集之处,动用此锁机香盒,定无补益,然贼,此处荒山野岭,百里之内一炷香内的味道,的确是重要线索。

    这十余粒珠子,便是十余种味道。

    清癯老者自信敢对幽冥神将下手的,必定非是寻常人物,说不定就是府中精英,迟早有撞上的时候。

    ………………

    周家三长老简直化身一道风浪,在空中飚飞。

    因着周宗世要锁定许易的位置,才能动手,周家三长老出动了在家族中也是极为珍贵的幽灵虫,去跟踪许易的行踪。

    此刻,周宗世虽死,但幽灵虫仍在,周家三长老通过玉色阵盘,轻松便锁定了许易的方位。

    更妙绝的是,许易的位置半晌没有移动,多半是潜藏于一处荒野洞窟之中,毕竟此时距离许易成功冲击阴尊之位,也未过去多久,黄荡沙丘出现如此剧烈的大阴劫,便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许易不可能全身而退,弄不好此时便身受重伤,正潜藏那处,调理伤患,此时正是最佳下手时机。

    原本,周家三长老并非不理智之人,报仇雪恨,最好从长计议,毕竟幽冥神将才死,府中必定震动,此时妄动,弄不好就得惹来关注,彻底将周家陷进烂泥坑中。

    然他还是决议前去突击许易,却有两点必然原由。

    一者,许易天资极高,若不趁其身受重伤之际,突袭下手,待其缓过劲来,只怕再想下手,难度将大大增加。

    二者,为助周宗世突袭许易,他依仗自己周家长老的身份,亲自借出了周家的两大压箱底秘宝锁真瓶,和戮仙矛。这两大至宝,威能极大,落入许易掌中,周家必定大震,若是夺不回此两大宝贝,漫说是周宗世,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再回归周家。

    周家三长老一路风驰电掣,双目死死盯着阵盘,眼见得还有一炷香,便要赶到,便在这时,阵盘上的黑点消失了。

    周家三长老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竖子,老夫与你不共戴天!”憋在胸口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咽了。

    周家三长老立在空中,近不知何近,退不知何退。

    一炷香的时间,看似不短,可许易已然灭掉了幽灵虫,又怎么可能还待在原地。

    以许易如今晋身阴尊的强大修为,漫说晚了一炷香,即便是只晚了十数息,便能逃得无踪无际。

    茫茫天涯,周家三长老竟不知该投向何处,回族中交待,那还不如自己找个清静之地,自我了断。

    漫游天下?一身尊荣又如何抛舍的下,怔怔许久,竟然痴了。

    ………………

    许易在石室内才转醒过来,便意识到了自己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言语能够描述的,而是一种自内心深处升腾出子的自信和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此刻,他肉身的创伤,完全恢复了,进阶阴尊,锻出真魂,散发出的勃勃生机,轻松帮助许易重获新生。

    许易率先将感知全力释放,这是他持久以来养成的习惯,每一次的强大,从旁处似乎都无法直观的衡量,唯有通过感知半径的扩展,才能清晰的显现。

    五百丈,可怖的伍佰丈,换句话说,他的感知半径,已扩大到了三里,比知感魂中期扩展了一倍有余。

    才将感知释放出来,许易那达到白纸辨字的微观辨谐程度的可怕感知力,轻松捕捉到了一个米粒大的黑点,如一粒微尘漂浮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