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平衡利益

第二百四十一章 平衡利益

    “是老三这性子害了他。”

    费四嘟囔一句,也不知是在叹息,还是在自警。

    众人各有心思,真煞却不要本钱的击出,不过半柱香,终于到了风带的尽头。

    所有人都振奋起来,惯因众人视线已能射透这重重云雾,看到风带外的一处高崖了,苍翠满峰,巨松招摇,众人处在这风带的时间,满打满算不过半个时辰,却好似过去了数年之久。陡然睹见这人间胜景,心绪彻底放开。

    “别急着高兴,这四象阵不可能支撑得我们全部安然出了这条风带,谁先谁后,须得说明白,不过,许易为咱们已历经辛苦,他自然是要最先出这条风带的。”

    宫绣画朗声说道,甜糯的声音,轻松钻入众人耳来。

    许易诧异地抬了抬眼眸,心中有种古怪的味道。

    宫绣画的意思,众人瞬间明了,眼下,众人结成的四象镇天阵,就好似一台不断前进的马车,在风带之中,马车平稳运行。

    而要出风带时,马车的车头先出了风带,这马车就自动散架了。

    因为这四象镇天阵,非是凭空生来,而是众人的真煞气流,和罡风峡谷的罡风,以及两侧崖壁的吸力,斥力,达到一种微妙平衡而成就的。

    一旦四象镇天阵的一部分,出了罡风峡谷,出去的那几人自然无碍,而留下的数人自然免不了要承担溃阵后的风险。

    宫绣画话罢,没有人提出异议,作为领队,许易已经做得够多,够意思了,便是最刻薄之人,也说不出不是。

    因见得目的地才腾起的轻松气氛,陡然因这一句话,而迅速压抑。

    “不用,许某添为领队,自当赴难,多谢宫兄和诸君的好意。”

    许易低沉着声音说道。

    他对宫绣画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记恨这死玻璃对自己的追杀,另一方面,身为同科举士,彼此相助多次,现在弄得他一点杀心也没了,却生出些恐惧来。

    场间仍旧一片死寂,除了已心中有底的许易,没有人蠢到在此刻冲出来装英雄好汉。

    唯因冲这一把英雄好汉的代价实在太大,弄不好便是身死道消的局面。

    久久无人应声,许易轻咳一声,“杨兄,按这四象镇天阵,一次能突出去几人?”

    杨骏冷声道,“变换阵型,最多只能一次送出十人。怎么,你不会想着让姓杨的在后面垫底吧,没有这四象镇天阵,咱们根本就走不到此处。”

    杨骏此话一出,死寂的场面立时沸腾起来。

    “姓杨的,你这是什么意思,照你的意思,咱们能撑到现在,全是你的功劳呗?”

    “没有咱们同心合力,你便有阵法,你能出来?”

    “贪天功为己有,若说许领队有大功,头一个出去,姓赵的第一个服气。”

    “…………”

    生死关头,众论不一,许易见得实在太多了,沉吟片刻,朗声道,“无须慌张,许某自有办法保全诸位同年。”说着,掌中现出七张迅身符,“这些迅身符,是我花了大价钱搞来,本是为了应对此次恩科最后冲关之用,没想到第一关就得用到。”

    “当然,这些迅身符,对许某而言,亦珍贵非常,许某取出,全乎诸位同年的性命。料得以诸位同年的为人,不会让许某独自承担损失。这样如何,除却许某自救的一张迅身符外,其余六张迅身符,许某要求尽皆兑换为风,水,火三系的灵石,一张迅身符兑换三枚灵石,总计需要十八颗灵石,因着只有十六人,许某抹去两颗,没人出一颗灵石可好。便是现在没有,恩科结束后归还许某便可。”

    许易话罢,众人无不大喜过望。

    没有人觉得许易是狮子大开口,只觉今番的领队选了此人,实在是太英明了。

    一张迅身符兑换三枚属性灵石,开价很是公平,更何况是在这生死存亡的当口。

    若非许易取出迅身符,按目下的形势,很快便要大吵特吵,四分五裂,最后,没有人能成功突围。

    毫无疑义,许易的这七张迅身符,等若是挽救了众人的性命。

    即便再吝啬刻薄之人,也不会认为自己的性命只值一枚属性灵石。

    “许兄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有此领队,今番我淮西府必定大放异彩。”

    “许兄为人,至诚至性,在下佩服。”

    “这是在下的灵石,一枚火灵石,一枚风灵石,留在我处,也没什么用,许兄既然有用,便都与许兄。”

    “我这里也有枚风灵石,也与许兄。”

    “在下没有属性灵石,对天立誓,恩科结束后,必定归还许兄,不,归还许兄两枚。”

    “…………”

    场间气氛陡然激活,众人投桃报李,尽皆朝许易抛递起属性灵石,片刻竟集了二十三枚,还有三人承诺事后弥补。

    分摊好利益,许易等人拈阄决定了留阵的七人。

    之所以如此,其中却有隐藏着另一层利弊,因着规则言明在先,先出罡风峡谷,到得目的地的前十人,当能各获一百分的分值。

    而留在风阵中的七人,必然会获得迅身符,有迅身符加成,虽留在风阵中,未必不能后发先至,抢在前列。

    因着这一层利弊,许易只好拈阄解决,除却杨骏要控制阵法,铁定留守最后,为示公平,许易自己也参与到拈阄中来。

    众皆是阴尊修士,虽一边操控着阵法,一边分出着真煞,要作这小儿把戏,也极是简单。

    转瞬,便决出了结果。许易运势不佳,却是被排除在外。

    倒是宫绣画,秋刀鸣等人运道不错,获得了留阵。

    当下,许易也不耽搁,干净利落地分派了迅身符,便吩咐杨骏控制变阵。

    数十息后,四象镇天阵,陡然为之一变,十人排在一列在前,七人各守方位在后,呈一种古怪的阵势,朝着风带边沿狂冲而去。

    这一刻,无人再有半点藏私,都知道这是到了分生死,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尽皆拼尽全力催出罡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