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三十章 控珠

第二百三十章 控珠

    许易敢对天发誓,他挨得不是拳头,而是炮弹,即便是当日冷火潭之战,元爆珠造成山体垮塌,他也没觉得威力有这般巨大。

    一拳接一拳,狂若疾风暴雨地攻击,即便是他有玄霆淬体诀,也被打得喉头不断吞血。

    甚至,许易敢说,若非是在冲击阴尊之际,他运转玄霆淬体诀第二层,用周身穴窍承接雷霆之意,让其对玄霆淬体诀的修行,再度有了精进,早就被打得口吐鲜血了。

    他却不知道,因着他出现,正苦苦支撑着的众人,不知有多少看得呆住了,以至于眉心前的漆黑珠子坠了地。

    邓黑脸的拳脚,场间几乎每个人都尝过,那绝对是开山重斧一般的力道,单论打击强度,比真煞加身都要狂暴。

    而许易却能一挨上百拳,而面不改色,这该是何等可怖的锻体神功。

    “不打了,累死我了。”

    邓黑脸身形一晃,陡然撤开,漆黑的方面上,透着股潮红,显然,方才的持续打击,带给他的压力同样不小。

    许易也赶忙定注脚,微微喘息。

    “难怪你小子敢狂吠自称感魂中期无敌,有这般的护体神功,便是二傻子也能无敌了。”

    邓黑脸不停地摆着手臂,似乎真累得够呛。

    许易不知道邓黑脸这话是夸自己,还是骂自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不过听邓黑脸这口气,似乎初见的这顿杀威棒算是赏过了。

    “怎么,还立在这儿挺尸作甚,等着我再赏你拳头,还不滚过去坐着,你,两粒重珠!一个时辰,做不到就一直做,做到为止!”

    邓黑脸一指那张空着的蒲团,冷声喝罢,又扫视全场,“一点小小的障碍,就能转移你们的注意力,若是在战场,你们这种垃圾,率先就得成炮灰,凡是重珠落地的,再加一个时辰。”

    邓黑脸话罢,无数道带着杀气的目光,直朝许易刺来。

    许易心中叫苦不迭,还没怎的,就得罪了众位同袍,心头对这邓黑脸的三分不满,暴涨至七分。

    邓黑脸似乎看透他的心思,冷哼一声,正待说话,许易身形一晃,便在蒲团上坐下,念头投入搁在前方,排在众人身前的黑色木匣中。

    顿时,两粒漆黑珠子,便听话的跃出黑匣,下一瞬,那两粒重珠便不在听话,上下摇摆,摇摇晃晃,怎么也不能乖乖听话,挪到眼前来。

    许易慌忙定住心神,紧咬牙关,先努力控住一枚珠子,分出念头,缓缓地将另一枚重珠朝眉心前挪移。

    花费了足有半盏茶的功夫,他才将第一枚重珠,稳稳控在眉心处,随即又控着眉心处的重珠,将远处的那枚又一点点地挪移到眉心前。

    又花费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两枚珠子在并排,停在许易眉心前。

    两股念头,稳稳控住两枚珠子,终于没有飘摇下坠,许易暗暗舒了口气,心道:自己方才拙劣的表现,定然是丢人至极。

    全神贯注的他,却根本不知道,他这番表现,落在众人眼中,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尤其是和周宗世来往密切的费四和凃三等人,完全看傻了,这一帮人早在许易喊出“无敌”口号之际,就对许易生了成见,又因周宗世的缘故,对许易的成见更深。

    然,众人毕竟成就阴尊在前,在获得了强大力量后,许易已不在这帮人眼中,费四甚至喊出了“阴尊境内再较高低”的话,显然并不认为许易在阴尊境内,还能胜过自己。

    可哪知道许易才露了一手,便彻底将他震住了。

    众人眼前的漆黑珠子,唤作重珠,却非固体,而是流体,以重水为主要原材,每粒珠子有五十斤,更兼是流体,受意念之力不均,则会倾倒、翻滚,极难控制。

    修行到了阴尊,能靠意念催动物体,然催动的重量极为有限,强者不过百斤,弱者只有三十斤,多数在五十斤上下。

    此刻,场间众人能同时维持两颗重珠的,也不过寥寥数人。

    即便如此,也都是意料控制一枚,在手持一枚,放置眉心处,然后缓缓松手,绝无人似许易这般,上来就靠意念驱动两枚重珠,竟还成功将两枚重珠尽皆挪移到眉心处。

    诚然,成就阴尊之位,意念可以分化,甚至有强大修士,可以一次操作十余根飞针。

    然意念分化容易,而要在分化的情况下,操控重物,那便极难。

    便好似一人双手舞动两根树枝容易,舞动两块巨石,却难上加难。

    许易露的这一手,分明展现了他强大无匹的意念之力。

    震惊之余,又有数枚重珠落定,换来的又是邓黑脸的巨声咆哮。

    才以意念操控两枚重珠,许易便知晓,这是邓黑脸的训练手段之一。

    自成就阴尊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以意念催动物体,往日他虽也能隔空摄物,却都是靠真煞二气。

    如今,这种念头一动,物体瞬息的感觉,实在太妙了。

    他就好似得了个美妙玩具,玩着玩着便入了迷,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场外的动静,完全被他的心神屏蔽了。

    一个时辰转瞬而过,有人早早完成了任务,起身旁观,有人歪倒在地,双目无神,显然心神受创,还在场中坚持的,不过七八人。

    又过半个时辰,又有两人完成了任务加时,其余五六人尽皆失败,眼巴巴地望着邓黑脸掌中带着倒刺的钢鞭,露出可怖的神色。

    诡异的是,不似前几次,任务失败,邓黑脸立时赐下鞭刑,这回,等黑亮甚至不在喝斥众人,甚至以眼色示意众人低声,小心。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皆朝场中仅存的那人投去,但见许易安坐不动,眉宇平和,丝毫没有旁人坚持到最后的挣扎,显得无比从容。

    一时间,各人心头生出各样情愫,有钦佩,有嫉妒,有不以为然,有深深震撼,唯一相同的是,没有人出声,没有人选择离开,尽皆静静立着,盯着场中,想要看许易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