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土蛮

第二百四十四章 土蛮

    “啊!”

    又有人发出一道喊声,众人循声看去,却见张家公子伸手直直指着东方,却见一人从阶梯上飞遁而下,却被一股飓风卷住,直直拖进了罡风峡谷。

    如此单人匹马,无有防护的情况下,跌入罡风峡谷,任谁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会遭遇何等的惨痛局面。

    睹此一幕,众人无不头皮发胀,肝胆俱裂。

    适才众人只是担心,伴随着阶梯如此消弭,恐怕没办法撑过这第二关,得不到最后的奖励。

    可如今看来,若是撑不下,得不到奖励已是其次,弄不好便是小命难保。

    现在想来,青袍客的警告,言犹在耳,却无人听入心来。

    许易睹见众人面色,知晓当务之急,不是催促众人赶路,而是振奋士气,“都别自己吓自己,这阶梯岂会真没有尽头,除非路庭的大人们都疯了,要把咱们都害死在此处。此外,即便真是无尽阶梯,咱们只要撑住,撑到最后,总归会成功入选,还是那句话,路庭不会故意让咱们都死在此处。咱们跑不过老虎,只需要比旁人跑得快就行。”

    此话入耳,众人心神立时定住,看向许易的目光,多了分心腹。

    宫绣画双目泛起异彩,只觉此人能在感魂中期之境,盖压群雄,绝非幸至。

    若在平素,他自也能想到此点,可当此为难,自己的思绪先就乱了,哪里还能做如此深刻的剖析。

    “还有一点,先前我默默数了下,到咱们这个位置,大越是四千八百级的样子,耗时至此,大概是一个时辰又一炷香的样子,以大约每五息消耗掉一级台阶算,现在咱们的脚下,大概还有八百级的样子,大约能够支撑两柱香。现在咱们要合理利用这两柱香的时间,尽可能地平均分配。现在既然大家都停下了,抓紧补充,我来计数,一百息后,必须完成补充。”

    许易话音方落,没有人废话,先前才恍然无依的感觉,顿时散尽,众人各自拼命往口中倾倒着丹药,食物,清水,尽可能地补充着体力。

    许易也不例外,只是没有补充弹药,而是生吞了两条熟牛腿,连皮带骨嚼碎,补充了大半缸清水,堪堪调息了三十息,立时起身,“起程!”

    到了这稍稍的补充,众人精神大振,更兼许易分析的在理,没有人想着还有多少阶,便能倒头,只希望尽可能地走得稳一些,快一些。

    最好要在三两息内,跨上一个台阶,这样,每跨上一个台阶,便能赚上一两息的空当。

    整个队伍,好似一条崎岖攀爬的长蛇,艰难地沿着翠绿的石道攀爬,甚至为尽可能地节省力气,所有人都弓着身子。

    如是这般,竟只简直了半柱香,便又有人累得不能动弹了,两男一女,瘫在石阶上,两名男子,一个正是费四,一个则是唤作李通的青年公子,女的正是那位绿衣女子,唤作瞿颖。

    许易只好叫停,干脆一股脑儿派出了半柱香的时间,给众人休息,他已看出来了,短时间的补充,已经不足以让众人稍稍恢复体力了。

    短时间内,频繁的使用丹药,药力的效用,可以想见。

    没有人说话,只有剧烈的喘息声,尤其是费四,李通和瞿颖,似乎被榨干了最后一点生气,瘫在石阶上,动弹不得。

    许易知道如果不进行补充,再起步,这三人能撑的时间必定更短,最先出局的便是这三位。

    作为修士,他并不在乎不相干人的身死,但作为领队,作为一同出征的袍泽,许易认为自己有义务,尽可能地维持袍泽的性命。

    当下,他忍住疲乏,蹲下身子,掰开瞿颖的嘴巴,灌入大量清水,清水扑面,瞿颖惨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人色,许易又抛下一块熟肉,不等瞿颖感激的神色送出,便又艰难地起身,移步朝上攀去,费四离他有两步,而李通则有五步。

    就在所有人都拼命歇息,补充体力的当口,唯独许易还在行动。

    短短两步路,许易花了足有十息,到得近前,他干脆不再蹲下,任凭大量的清水,朝费四脸上浇落。

    费四惨白的脸上,终于睁开眼来,窥见许易,才张口,一块扯碎的肉条,塞入口中,拼命嚼着干巴的肉条,望着许易那满是疲惫的脸上,费四只觉自己的鼻子发酸,眼睛里腾起了雾气。

    这个人,严格意义上说,是自己的敌人。至少,他自认为和周宗世,涂老三这帮人,是一个团体,众人皆骂此人不识抬举,太过嚣张,他心中同样对许易没有半点好感。

    后来,此人加入到邓黑脸手下的训练营,初来乍到,便出尽风头,迅速赢得了邓黑脸的青眼,再后来,又蛮横夺走了上面安排给杨家公子的领队之位,什么好处都让此人占尽了。

    费四对此人的不满达到了,恨不能老天爷降下雷霆,活劈了这不守规矩,不知轻重,爱出风头的乡下土蛮。

    然则,直到恩科开试,此人做下的桩桩件件,都让性格乖张偏执的他,没办法不道一声好。

    尤其是此刻,他深知自己这一倒下,恐怕就得死在这无尽阶梯上,哪里知道才睁眼,便撞上这般一张疲惫的容颜。

    费四相信以许易展现出的才智,知晓自己对他暗藏不满,绝不是什么难事。

    可明明知道,许易还要如此救护自己,费四打破头颅也想不通。

    “嘿,一个傻子,不愧是土蛮。”

    费四死命咬着肉条,别过头去。

    许易根本没有闲心,确切地说,没有丁点精力,去察觉费四的心理活动,他迈着沉重至极的步伐,继续向上攀去。

    “我来吧!”

    宫绣画挣着便要站起身来。

    “滚回去!”

    许易咬着腮帮子骂道,“都别给老子添乱!”

    话音方落,他忽然顿住脚了,顿起一个念头,“为什么自己一定要移动到那处去了,为什么不常识用魂念控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