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厚积

第二百三十四章 厚积

    持续五个时辰的分魂,许易也不过稍稍感觉到一丝疲乏,足见他如今的真魂之强,当真是今非昔比。

    念头一动,三件灵器,凌空而起,要东便东,要西便西,操控自如。

    许易忽然明白了邓黑脸为什么建议自己用真魂温养这三件灵器,道理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无非是有助于自己在可能遇到的拔河比赛中胜出。

    所谓拔河比赛,正是这种情况,当一方用魂念操控器物,攻击另一方时,另一方同样可能用魂念,操控攻来器物,这个时候,魂念的强弱,将决定操控权的归属。

    而一旦一方操控的是真魂温养过的灵器,同是阴尊,几乎不可能完成操控上权的抢夺。

    此刻,许易操控这三件灵器便有这种感觉,比没温养前,要灵便了太大,好似操控的是一根鸿毛,极是轻松。

    许易正待结束操控,忽的,发现戮仙矛有些不对劲。当即收了铁精,锁真瓶,专心致志的控制,感悟着戮仙矛。

    终于魂念一个拉扯,戮仙矛竟然分列开来,分成两个更细更小的戮仙矛,魂念再拉扯,两根戮仙矛,竟又分成四根更细更小的戮仙矛。

    许易魂念持续放出,戮仙矛竟不断分裂,直到许易渐渐发现自己快要掌控不住这上白根细若银针的小矛,他终于停止了分裂,专心致志地控制着上百根小矛,忽上忽下,忽东忽西,忽而分裂,忽而聚合,忽而刺,忽而扎,越控制越是得心应手,不过半个时辰,许易竟能做到同时控制上百根小矛,做出不同的动作。

    如果此刻,邓黑脸在侧,非惊得叫起来。

    不同的修士,魂念诚然有强弱之别,可这强弱之别也决计不能到达这种程度。

    便是他自己,也至多能同时分出二十余道魂念,便到了极限,哪里有阴尊强者能同时分出上百念头的,即便这上百念头动只能控制微尘,那也不可能,惯因阴尊强者的真魂韧度,不可能到达这种程度。

    许易哪里知道自己又在上演惊世骇俗,完全沉迷于其中,那只戮仙矛被他不停的分裂,又不停的组合,转瞬,又在空中组成矛阵,对着四面的铜墙铁壁,如暴风骤雨般的射去,转瞬,便将四面的铜墙铁壁射出一片片的针眼窝。

    彻底掌控了戮仙矛,许易精神大振,随即,自须弥戒中,唤出了数根芒针。

    这芒针正是他自钟老魔处抢夺而来,也亲自试验过,芒针的穿透力惊人,便是他运转玄霆淬体诀,这芒针也能刺破他的表皮。

    当下,他分别操控着一根芒针,和一根细若芒针的小矛,两物相对而刺,无声之中,芒针瞬间弯折,进而断为两半。

    许易万分欣喜,虽早知道这戮仙矛能被冠以这等名号,必有不凡,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的灵通之器,可分可聚,威力无穷。

    忽的,他脑海中,闪现出了周宗世用这戮仙矛攻击自己的画面。

    这家伙不用魂念,而选择用真魂,无非是自信真魂之速,不在魂念之下。

    不分裂戮仙矛攻击,而用真魂持拿攻击,多半也是忌惮自己在十八场擂战中积累的出超级名声的护体神功。

    倘若是当日,周宗世以魂念分裂戮仙矛进攻,他是无论如何不可能避开的,当然,有玄霆淬体诀在,有招魂幡在,周宗世的命运多半还是难以更改。

    收了戮仙矛和余下的三根芒针,许易补充了点清水,盘膝在一边的石床上坐了,就此安眠。

    一觉睡得踏实极了,他再醒来时,气窗外折射而入的太阳,刺目逼人,显然,已过了正午。

    作了简单的洗漱,许易的注意力投向了那盒重珠。

    念头全力朝盒中的重珠放出,立时,七枚重珠跳起,又有一枚落下。

    许易勉强控制着六枚重珠,双目瞬间通红,瘦脸充血,难受至极。

    坚持不过十数息,他便掌控不住,六枚重珠尽数跌落在地。

    虽未能坚持多久,许易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试验出了自己魂念能承载的重量。

    六枚重珠,一枚是五十斤,六枚则是三百斤,算上那跌落的一枚,他真魂伴生的魂念之强,显然是超过了三百斤。

    这个数据,是阴尊中强者的三倍,弱者的六倍。

    许易不知道如此福利的源泉,到底是那与众不同的地魂,还是融合了完整的地魂,抑或是两方面的因素兼而有之。

    能承载三百斤的魂念?许易忽的突发奇想,他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说的是,不管再大力的力士,绝不可能自己提着自己的头发,将自己提的脱离地面。

    他很想知道,自己的魂念到底能不能提着自己脱离地面。

    他这具肉身,看着单薄,却凝实无比,一身血肉少说也有三百斤。

    念头一动,许易释放出魂念,魂念将他包裹,果真缓缓将他托了起来,移动得虽然缓慢,却极是稳定。

    许易万分享受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完全超过了释放真煞御空,就好似他天生能操控空气一般,自由的翱翔。

    满室游走了片刻,许易放掉了魂念,落下地来。

    相比搬运肉身,显然,搬运重珠,操控重珠,更有助于对魂念的锻炼。

    这一锻炼便是足足五日,似乎是知晓未来的挑战压力不小,许易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魂念的锻炼上。

    他同时操控五枚重珠,像初次在演武场上控珠那般,小心翼翼地维持重珠在眉心处。

    无数次的失败,始终不得成功,而这无数次的失败,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许易对魂念的使用越发纯熟。

    这一日上午,许易正收敛心神,全力操控着重珠,地上的门禁玉牌发出了蜂鸣。

    许易知晓,邓黑脸格外开恩,替自己争取的自由训练的时间完结了。

    出得白楼,许易直奔八角楼,不过半盏茶,便来到了演武场上。

    他到来时,十七名同科举士,尽皆在场,同在的还有邓黑脸,和一位同样身着绣着两颗明星的二级星吏,却是个明眸皓齿的青年公子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