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四十章 四象镇天

第二百四十章 四象镇天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际,许易已沉声喝起数来,至此,任谁也知道结局无法挽回,也没办法挽回。

    此刻根本不是争辩的时候,一旦犹豫,立时便是阵散人亡的局面。

    “三”声喝罢,团阵立时瓦解,众人按照在八角楼演武场中排列了无数次的阵列,组成了一道竖排。

    这时,再无人留后人,竟全力催动着真煞,护体宝物。

    下一瞬,罡风顿时消失了,众人正大惊之余,却听许易暴喝道,“全力向后释放真煞!”

    短短半日内,许易已在众人心头树立起了值得信赖的形象,许易喝声方落,众人下意识地向后催出了真煞。

    一股巨力陡然诞生,众人移动的速度大大增快,更诡异的是,众人只觉迎面的割来的罡风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了。

    众皆凝目看去,却见许易身前顶着一块金色薄膜,那块金色薄膜足有一人大小,完整地将许易整个正面搪住。

    而这罡风峡谷的罡风,皆是迎面吹来,宛若一柄柄激射而来的罡刀,绝不偏斜。

    正是那一块金色薄膜,将所有人承担的压力都卸了下来。

    一瞬间,所有人心头都泛起了异样的感觉,都处在罡风阵中,没有人不知道这可怖的罡风到底有多大威力。

    单靠个人,是根本没办法在暴虐的罡风中保持平衡的,尤其是两侧崖壁还时不时散发着诡异的吸力。

    此刻许易竟硬生生靠着一片金色薄膜,防住了罡风,众人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许易该承受了何等样的恐怖压力。

    毕竟,金色薄膜组成的是一块完整盾形,受力之强远远超过了人体。

    于此同时,众人还同时激发出可怖的真煞,顶着许易,顶着金色薄膜前进。

    如此一来,罡风的可怖巨力,和众人激发的真煞之力,就好比两块一前一后夹击而来的巨山般的重墙,生生将许易夹在了中间。

    这一刻,没有人惜力,真煞不要命地激发而出,只盼着最短的时间冲破这条风带。

    只因许易所承受的痛苦滋味,众人自觉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实则,许易此刻所承担的痛苦,没有人能够想象。

    那是一种,一寸寸碾碎骨骼的剧痛,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人的重压,巨大的罡风,和可怖的真煞推力,交相结合,化作一块绞肉磨盘,一点点地要将他的皮肉,骨骼,精血绞成碎末。

    许易唯一庆幸的是,冲击阴尊之际,打开了穴窍,积蓄了雷霆真意,让自己的玄霆淬体诀的修行,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若非有这玄霆淬体诀的存在,此刻,他早已肉身崩溃,便是真魂也得在这凌厉的罡风中,被绞作碎片。

    即便如此,他也察觉到体内游走的血脉,也渐渐有了凝稠的迹象,双臂骨骼一寸寸龟裂,浑身三千六百毛孔,无一处不散发着剧烈的痛感。

    便在这时,却听秋刀鸣惊呼一声道,“不成,这样下去,决计不成,靠许兄绝对撑不过这条风带,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这条风带的罡风,每隔五息的风力,都呈现不同的力道,听,金色挡板上的声音!”

    得了秋刀鸣的提醒,很快,众人都醒悟过来。

    “每五息后,两侧崖壁都有吸力,斥力放出,连带着罡风也显现出不同力道的变化。”

    “感觉有些类似阴阳数术的变化!”

    “…………”

    “我明白了,必是要以合阵之道破之!”

    场间皆是聪明智慧之士,秋刀鸣才喝破异象,顿时便有人研究出了破法,喝出此声的,正是和韩都使互相配合,要夺领队之位的青衣公子。

    许易也知晓了他的姓名,唤作杨骏,出自春山杨家,正是淮西名门,该家族以阴阳数术见长。

    “啰嗦什么,速速破阵!”

    宫绣画厉声喝道,如破玄冰。

    “你行你来!”杨骏冷喝一声,却不再耽搁,急声道,“结四象镇天阵破之,我现在分配方位,都记牢了,待得临位,同时击出真煞,分配完毕后,皆听我口令同时变阵,姓许的,你行不行,不行就掩到阵中来,别他娘的死撑!”

    此刻,许易周身已有淡淡血雾弥漫而出,温润杨公子,也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老子撑得住……快!”

    许易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这几个字。

    杨骏没敢耽搁,许易发话的当口,他已飞速分派起了方位,众人虽未必都正经研究过阴阳术数,但修行到阴尊之境,对这些阴阳变化的基础知识,都是烂熟于胸。

    杨骏“三声”喝,众人各自拼尽全力催动真煞,火速占据着方位,许易更是撑到最后一刻,才收了铁精,如龙真煞爆出,瞬间烧透半边天际,盯着凌厉的罡风,守住了离门。

    四象镇天阵方成,众人击出的真煞汇作一道煞流,围绕着整个四象镇天阵运转,却能巧而又巧地,和每一道袭来的罡风,发出和谐的鸣阵,一道道乱力,被这生生不息的真煞气力消解。

    这四象镇天阵就好比一个登峰造极的太极高手,无论再强的力道压来,都能从容搬拦推挡,卸重力于身外。

    许易更是长长的舒一口气,此刻他痛苦疲惫得连眼眸都耷拉了,只凭着意识催动着强劲的罡煞,周身更是如血水洗过一般,整个人的形象可怖至极。

    “许兄,我这里有些丹丸,于创伤用处极大。”

    秋刀鸣朗声喝道,当时便要抛过药瓶。

    许易低垂着头,缓缓摇动,此刻,他的痛苦疲乏,不单是来自于肉身,更大的是来自于灵魂深处。

    适才超负荷的坚持,连累得他真魂受创非轻,此刻,他最好的补充方式,便是休息,让真魂尽可能的温养,恢复。

    众人睹见他的模样,各自无言,只专心运转真煞,尽可能快速地脱出这片风带。

    “看,锦云帆!”

    不知谁发一声喊,众人四下望去,却见左侧崖壁上,一块晶亮如雪的半截帆体,扎在崖壁中,伴随着帆体的是一大滩污浊模糊的血肉,不用说,特立独行仗着有异宝护体的涂老三,终究丧在了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