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已经开始(贺超级大帅哥盟)

第二百三十八章 已经开始(贺超级大帅哥盟)

    却说,陈玄喝罢,宫绣画俊美的容颜顿时苍白,虐魔刀轻吟,眼见便要发动,眼前一闪,许易先射了出去。

    真煞全力外放,整个人好似被射出去的,转瞬便到了近前,陈玄冷哼一声,掌中结出玄妙的佛印,一道明亮的佛光手印,瞬息在他掌中凝结,方寸虚空,似乎都在这佛印中丝丝塌陷,直直朝许易胸口按去。

    “金刚印!”

    “小心!”

    “住手!”

    顿时场间一片忙乱。满场皆是阴尊强者,谁都识得厉害,金刚印已凝结出了能量光球,威力已是绝伦,数丈之内,便是天神下凡,也别想避开。

    可今此大家是来参加恩科的,还没开场,便闹出如此动静,若是再出了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陈玄满脑子尽是疯狂,根本没有时丝毫收手的想法,只想着以这家族秘辛的金刚印,将这杀千刀的窃贼,拍成一团肉泥。

    说时迟,那时快,许易如箭矢射出的身形,遁速依旧拉到极致,呼吸之间,金刚印已拍到了面前数尺处,强大的气波,将他的皮肤都吹出了褶皱。

    眼见金刚印便要直直印在许易脸上,一道金色薄幕陡然显现,轰的一声巨响,金色薄幕被击出一道淡淡的弯弧,却是轻松防御住了金刚印。

    狂暴未散,金色薄幕陡然消失,可怖的气波陡时冲开,一道青影直挺挺地冲进了气爆中,大手如龙探出,稳稳擒住了为躲避气爆而狂退的陈玄的大椎穴。

    大椎穴被擒拿,浑身的气血,一瞬间好似被冻住,陈玄死死瞪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

    他祖传的金刚印,何等霸道,那是达到形成能量光球一级的禁招,一印下去,别说是人,便是一座小山,也得打得垮塌了。

    偏生许易竟是正面进攻,防住了他的金刚印,不提那道古怪的金色薄暮幕,他最想不通的是,许易怎么敢在气爆正烈时,直直冲了过来。

    陈玄正心念千转之际,眼前陡然一花,随即头脑嗡鸣,好似开了水陆道场。

    却见许易出拳如龙,一拳皆一拳地轰在陈玄面上,转瞬间,轰出十余拳,只将陈玄轰得面目全非。

    这还是他留了力的结果,若是全力轰击,纵使以陈玄的阴尊级的肉身,顷刻间,也得了账。

    “阁下的气也该出够了吧。”

    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淮东阵营行出个气质出尘的紫衣公子来,一块明玉配在腰间,增添了不少的雍容贵气,手臂间佩戴的深紫玉带中的四字,昭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淮东阵营的领队。

    陈玄到底是代表淮东来参加恩科的举士,这就注定了陈玄和许易的冲突,不可能只是两人之间的冲突。

    适才淮东阵营无人阻止,一者是许易下手太快,二者便是这紫衣公子的弹压的结果。

    他很清楚许易不会下杀手,不过是出气,若下杀手,也就不会动拳头了。

    许易冷哼一声,“此等鼠辈,还不值得我动怒,扔给你了,好生管教,别丢了我淮字头的脸面。”说罢,像抛一条破麻袋般,将陈玄抛了出去。

    陈玄才落地,身子弹起,一柄血色宝剑,已擒在掌中,眼见便要再射出去,紫衣公子身形一晃,大手按在陈玄面上,传音道,“还嫌丢人不够么,你若不想参加此次恩科,我会亲自传讯陈副司座。”

    闻听陈副司座之名,暴怒的陈玄立时冷静下来,几粒丹丸凌空射入口中,死死瞪了许易一眼,径自转回淮东阵营中。

    紫衣公子望着许易道,“还未请教。”

    “许易!”

    嘶!

    名号一出,数十道目光,如闪电一般,劈在了许易脸上。

    实在是“中期之内无敌,阴尊以下全灭”这副对子,流传得太远,稍微关注当世天才强者的,都不会不知道。

    能被各府选拔来参加恩科的,自然是各府的青年才俊,许易的名头,于各人,当然称得上是如雷贯耳。

    紫衣公子眉心一跳,“原来是阁下,在下曹极。”简单的通告一声,随即退回阵中。

    许易也回到了淮西阵营,海风清扬,除了满地翻起的湿泥,抛飞的草甸,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又过了近半柱香,一名青袍客飞临而来,胸前的两粒明星,灼灼耀眼。

    青袍客到来,不置一词,大手挥洒,一连串的云朵显现,数十云朵,各呈不同颜色,分明是对应个人手臂上玉牌的颜色。

    待得云朵放出,却听青袍客道,“本官有言在先,此去路庭,凶险万分,灭身只在转瞬间,此言绝非虚妄,各位皆要三思而后行,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大人,我等历经千辛万苦到得此地,哪里还有退路,大人好意,我等心领。”

    立时有人高声回应。笑声四起。

    的确,都走到这一步了,谁肯轻易退出。

    许易却将青袍客的话听进心来,他坚信一个二级星吏断然不会无端出此废话。

    “如此甚好,不愧为我剑南路俊杰!”

    青袍客大手一挥,“登云!”

    众人尽皆跃起,纵上云端。

    许易才跃上云朵,云朵便立时启动,朝西腾去,遁速竟远在机关鸟之上。

    待到坐定,触觉传来,他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云朵,而是一款类似机关鸟的飞行器,乘坐起来,却比机关鸟舒服了太多。

    一路向西,风驰电掣,穿过一片茫茫云海,云朵骤然定住,前番竟是两座插入云霄的峻峰,峻峰交夹,成了风口,片片罡风如厉刀刺来,隔得老远,便让人感到那罡风的威力。

    忽的,云朵一颤,有文字浮上心来:诸位举士,穿过罡风峡谷,便到了两望峰,到两望峰,距离路庭便只剩数步之遥。奖励如下:最先到达的前十名,各加一百分;团体到达人数最多者,每人奖五十分,领队额外奖五十分。此云朵禁制已消,可由魂念自如控制。”

    此文字一浮上心头,许易立时醒悟过来,恩科居然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