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二章 阴尊之初 (为钟子瑜盟贺)

二百三十二章 阴尊之初 (为钟子瑜盟贺)

    说着,邓黑脸又指了指自己胸前的两颗明星,“看见没有,这套二级星吏的衣服,老子穿得够够的了,这回,能不能加颗星星,全看你小子了。现在,你小子总该清醒点了吧。”

    邓黑脸的行事风格,彪悍直接,许易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来此之前,他还生怕此间的教官,是仇家调派来,收拾自己的,现在建的邓黑脸这般性格,心头的余虑彻彻底打消了。

    “多谢大人厚爱,若是大人尽心,在下当不至让大人失望。”

    许易实诚以答,他原本打算应付完此间的合练,寻着空闲,便再去搜寻关于阴尊强者的修行,功法等等。

    如今,邓黑脸肯作了这传道之人,那他何必舍近求远,单看邓黑脸的脾性,他还真不讨厌。

    “少说废话,说白了,我和你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你利用我提升实力,获得好名次,我利用获得好名次,赢得政绩,没有谁厚爱谁的话,老子丑话可说在头喽,你若是得不了三甲,到时候,从我这儿得了多少好处去,你就还多少好处回来。”

    邓黑脸坦白得不像话,许易简直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邓黑脸摆摆手,“行了,有什么要问的,你问吧,你小子的情况,我也大略知晓,淮西府的名人嘛。不过在我看来,除了胆略和运气值得称道外,旁的没多少值得一提的。你能活到现在,也是异数。得得,我又扯远了。”

    许易笑笑,便不在客气,当即提出问来,“敢问大人,这意念,分魂,魂念,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邓黑脸道,“这算什么问题,魂念就是意念,意念就是魂念,就好比有人把阴魂叫作人魂,被人魂叫作阴魂一般。至于分魂,自然就是阴魂或者真魂的一丝分身。说穿了吧,把魂比作人,分魂就是人身上的一块血肉,而魂念,意念,就是这人的念头。你有法器吧?”

    许易点点头,邓黑脸道,“你的法器,是魂念操控自如,还是分魂操控自如?”

    许易怔了怔,“当是意念操控自如。”

    这是确定无疑的,在秦长老还未将他魂幡成功归理成三阶法器之际,他只能靠分魂催动招魂幡,成就三阶法器后,他才生出密切的血肉联系,能用意念催动,而这种意念,又不是驱使一块石头,一根树枝那般,而是像如臂使指一般。

    邓黑脸道,“那你的分魂可能驱动一石一木?”

    许易道,“不能!”

    邓黑脸道,“但你的魂念能。这么说吧,魂念便是真魂的神通。一个人搁下血肉,算不得本事,而能用念头驱物,这便是本事。当然,魂念和分魂,都能用作攻击,譬如方才,你我同时击出魂念,你的魂念强大,击碎了我的魂念,还击中了铜皮鼓。”

    “而分魂同样能作为攻击的手段,譬如阴尊强者的分魂,能轻松刺入感魂强者的灵台,瞬间灭亡感魂强者。这点魂念却做不到。”

    许易沉吟片刻,“但不知分魂和魂念,到底哪个更迅速。”

    攻击的效果,除了威力,便是速度,而在交锋中,后者占据的地位,往往超过前者。

    邓黑脸怔了怔,“你小子有些意思,在旁人看来,这是极傻的问题,你却问了出来,说明是真用心了,魂念和分魂,速度的快与慢,不能一概而论,这要看真魂是否离体,真魂若是离体,分魂的速度,是要超过魂念的,而真魂不离体,分魂就似割肉,又怎么快得过念头。”

    许易诧道,“真魂离体?真正交锋中,恐怕这种情况极少吧。不知修士肉身死亡,尔后真魂离体,和真魂直接离体,而肉身保存,到底有何区别。”

    许易向来是不耻于问的,在他看来,修行其实和研究数题没什么区别,承前启后,一脉相承,有一丝一毫地不透彻,都会影响到后续的精进。

    邓黑脸道,“真魂离体,幽冥神将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的肉身经过阵法护持,以真魂而巡游,若能威力,显然是超过阴尊的,虽然没有真煞之威,但移动速度,分魂释放速度,魂念之纯粹,根本不是阴尊强者所能比拟的。但是此法极为凶险,一旦护阵被攻破,肉身被杀死,七魄亡而真魂衰,届时真魂的威力直线下降,若不及时逃走,真魂衰微到一定程度,一个收魂瓶就轻松擒拿了。”

    许易点点头,又道,“不知阴尊强者,论攻击手段,分魂,魂念,以及真煞,何者最为常用,也最为重要。”

    邓黑脸哈哈一笑,“这个问题,我却不好回答。只能说,你问的本身就有问题,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具体到修士个人,也是各有所长,只能说这三者不管哪一者,修炼到了极致,都能登峰造极。”

    许易自嘲一笑,“确实我问的有问题,对了,念头能控制真煞,是不是意味着,神功不再重要。毕竟,念头已能随意组合真煞的攻击形式,不等若掌握了万能的功法。”

    邓黑脸哈哈大笑,指着许易道,“不知道我的解答,对你是何等感觉,对我而言,你问了这许多问题,都是皮毛,都在浪费我时间,唯独这个,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话音落定,邓黑脸周身爆出大团土黄色的真煞,却见他双手不住掐动法诀,转瞬大团土黄色的真煞,在他掌中聚成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能量光球,隔着老远,便能感觉到这土黄色的能量光球,散发出的澎湃力量。

    随即,邓黑脸再度掐动法诀,土黄色的能量光球瞬间解体,化作丝丝真煞,竟又自邓黑脸周身毛孔钻入,回到了邓黑脸的身体。

    许易惊骇已极,对真煞掌控由心到这种程度,他简直闻所未闻。

    邓黑脸笑道,“你用魂念试试,看看能不能将释放出的真煞,压缩成能量光球!”

    许易摇摇头,继而眼睛一亮,不待他开口,邓黑脸伸手阻住,“别张口,免得你尴尬,我知道你小子想说什么,抱歉,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些东西,不是我不教,而是不能教,一者是有约束与我,二者是我的功法是配合我的土之真煞,你学去了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