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淮字五府

第二百三十七章 淮字五府

    这一炼制便是近三个时辰,足足诞生了十三张疾风符,和六十余张迅身符,才将这枚中风灵石的灵力耗尽。

    持续三个时辰的炼制,饶是以许易如今的真魂之强,也生出些疲乏。

    他却不敢耽搁,慌忙又架起机关鸟,朝仙武崖赶去。

    再赶到时,夜色已然深沉,凭着告身令牌,他成功进得山门,也不去别处,径直入了八角楼,寻到演武场,盘膝在场中坐了,就这般在场中安然睡去。

    第一抹晨曦射入演武场的当口,许易睁开眼来,取出清水,食物就地补充一番,又唤出一缸清水,周身冲洗一遍,再套上一件青衫,顿觉神清气爽。

    又过半个时辰,次第有人到来,有和他寒暄的,有冷眼旁观的,寒暄的少,冷眼的多,唯独秋刀鸣颇是热情,凑上前来,陪他不咸不淡的聊着。

    堪堪辰时,十八名举士已然聚齐,不多时,昨日引领众举士入三级武库的白衣中年阔步前来。

    白衣中年引着众举士行出八角楼,一路朝半山腰行去,一番七折八绕后,一扇石门现在眼前。

    白衣中年用玉牌唤开了石门,引着众人继续前行,一路下探十余丈,入得一间铁室,便见一块占地足足半亩有余的庞大阵盘现在眼前。

    不用白衣中年吩咐,众人皆主动站上了阵盘,但见白衣中年往一个开槽中,投入数袋灵石。

    顿时,阵盘散发出耀眼的白光,白光亮到极致的时候,陡然幻灭,阵盘已空。

    混沌空间内,许易默默记着数,足足查到了了七千,传送依旧没有结束。

    数着数着,生出了不耐,许易干脆沉浸了思绪,默默在灵台中,观想着火符上的符纹,一点点的解析。

    正解在兴头上,眼前一黑一亮,却又置身于另一块阵盘之中。

    一位锦袍客负手立在阵盘前,见得众人,朗声道,“各持告身玉牌,排成队列,依次到我处验明正身。”

    众举士同在一处训练多日,很快便按平素的队形列好,朝锦袍客行来。

    身份验证得很快,不过数十息,便告完毕。

    随即,众人便在锦袍客的带领下,行出了屋外。

    才从屋内行到屋外,众人心胸陡然一阔,但见一面苍茫大海,如垂云端,银浪翻涌,白鸟翩飞,腥咸的海风吹入每一根毛孔,似乎将许久的疲惫,也一并吹散。

    众局势皆忍不住大口呼吸了起来,许易也忍不住亏了扩胸,极目四望,却发现似乎置身于一处海岛上。

    “尔等在此稍后,某去去就来!”

    锦袍客架起机关鸟,腾空而起,过了约莫一炷香,方才去而复返,不及落地,凌空抛来一条条蓝色的玉带,让诸人缚在臂上。

    许易接过,却见自己的那枚玉带蓝得最为纯粹,正面录着“淮西领队”四字,送目瞧去,旁人的玉带是浅蓝色,玉带正中只有“淮西”二字,当即明白这玉带当是为标明身份之用。

    众人才府上玉带,便在锦袍客的吩咐下,随同他一道朝西南海岛边沿飞去。

    半柱香后,众人落了下来,却有四拨人已经在场,每拨皆是十八人,各人手臂亦缚着不同颜色的玉带,显然也是此次赴剑南路路庭参加恩科的举士。

    众人落定,锦袍客朗声道,“淮字头的,到到齐了,尔等在此安侯,稍后会有观察前来引领尔等前往路庭。”说罢,架起机关鸟,径自去了。

    听得“淮字头”三字,许易送目望去,却见那四拨人手臂处的玉带分别录着“淮东”、“淮南”、“淮北”、“淮中”,于淮西共出自淮系五府。

    整个剑南路,总计十八府,除了淮系,便是江系五府,湖系五府,外加路庭直辖的中央三府。

    听锦袍客的话外音,此间显然是安顿淮系五府的地头,却又不知到底在此处等那劳什子观察作甚。

    如果还要往别处行,为何在此间停留,以堂堂路庭的威严,哪里建不起传送阵。

    许易有些想不通,却隐隐觉得问题不对。

    他正想得入神,却听一声暴喝,“好贼子,你也敢来!”

    一道剑光霍地直印他眉心,许易汗毛乍起,玄霆淬体诀催动,却又见一道刀光闪过,撞上剑光,已划到许易眉心处的剑光豁然崩碎。

    宫绣画冷哼一声,“哪里来得鼠子,焉敢偷袭!”适才正是他及时出手。

    “死娘娘腔,滚一边去,再敢废话,连你一道灭了。”

    一个剑眉星目的锦袍青年自淮东阵营越众而出,对着宫绣画说话,却阴仄仄地盯着许易,怨毒的目光,宛若毒蛇吐信。

    赫然正是淮东陈玄!

    许易正是从俞老贼处,捡了天神图残图的大漏,才搭上秦长老的线。

    而陈家损失了天神图残图,焉能罢休,正准备调集力量从许易处抢夺回天神图残图,便听说许易搭上了淮西府秦长老的线,陈家人便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许易到底用何物搭上秦长老的。

    天神图残图既已入了秦长老手,再拼也是白费,此时再调集力量,灭杀许易,已经完全不符合陈家利益了。

    毕竟,许易也不是无名之辈,陈家跨府杀人,本就犯了忌讳,何况是杀一位有根脚的二级掌门。

    大家族的掌舵人,没有谁是不会权衡利弊,称量得失的。

    天神图残图之事,就此终结。

    陈家是熄了此事,陈玄却因此而倒了大霉,他没锁定俞老贼倒罢了,明明锁定了此人,还让将天神图残图自俞老贼手中劫走,立功不成反为大过,他在陈家受了刑罚不说,还连累着父祖面上无光。

    若非陈家三代的确后继乏人,他今次参加恩科的名额,都没办法保全。

    多日积恨,郁结于胸,今日见了许易,他哪里还忍得住,根本不顾场合,率先冲许易出手了。

    他也有这个自信。姓许的虽然在感魂中期无解,可当下岂比往昔,他成了阴尊强者,且以陈家的势力,他的阴魂捕捉的是一整条阴魂,再结合家族秘法,真魂壮大无比,远胜寻常阴尊强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