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屠星辰

第二百五十五章 屠星辰

    一击之威,好似这片苍穹,都给击伤了。

    所有的视线,都朝许易汇聚,如观神魔。

    “许兄!”

    “领队!”

    秋刀鸣,杨骏,宫绣画等人,如乳燕投林,朝许易狂奔而来。

    众人皆神色凄惶,形貌可怖,尤其是宫绣画,周身皆伤,一件衣衫几乎再无半块完好,若非滚滚血迹遮掩,那形象简直令人不忍卒睹。

    众人赶到近前,才要“哭告”,却被许易阻住,“行了,赶紧调理伤势吧,旁的事,稍后说。”

    平淡的声音,却似有种难言的魔力,好似一块如天之高,如地之厚的苍岩,横挡在了众人身前,任凭狂风暴雨,躲在背后,也自安然。

    许易横身在前,众人各自拼命往口中灌着丹药。

    先前的情况极是险恶,因着册子上有明令,同科举士不得互杀,故而,适才围攻虽猛,却无人敢下死手。

    即便如此,也都奔着打残打昏上去的,下手都是极重。

    “姓许的,偷袭算什么本事,别以为你有两分手段,就能一手遮天,宋某是不想扯破脸,能到此处的,谁没一两招杀手锏!”

    一道声音破空逼来,却是宋西天再度现身,伴随着宋西天的逼近,先前参与围攻的众人,再度散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众人围在中央。

    “哦?宋兄的杀手锏,许某倒想见识见识。”

    许易冷声笑道。

    “你!”

    宋西天气得脑门生疼,却“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对许易的忌惮实在太深了,先不提那日的恐怖金芒,适才霸气绝伦的一招,他根本无法抵御,那可怖一招,哪里像是阴尊境的手段。

    “鼠辈!”

    许易冷哼一声,再也看他,环视四周,“换个脊梁骨能挺直的,来跟我说话。”

    “找死!”

    宋西天暴怒,正待破口大骂,金芒再现,瞬间将宋西天周身洞穿,漫天血雾飘洒,直直坠下海去。

    “说了,换个脊梁骨能挺直的,来跟我说话。”

    许易声音平和,却如雷行天,响彻四方。

    半晌,无人应声,实在这个姓许的手段,太过霸道,简直有横压之势。

    此人的名头,场间不少人也都听过,但也只是听说此人在感魂中期,是如何猖狂霸道,绝未想到跨入阴尊之境,此人竟还有这等横扫的实力。

    “那就我来吧!”

    一道声音飘渺而来,似极远又似极近,几个呼吸间,一道黑影陡然现身,没有任何轨迹,好似凭空出现一般。

    悬胆一般的大鼻子,搁在一张刀劈斧裁的脸上,显得极为立体,黑衣青年才一显现,许易便一如既往的被他的大鼻子所吸引。

    来人他认识,正是中央三府之一金阳府的领队屠星辰,此次整个剑南路参与恩科的十八支队伍,唯有屠星辰率领的金阳府阵营,一人为折。

    此人如此大出风头,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

    屠星辰才现,许易耳畔便多出几道传音,却是秋刀鸣,杨骏等人急急告知他冲突的来龙去脉,以及屠星辰的可怖,生怕许易吃亏。

    原来,诸多阵营,围攻淮西阵营,起源之一,还在许易身上。

    谁叫他条理清楚,逻辑周密,早在跨进光门之前,便告知淮西阵营诸人,若是分散,第一时间聚合。

    以至于淮西府的诸人最先完成聚合,最先分出小队,而有效的组织,保证了强大的攻击力。

    第一日的收割中,唯独淮西府诸人,大有收获。

    反观他人,要么是仓促混杂组队,要么是单打独斗,根本不成气候。

    因着此点,昨日已惹出了宋西天等人。

    而近日的混战,只不过是昨日矛盾的延续,当然,另有导火索。

    今日,淮西诸队,照例收获不错,因着昨日摸清了不少妖窟,下手更有目的性,获利更丰。

    而这些妖窟,要么也曾被别人看中,要么是昨日某某组合,未曾拿下,今日却又让淮西阵营诸人,再度抢了先。

    怨仇,就此越结越大。

    除此外,最主要的因由,却是一头碧眼纯金的狮妖,陡然出现在这片海域,虽不到通语境,却在海底兴风作浪,大展妖法,屡次干扰诸人捕猎。

    不多时,淮西阵营的三队人马,都被这纯金狮妖坏了好事,卷入了围捕中来。

    岂料,这纯金狮妖端的是好本事,竟借着水法,在众人的合围中逃脱。

    数十修士,费了这偌大阵仗,竟然竹篮打水,可以想见,当时在场的各人的心情是何等恶劣,本来就是纠合起来的乌合之众,如此情况下,生口角自是难免的。

    很自然地,矛盾的焦点,便被引到了诸人皆瞧不顺眼的淮西府诸人身上。

    不知谁将放跑纯金狮妖的责任,按在了淮西府诸人身上,当其时,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竟也赢得参与围攻诸人,同仇敌忾,大战顿起,最后才至如今场面。

    解释罢来龙去脉,屠星辰的资料,又入许易耳来,却又是一大串闪亮光环笼罩其身。

    许易听真,又不当真。

    除却秋刀鸣,杨骏等人的传音入耳外,许易也捕捉到了诸人对屠星辰的传音,无非是介绍他许某人如何霸道,生猛,归根结底,最后的重心又落到了他那几乎撕裂苍穹的一击。

    许易听得暗暗发笑,作为当事人,谁也没他清楚,适才他攻出的那击,实在是虚有其表。

    当然,这虚有其表,说的不是招数的威力,而是招数的适用性。

    毫无疑问,适才他击出的那条达到能量光球级数的火龙,实则就是藏锋式的变招,汇聚了数道火之真煞,自然威力绝伦。

    但由于此招耗时数息,几乎丧失了实战的意义,实战之中,没有谁会空着等你发招,尤其是数息之久。

    往往玄妙杀招,都是闪念之间,便要攻出的,数息之久的招数,便是威力再大,也无多少实用功效。

    旁人哪知深浅,只道是许易神功惊天。

    果然,听罢描述,许易精准地在屠星辰极为立体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