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示警

第二百五十四章 示警

    赤金紫须龙虾不耐烦地挥动两只巨大的螯钳,“便当是你胜了,你待怎的?”

    他急于弄清许易这云山雾绕的背后,到底是为了什么,却也不在此事上纠缠。

    许易道,“既然是在下胜了,想必以伟大的妖族的人品尊严,该当是能信守言诺的。”

    赤金紫须龙虾陡然记起,在一人一妖动手前,这卑鄙的人族,好像确实说过打赌的话,胜又如何,败又如何?

    彼时,他只当是无稽之谈,只想诱使许易下攻,好擒拿了这卑鄙的人族,一切迷障便尽数破开。

    却没想到,最终却是这般结局。

    如今想来,却是这卑鄙的人族早就胸有成竹,用话来诳自己。可伟大的妖族,从来一诺无价,绝对不会在卑鄙的人族面前,出尔反尔。

    “你到底想问什么,本尊若是知道,本尊定然告诉你,何必绕圈子。”

    赤金紫须龙虾喊声说道。

    许易大喜,他没急着动武,而是事先啰嗦一通,正为引赤金紫须龙虾入彀。

    和妖族打的交道不少,他大略已经摸透了彼辈的性情,多是性情鲁直,慷慨轩昂之辈,虽偶有狡黠,却绝不自坠威名,对妖族群体名誉看得极重,尤其是在人族面前,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傲。

    因着有此一番了解,许易对症下药,果然见效。

    当即,许易将暴兕投射在心灵处的“金鳞少主”的形象,大略描述了一番。

    赤金紫须龙虾大惊失色,“你在哪里见过这位!速速道来!”

    许易道,“尊驾直说见没见过便是,何必反问于我。”

    赤金紫须龙虾冷道,“本尊不曾见过,也不曾收到他的消息,不过,我要警告你的是,你若是敢动他一根毫毛,你们卑鄙的人族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许易了然,赤金紫须龙虾大概是根据自己的描述,猜出了那金鳞少主的身份,想必赤金紫须龙虾多半听过金鳞少主老子的传说。

    “尊驾何必激动,在下若真对其有歹意,又岂会来问你要他的下落,实不相瞒,某有妖族的朋友,正在那位金鳞将军的麾下,他进不得此界,托我在此寻找那位金鳞少主的下落。”

    许易干脆实话实说。

    “你果真有妖族的朋友?”

    赤金紫须龙虾大奇,心中确实信了三分。

    “若非如此,我又从何处弄这金鳞少主的消息,难不成你的族类会主动泄露金鳞少主的消息与我?”

    许易稳稳抓住了关键。

    赤金紫须龙虾盘算片刻,便知许易说得必是实情,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知晓少主的形貌,还喝出了金鳞少主的名姓,甚至连将军的名号也知晓。

    他囚困于此,太知道此地的诡异,一旦此地的妖族成就通语之境,未过多久,便有这该死的囚笼生成,死死将他们网络住。

    按照许易描述的金鳞少主的形体,赤金紫须龙虾暗暗推散,这位少主成就通语之境,应该也就是最近的事了。

    一旦让少主成就通语之境,金色牢笼降下,此地便彻底成了少主的绝境。

    “本尊的确不知晓少主的行踪,不过,你尽量往东南向找寻。”

    赤金紫须龙虾再三盘算,决意传递给许易一个有价值的消息。

    “你不是未见过金鳞少主,怎的又知晓往东南向寻找。”

    许易奇道。

    “卑微的人族,你爱信便信,本尊何必与你解释。”

    不得已传递消息给许易,赤金紫须龙虾已在心中暗暗自责了,这卑微的人族竟然还敢不信,简直岂有此理。

    许易念头转动,便大约明白了,这头大妖虽在囚笼,却不代表没有手下,以这头赤金紫须龙虾通语后期的修为,必然能网络一片徒子徒孙。

    “不管如何,多谢了。”

    许易一抱拳,转身便去。

    直到看着许易的身影消失,赤金紫须龙虾才长长舒了口气,确信了这卑微的人类,的确不是诳自己。

    否则,以这人的手段,大可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后,暴下杀手,大可了结了自己,他可知道自己的妖核,在那些卑鄙的人族眼中,该有何等珍贵的价值。

    除了妖窟,许易辨清了方向,直插东南方,一口气潜了两个时辰,只觉胸中不畅,便浮上水面,岂料,才浮上水面,胸前的传音珠,传来异响,催开禁制,却是秋刀鸣的声音,“许兄,速至坎离方向。”

    分别前,众人约定过方向,茫茫大海,无有标识,便选定了太阳为坐标。

    许易扫了一眼,跃至水面,真煞催动,顿时在海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气浪。

    没奈何,此间的禁制诡异至极,禁区之内,水面以上似乎被各种生涩的气体所充斥,根本难以腾空,没奈何,他只好贴着水面飚飞。

    水面位置的压力虽小,终归比在水下,迅捷了不少。

    许易将真煞全力外放,速度堪比流星,半柱香的功夫,便飚出去近百里。

    秋刀鸣传音不听,不停地报告着方位,间或传音球中,传来怒骂声,打斗声。

    终于,又过了半柱香,水面上的压力,为之一空,显然是突出了禁区之外,许易冲天而起,遁速再飚,随着他不断升高,视野越发广大,终于又一炷香后,发现了秋刀鸣的身影。

    彼处,阵仗极大,数十人搅作一团,细细察辨,淮西府诸人齐聚,被围困于内,人人带伤,各个飙血,参与围攻之人,竟多达五十余,除却淮字头,其余三大阵营,竟然凑齐了。

    许易心头火起,相聚千丈,真煞便不断涌出,自双掌间汇聚,掌中催动藏锋式,一条条真煞组成的火龙,在他掌中交合,扩大,不过数息,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球,在他掌中汇聚,半边天空,都被这逼人的火光照透。

    “去!”

    许易暴喝一声,能量光球打出,一条身形三十余丈,腰合十围的恐怖火龙,咆哮着轰出。

    巨龙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塌陷,围攻的众人如惊恐之鸟雀,瞬间星散。

    轰的一声巨响,以爆炸为中心,方圆三百丈内,尽成晴空,天际都现出一块块淡黄色的巨大斑纹。

    想见江南说

    保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