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擒王

第二百五十九章 擒王

    “罢了,待击退了这帮海妖,寻个机会,擒获了便成。”

    许易心态很放松,有这个八卦阵盘,眼前的这场乱战,胜负已经定了。

    岂料,便在这时,金鳞少主口中发出幽幽地呼哨,如老鬼哭坟,又如苍月泣血,听得人从头皮到脊梁骨根,都一阵阵生出寒意。

    忽的,碧绿如黛玉般的海面,猛地抬高,一道道色彩斑斓的不规则线条,铺满了整个海面。

    待看清那一条条不规则线条的真容,许易的头皮猛地炸起了,成群结队的海妖,涌出了海面,有开智巅峰的水底猛兽,有才脱蒙昧的开智初期的懵懂小妖,一群群,一簇簇,全被金鳞少主那古怪的口哨唤醒过来。

    下一瞬,铺天盖地的海妖前线,涌上了海滩。

    不用许易吩咐,众人皆拼命分出真魂,击入阵盘中,下一瞬,长达丈许的八卦光圈,直直朝妖群扫去。

    强横如通语境的大妖,亦受不住八卦光圈一击之威,遑论这些小妖,八卦光圈所过之处,顿如滚汤泼雪,势不可挡。

    众人甚至不及放松神经,可怖的一幕发生了,那群妖竟毫无凝滞,依旧朝前涌来,竟是丝毫不知死亡,畏惧为何物。

    八卦光圈再度笼罩,数十小妖瞬间丧失了性命,滚滚妖群,依旧毫无阻歇,水银泻地般的攻来。

    八卦光圈再是猛烈,也断然无法完全兼顾整条防线,妖群整体,还是在一点一点的缓步前移。

    所有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有道是蚁多咬死象,一旦让这些妖群汇聚,后果必将是灾难性的。

    即便能抵御住,眼前的妖群绵延不绝,竟没有止歇的迹象,八卦光圈,却不是无限再生的,一旦众人分魂耗尽,那也是必死的局面。

    最麻烦的是,还有无数的海妖,远远缀在半空,这是有飞行能力的,却不攻来,分明就是防止一众人族修士腾空。

    一旦腾空,便是遮天蔽日的羽翼扑来。

    金鳞少主好似个稳重的弈棋高人,冷峻的利用着胜势,不急不躁,一点一点地抽丝剥茧,一点点地水磨工夫,堵住能堵住的一切漏洞。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拼一把了。”

    许易一边全力分出真魂,一边观察着战局,盘算着应对。

    又过三十息,妖群已经逼近到百丈开外了,不少妖物的毒液,毒针,都已经能成功的喷射到近前了。

    “不能等了!”

    许易一咬牙,正待冲天而起,却见一道身影直扑金鳞少主,赫然正是屠星辰。

    那柄雪白的长剑,两下挥动,两道剑气长河滚滚而生,金鳞少主根本不及躲避,两只通语大妖瞬息移动,横生在前,要以强横的肉身硬撼金鳞少主的剑气长河。

    轰!轰!

    两声闷响,两只通语大妖的肉身,从中断为两截。

    屠星辰猛喷一口鲜血,霜雪剑再度挥动,又一道剑气长河,瞬息扑到金鳞少主近前。

    这已是他所能发动的威力最强的最后一招,成则毙少主,而散海妖,不成,总是死路一条。

    眼见那一往无前的凛冽剑势,已然轰到已吓得呆住的金鳞少主近前,满场所有的关注,在此交汇。

    轰隆一声巨响,挟开天之势的凶猛一击,竟然落空,金鳞少主凭空消失,那可怖的剑势,直接斩在五芒星妖的妖躯。

    强如庚铁的妖躯,噗啦一下,如破布一般,瞬间断作两截。

    屠星辰凌空再喷一口鲜血,面色苍白,身体虚弱已极,竟直直从半空坠了下来。

    隔得最近的几只大妖,早杀红了眼,齐齐朝屠星辰杀奔而去。

    无数人族修士,心中怅然叹息,谁都清楚,屠星辰的最后三击,乃是抱着扭转整个战局的最后底牌。

    屠星辰既灭,此战再无反复,大家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一刹那,众人心如死灰,却又遍生杀机,即便是死,也要拉几个大妖垫背。

    就在无数人族修士血红了眼睛,准备做最后一拼之际。

    无尽的妖潮开始撤退了,一道青瘦的身影,从天而降,正是许易,怀中一道金箍,死死卡住金鳞少主。

    “呼!”

    震天欢呼声暴起,几要冲破云霄,暴悲暴喜,莫过如此。

    原来,就在屠星辰发动之前,许易便打算开动,屠星辰骤然发动,正好对许易起了绝佳的掩护作用。

    当所有的关注都被屠星辰引走,金鳞少主也震骇欲绝,分了心智之际,许易连续打出两道迅身符,瞬息侵袭到了金鳞少主身侧,铁精化索,毫无悬念地擒住了金鳞少主。

    金鳞少主叫嚷得厉害,骨子里却不脱大少脾性,许易才以死相胁,金鳞少主便先软了,停了秘法,妖潮立退。

    就在一众人族修士欣喜若狂,正待展开最残酷反击的当口,一道长鞭毫无征兆的破空而来,无声息地缠住许易,在他周身绕了数圈,死死缚住,拖拽而回。

    却是那只通语后期的赤金紫须龙虾,在最后的关头,悍然发动袭击,偷袭成功。

    一众人族修士惊骇莫名,只觉这短短十数息,一声的惊讶和惊吓都耗尽了。

    见得赤金紫须龙虾得手,满场大妖尽皆仰天长啸,欢喜无极。

    “都给老子住口!”许易气沉丹田,声灌全场。

    “手中囚徒,还敢猖狂!”

    赤金紫须龙虾大怒,另一尾须,化作闪电,立时便要朝许易抽来。

    却听许易冷道,“你敢动老子一下,老子立时便结果了这小狮子的性命!”

    “你敢!”

    “该死!”

    “万万不可!”

    一众大妖几乎同时喝出声来。

    赤金紫须龙虾大怒,“信不信本尊反掌之间,就叫你化作齑粉。你还敢威胁本尊?”

    “谈不上威胁,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话之际,许易手上一紧,金鳞少主金色的面皮立时泛紫。

    “住手!”

    赤金紫须龙虾大惊,“你到底要怎样?”

    “不如下海说去,我这些朋友需要养伤,都堆在这一块,十分不好,你说了,小虾米。”

    许易微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