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龙虾

第二百五十三章 龙虾

    的确,那藏而不露的大妖,完全迷糊了,根本不知许易葫芦里到底藏的什么药。

    若说是许易单身一人到此,他是决计不信的,这和找死无异。据他收到的消息,这帮卑鄙的人族,都是四五成群,合击一处,正是靠着这般不要脸的战法,他那些老友才纷纷毙命。

    单打独斗,卑鄙而微小的人族,何时是伟大的妖族的对手。

    他唯一想不通的是,许易为什么要耍这花腔,这个囚笼根本不大,顷刻就探到底了,此刻,他能隐匿身形,一旦卑鄙的人族一拥而上,他还是只有暴露的份儿,接下的局面,更是可以预料的,难得这卑鄙的人族,说这许多话,就是为了迷惑自己,尽可能减少伤亡?

    除此外,海妖实在想不出来旁的因由了。

    许易道,“不如这样,你我单打独斗,若是我胜了,告知我一消息,若是你胜了,可擒我为人质,胁迫人族离开,如此可好。尊驾总不会认为,这小小妖窟,便真能藏匿阁下身形吧。”

    许易大约也摸透了这海妖在忌惮什么,干脆将计就计。

    “单打独斗?哈哈,你觉得我的智慧仅限于此么?”

    海妖冷声笑道。

    “难道你还有别的选择么?总不会要我真招来人马,进攻此处。至少,抓住我,你就有活命的机会。”

    许易沉声道。

    海妖足足沉默了十数息,“你若有胆,便下来吧。”

    他的确没旁的选择,不管这家伙有没有阴谋诡计,先擒住这卑鄙的人族,是他唯一的办法。

    “好!我来了!”

    许易全力催动真煞,化作一道电芒,直插深处,感知尽数放出,忽的,掌中多了一个小瓶,一抹雾气,自瓶中无声无息放出。

    很快前方,多了一抹浓郁的紫色,那紫色迅速扩大。

    瞬间一道钢鞭,自百余丈外,扎眼扫来,方圆三丈内的海水,似乎都在这惊天动地的一鞭下,四下排开,许易周身顿时为之一空。

    眼见许易便要中招,忽的,许易凭空消失了,下一刻,海底传来一声巨大的痛呼,整个海底几乎沸腾了。

    “你,你……!”

    一只足有小屋大的赤金紫须龙虾,一对西瓜大的眼珠子通红如血,死死地瞪着,不远处的许易,头颅上的金盖,陡然多出黑漆漆的孔洞,兹兹冒着如珠般的血滴,片刻,血窟便凝结住了。

    赤金紫须龙虾,震惊得难以言喻,他实在想象不出,这卑鄙的人族,是如何逃脱自己紫金神鞭的,也无法想象,这卑鄙的人族,竟能攻破自己这硬比赤金的外壳。

    与此同时,许易也震骇莫名,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意挑了一个妖窟,里面住着的居然是通语后期的大妖。

    虽然只是一只龙虾得了道,未入天品,反过来想,一只龙虾以微弱天资,都能走到此步,必有其过人之处。

    “虾兄,你我可要在试一招!”

    许易强作镇定,含笑望着赤金紫须龙虾,尤其是盯着那两只只有一尺长短的紫须,他很清楚,适才的神鞭,必然就是这龙虾的紫须所化。

    修行到了通语期,妖类皆会衍生出神通来,寻常妖类的神通,多是身体显化,而天妖的神通,多不脱五形术法的范畴。

    更有暴兕这类洪荒遗种,竟然衍生出了雷霆之力。

    适才,他能躲过赤金紫须龙虾的神鞭,不过是借助了迅身符的符力,以珊瑚角为助,一招攻破了赤金紫须龙虾的防御。

    “还有这个必要……”

    一语未罢,赤金紫须龙虾再度出手,妖族的狡黠展露无疑。

    两条龙须瞬间暴涨,化作两条死亡闪电神鞭,朝许易抽来,道道鞭影,彻底封锁了许易前突的空间。

    眼见神鞭便要建功,许易再度凭空消失,下一瞬,赤金紫须龙虾再度发出惊天怒吼,先前才凝结的洞窟,陡然破开,竟还扩大了。

    许易再度现身于百丈之外,微笑望着赤金紫须龙虾,“虾兄可要再试几招?”

    面上信心十足,笑如春花照水,谁又知道许易此刻正痛得牙痒痒呢。

    适才,他一口气足足动用了四张迅身符。

    为避开神鞭的封锁,他先动用一张迅身符,直接腾空,随即又连续催动两张迅身符,以刁钻的角度,闪到了赤金紫须龙虾的近处,随即出手,紧接着又催动一张迅身符逃离。

    一切皆发生在瞬息,赤金紫须龙虾便是再有智慧,也没见过奇符,完全不知道许易动用的是何等邪法。

    如此,防又防不住,打又打不着,顿时,赤金紫须龙虾只觉自己陷入了死局。

    说来,非是赤金紫须龙虾本领稀松,实在是他的攻击有太大的短板,便是太过化实,唤作是暴兕,直接喷出雷霆电弧防御,许易根本无法攻到近身。

    “你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本尊不愿再和你动手,非是怕了你,实在是本尊在此间寂寞多年,难得有你这么个说话的家伙,实在不愿再刀兵相向。”

    打到这个份上,赤金紫须龙虾,已然觉得没有动手的必要了,强行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他也发现了,眼前这个卑鄙的人族,貌似真的没起杀机,否则,攻击的就不是自己的头颅,而是自己的双目了。

    对妖类的狡黠,许易实在见识了不少,心中了然,“虾兄所言极是,实不相瞒,在下虽然身为人族,却不认为人族便天生高居一等,也不认为妖族就是该杀异类,在下实在很有几位妖族挚友。”

    赤金紫须龙虾怔怔盯着许易,似在判断他话中的真假。一方面,眼前这个人族的确异于常人,面对妖族,既没有愤恨蔑视,也没有紧张,心态极是平和。

    另一方面,镌刻入血脉的对人族的提防和不信任,绝不会因为许易这三两句话便打消的。

    “直接说吧,你寻我到底做什么?”

    赤金紫须龙虾冷声道,根本不想再和许易兜着圈子。

    “这个不急,在下想和虾兄先确认一件事,适才的比斗,可是在下胜了。”

    许易竟将话题回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