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打

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打

    许易心中对周宗世真是感激不尽,不管怎么说,这位切切实实在他冲击阴尊之事上,帮了大忙,挡了大灾。

    可以想见,如今整个淮西府对幽冥神将之死的大案,关注的重点,定然不是谁在黄荡沙丘冲击阴魂,必然是谁在荒山石窟中,囚禁了幽冥神将。

    两个时辰后,许易返回了冷阳峰,老蔡如灵猴一般,蹭地蹿到近前,丧气道,“主上,您怎么才回来,速速去仙武崖吧,那边前两天三番四次来催促,说今日是最后期限,您说再不到,那恩科的名额真要给您取消了。”

    许易陡然想起来,周宗世曾说过,还有个同科举士合练战阵事宜,若迟迟不至,便有可能取消名额。

    毕竟,没有谁敢打包票,他许易真能成就阴尊,也不可能为了哪个个人坏了府中恩科大事。

    许易真是一口气没喘匀,又慌忙朝仙武崖腾去,为赶时间,他干脆弃了机关鸟,火之真煞全力放出,飚若流云。

    夕阳降落的当口,他终于冲到了仙武崖的山门,出示了掌门令牌,才入得山门,花了一枚灵石,立时降服一枚青衣小吏,迎着他朝后山寻去,指着一栋八角楼模样的建筑道,“府中为恩科之事,专门开放了这座炼堂。所有的恩科举士,这半月时间,都由邓黑脸掌控……”话至此处,陡然掌控,眉目间含着笑意,盯着许易。

    许易又抛出一枚灵石,“老兄辛苦,我这初来乍到,全靠老兄关照。”

    青衣小吏收了灵石,面上笑容愈胜,“这邓黑脸,在咱们仙武崖可是大有名头,别看只是二级星吏,几乎是阴尊境内的至强者,有着许多三级星吏都没有的实力,其人也是虎牙卫的四大教官之一,脾气极差,你到了那头,千万别跟姓邓的逆着来,他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才有你好日子,这点,在虎牙卫的作训都已得到了无数证明了,一般愣头青不知道,自以为成就了阴尊,就成了一方了不得的人物,殊不知阴尊和阴尊也大有不同。对了,老兄,你若肯再那啥,在下先就免你受一次剧苦。”面上又挂起市侩的笑来。

    许易大方的递过一枚灵石,“好说,有灵石大家花,互利互惠嘛。”

    青衣小吏比出个大拇指,“痛快,您这样的人物,才能成大器,不似我这等小人,这辈子只能碌碌了,罢了,不提这闲话了,说正经的,先把你这隐体丹给解了,否则邓黑脸会亲自动手帮你解的,嘿嘿,这个消息,现在想来,恐怕不值一枚灵石,待你受那邓黑脸的黑手时,恐怕会觉得千值万值。好了,助兄台好运,在下就此告辞。”说罢,径自离去。

    许易服下一枚化原丹,恢复了本来面貌,快步朝八角楼行去。

    才入得楼来,大开的感知,顿时受到层层阻碍,推进极难,竟只能突进十余丈,显然,此间设置了阵法。

    许易才入得门庭,报了名姓,便有一位皂衣中年迎了出来,“你怎么这时才来,再迟得片刻,老夫便要将这报备玉牌,交还府中,你这机缘也就随风而散了,亏得老夫候到了最后一刻。”

    “多谢多谢。”

    许易笑着说道,一枚灵石悄无声息地化尽了皂衣中年的衣袖。

    他如今身家大丰,出手再也不似从前那般抠搜了,即便对这杂役般的吏员,出手也是灵石,晶币彻底退出了许有钱的货币单位。

    皂衣中年卖这个好,本就指望许易能够承情,多少赏赐三五枚晶币,却没想到这位竟是如此阔绰,心中欢喜无极,干净利落地替许易办理了登记,又发给了一块黄色玉牌,再三告诫,此块玉牌不仅是出入仙武崖,参加合阵的凭证,亦是此次赶赴剑南路庭的告身文凭,千万不可丢弃。

    随即,又小声告知许易,负责管训的邓教官对他的看法似乎不好,要他多多留心,千万别触了邓教官的眉头,最后,又将许易送出门来,指明了方向,方才返回门厅的耳房。

    许易出得门庭,顺着左边的游廊,一直向前,感知艰难放开,片刻,便寻到了位置。

    自一扇圆拱石门穿入,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开阔的演武场。

    十七名或男或女,年岁皆在二三十岁间的白衣人,皆盘膝于地,每人眉目前,皆控着是指甲盖大小的漆黑圆球,人人面色艰难,汗出如浆,更有三人控着两枚黑球,才扫清三人中的一人面目,许易悚然大惊,不是别人,正是和他有着深仇大恨的妖娆伪男宫绣画。

    许易正默默盘算着宫绣画是否能认出自己,眼前陡然一花,一只大掌闪电一般,朝他胸口印来。

    许易一惊,正待避开,哪知道那大掌,如影随形,轰得一下,正拍在他胸口,拍得许易喉头发甜,五脏好似挪位。

    心头更是腾起万丈波澜,他感知放出,这人还能成功偷袭,修为非同小可。

    震惊之余,催动归元步,正待化开,哪知道那只大掌又来,以他今日的身手竟是丝毫无法避开。

    许易慌忙催动玄霆淬体诀,轰得一声,重如开山的巨掌再度落在他胸口,许易却轻松抵御,随即,展开了反击。

    虽始终看不清那人面目,许易已猜到那人多半是还未谋面大名已灌得他耳膜生疼的邓黑脸,自也不催动火之真煞,左臂化圆,便要催动藏锋式,以力抗力。

    哪知道,那人的招式之急,根本不是他能抵御的,一圆未画出,便被破解,随即,接连又是两掌印在许易胸前。

    一掌重似一掌,纵使许易身负玄霆淬体诀,也被打得胸口憋闷。

    更无语的是,他完全避让不开,在不催动火之真煞,和借助珊瑚角,招魂幡等利器的情况下,他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不仅逃不脱,而且根本无法反击,短短半盏茶的功夫,他竟然挨了上百拳,满场都是拳影,呼呼拳劲,扫得四下荡起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