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四十五章 破局

二百四十五章 破局

    ,。

    此念一起,再不可遏制,当下许易催动魂念,包裹着一囊水,竟轻松自如地传到了李通头上,兜头浇了下来。

    那层层的阻碍,似乎在魂念控物下,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睹见此幕,众人无不精神大振。说来,非只是许易进入了思维的盲区,场间众人无不进入了盲区。

    实在是这层层阻碍,太过压迫,谁能想到,连肉身都艰难移动的区域,魂念控物,竟能畅通无阻。

    “再休息半柱香,稍后咱们以魂念抬人,轮换着休息。”

    许易精神大好,这个发现,堪称救命奇迹。

    一炷香的休息,令最疲乏的瞿颖都恢复了近半的体力,士气饱满,许易便喝令启程。

    便在这时,杨骏惊呼道,“快朝下看!”

    众人循声看去,竟已看到了悬空的阶梯,距离自己等人不过二十余丈,细细算来,已不过百余阶了,才放松的神经陡然紧绷。

    “按队列顺序,头前四人休息,各就各位,开始攀登。”

    许易一声令下,众人集合魂念,朝队列排位的前四人笼罩而去。

    许易选择四人,是深思熟虑的,场间总计十七人,按当日测验重珠的情况看,有五人能放出百斤的魂念,十二人能放出五十斤的魂念,结合起来,便是一千一百斤,这还是取魂念值的最下限,还不提许易自己足能控制超过三百年的魂念。

    按阴尊修士平均每人二到三百斤的体重,众人聚合的魂念,一次控制四人绰绰有余。

    霎时间,魂念笼罩处,包括瞿颖在内的四名女修,凭空移动起来,瞬间到了魂念挪移的最低极限三十丈处,足足跨越了百余级阶梯。

    下一瞬,众人再度聚集魂念,又搬运了四人,如是往复,不过十息,众人齐齐跨越了百余级阶梯,毫无费力。

    无尽阶梯的秘密,至此被彻底攻破,众人不停地以魂念挪移,堪堪又挪移了三百级阶梯,脚下忽然一空。

    众人齐声惨叫,正各自释放出真煞,噗通一声,却跌落在硬挺的地面,随即耳边传来哄堂大笑,循声看去,却是淮东府的众人已经在此处聚齐了。

    许易扫视片刻,讶然地发现,此间竟正是他们先前的停驻所在,还是那片崖岸,崖岸边几乎半边身子戳出悬空的迎客巨松,依旧醒目。

    “笑什么笑,难道尔等初至,不是这般么?”

    杨骏怒声道。

    他心情有些不好,简直想不通这拨人怎么会如此快的参透玄机,简直不合常理。

    他这反问,问到了点子上,的确,这帮人初次**亦是这般,毕竟见识了罡风峡谷的凶险,谁不担心这一跌落,便坠入了罡风峡谷,落个尸骨无存。

    “怎的,你们淮西的人也太霸道了吧,难不成咱们连笑也受你们管制,真是天大的笑话。莫非这回没抢到头阵,心里不痛快,嫉妒我等,要来寻我等的不是?”

    不远处的陈玄冷冷盯着许易,阴仄仄道。

    “姓陈的,你***再阴阳怪气,姓费的拼着不玩了,也要做了你!”

    费四双目喷火,瞪着陈玄。

    宫绣画冷哼一声,指着陈玄道,“早早晚晚挖了你这双眼珠子去!”

    秋刀鸣冷笑道,“如果秋某记得不错的话,你们入阵的时候,是十六人,现在怎么成了十四人,嘿嘿,我淮西府在许领队的带领下,却是一员未损。按照积分制度,我们全队每人必然能积累五十分,加上上一轮的积分。我们淮西府积分最少的便有百分。且每人至少积累百分。斗胆请教陈玄老弟,你们全队最高积分是多少,最低积分又是多少。却不知怎么好意思,能说出我们嫉妒你们的话来。”

    秋刀鸣反击犀利,戳在了哏结上,陈玄冷哼一声,再不作答。

    的确,此间还有三队人马尚未到来,可即便是到来了,这团队积分定然是淮西府的。

    毕竟上一轮,淮西府的人头就是最多,这一轮,竟是诡异的一个未损,故而,即便那三支队伍也是一个未损,也不可能在人头上多过淮西府的这帮人去。

    “行了,都从鬼门关里撞过来的,有这空闲,不如赶紧恢复,谁知道下一关又是什么。”

    许易打个圆场,便率先在蒲团上坐了,陈玄之辈,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一声吩咐,淮西府众人皆在蒲团上坐了,令行禁止处,直看得淮东府众人眼睛发直,实在不明白,这淮西府的领队,怎么这么大威风,这哪里是领队,分明是将军号令士兵嘛。

    听闻此人不过是一无根脚的土蛮,陡然窜起,怎么能得这一众淮西府的世家子弟们,如此服膺。

    各有肺腑,终究无人再废话,许易说的不错,谁知道下一关又是什么,还是赶紧留存体力,好生补充。

    更有不少人,心中激荡,想着这一关一过,便成功进阶星吏,一顶官帽却是彻底戴稳了,满心思想着将来能谋求一个怎样的职位才好。

    场面终于安静下来,各人安坐蒲团上,调息补充不提。

    这一等,便又是半个时辰,又有一队人马落了下来,却是淮南府众人,许易凭感知锁定,淮南府仅仅余下了十人了,折损竟是如此惊人。

    惊呼落定,淮南府众人尽皆面如死灰,定定立着,久久不能回神。

    终于没人嘴碎,敢招惹这帮哀兵,折腾了半柱香,淮南府众人也各在蒲团上落定了。

    每过一炷香,又有一拨人跌落下来,却是淮北府众人,这拨人剩的更少,只有区区六人。

    人人如从鬼门关中闯回来的,直到落地,依旧无声无息,粗重的喘息,好似拉风车一般。

    没有人敢嘲笑他们,即便是在心里。

    都经历过苦难折磨,谁都能理解绝望之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尤其是看到淮南淮北两府的惨状,淮西府众人对许易的感激更是飙升到了极致,心道,若无此人,自己这帮人即便能闯出来,多半也和淮南淮北两府的惨状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