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星空锁息术

第二百六十一章 星空锁息术

    群妖再是有想象力,却也想不透此番纠葛,是怎样生成。脑海中的一团乱麻,到底捋顺了不少。

    暴兕接道,“谁也不曾料到,此片海域,竟然会有如此多的通语期的道友。我已将此间消息,传回将军府,将军大喜过望,待救得少主,便会破去此间的禁制,诸位道友,稍安勿躁才是。”

    群妖不顾辛苦,死活要跟着来此,为的可不就是寄望于借金鳞少主的东风,寻觅一二脱得此间藩篱的可能。

    此刻,闻听暴兕之言,寄望之事成真,尽皆欢喜无极,皆朝暴兕道谢,丝毫不疑。

    一众大妖尽皆自顾身份,知晓通语境的修为,在整个金鳞水府,已非泛泛之辈,除非金鳞水府不想扩充实力,否则金鳞将军就不可能放任如此强劲的一股力量,被拘禁于此。

    安抚罢一众大妖,许易也不耽搁,分出一缕真魂,朝金鳞少主卷去,再他的控制之下,那缕真魂迅速化作一团雾气,准准地将金鳞少主分出裹住,随即,许易轻轻一掷,金鳞少主便被他掷得朝禁制撞去。

    果然,暴兕之话无差,被分魂裹住的金鳞少主,毫无滞碍地穿过了禁制。

    许易冲暴兕一拱手,“所托已办成,你我后会有期,就此别过。”当即催开真煞,在海中飚行起来。

    到底身处妖窟,他怕群妖之中,有一二起了歹念的,少不得又是一番纠葛。

    好在,一众大妖得了暴兕的承诺,又知晓许易有救护金鳞少主的恩德,虽不爽利这人族行事,却也都按捺下来,未有兴风起浪。

    “许兄大恩,实不知何报,我已经消息传回金鳞水府了,以将军之慷慨,定不会教许兄空手而归。”

    忽的,暴兕的声音在许易脑海中回荡起来。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许易笑着回应。

    他帮着找寻金鳞少主,本就是顺手为之,能帮了暴兕最好,还能再赚些好处,何乐不为。

    暴兕道,“说来还是我承你的情了,将军谢你,那是将军的人情,思来想去,我也当还你一份人情。”

    许易笑道,“何必见外,再说,你这会儿说这话,难免口惠而实不至,隔着禁制,便你有宝贝与我,我也得不着。”

    暴兕哈哈大笑,“你还真别小瞧了我这份人情,若不是隔着禁制,没什么好给你,我真不愿拿我传承秘法与你。”

    暴兕可是洪荒遗种,他的传承秘法,必定非同小可,如今,许易对灵石,宝贝,已经没太大野望了,唯独对秘法,颇为热衷。

    当下,他欢喜道,“都说好人有好报,我这福报也来得太快了,到底是和秘法?”

    暴兕道,“你可记得,你我头一遭见面在何处?”

    许易道,“怎么不记得,虚空神殿,不对,准确地说,在猎妖谷时,你应该就见过我,只不过,我没见过你。”

    暴兕道,“不错,猎妖谷于虚空神殿,可以说本身就是另一层空间,或者说,是虚空神殿的一个空间碎片也成,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吧。”

    “你这关子卖的有点大,快点说吧。”

    许易当然能理解,他在猎妖谷中生存过,知晓猎妖谷颇为广袤,绝非一个虚空神殿能够装下的,必定是类似空间碎片的存在。

    暴兕叹道,”悠悠岁月,我在猎妖谷中困了无数岁月,最终突破了这层空间,正是靠的我的传承秘术,观星秘术。这门秘术,博大精深,我全部传与你,所耗时间极长,且绝大部分,对你来说,是冗长而无用的,有传送阵的存在,你也用不着像我那般苦苦汇聚能量,忙乱地穿梭空间。”

    “我教你观星秘术中的一篇《星空锁息术》,此篇秘术,也是整篇观星秘术中,最为精华的部分。此星空锁息术的要诀,便在于察微辨漏,有空间碎片的地方,时空之力,必定不匀称,运用此篇秘术,便可寻觅到空间碎片的入口所在。”

    许易悚然大喜,“老兕,不瞒你说,我时时便念着,有朝一日,或可返回大越,却始终不得其法。我来问你,有你这《星空锁息术》,若坐标准确,能否寻觅到空间碎片的入口。”

    暴兕笑道,“何必弯弯绕,我传你此法,便知你想着回大越,否则又何必单拣此篇传你。”

    听闻暴兕如此说,许易悬着的一颗心彻底落定。

    他的确盘算着何时回归大越一遭,原定的是三年之期,可他心忧晏姿,只怕晏姿的病躯拖不到那时,便想着越早越好。

    如今,他修行也算有所小成,在淮西府也逐渐站稳了脚跟,早就想着待恩科事了,便回转大越。

    只是空间碎片难寻,往返大越的空间碎片,他更是不知该如何着手。

    唯一的头绪,便是在他自己降临北境圣庭的沙汰谷想办法,在他想来,那处必然是有通道。

    奈何,他纵知其门,却不得其法而入,也只有望天无语。

    然则,此刻听闻暴兕之语,许易彻底放下心来,照暴兕所言,这篇《星空锁息术》,专门是搜觅空间碎片之门而用,真是救了他的大急。

    一念及此,许易越发觉得事事牵绕,得道多助。

    若非他自觉和暴兕有一番人情,帮着暴兕寻来了这金鳞少主,暴兕又怎么会将如此珍贵的秘术传授于他。

    半柱香的功夫,一片千字的秘法,深深印在许易脑海中,非但如此,暴兕耐心地分说,解释,将其中关窍尽数道明。

    许易天资聪颖,兼之这秘法,非是修行之法,而是机巧之法,宛若藏锋式一般,只要弄懂了,那便懂了。

    “兕兄,大越和此间隔着四倍的时间流度,是何意,莫非大越那边的时间,比这边快了足足四倍?”

    许易难以置信,他完全不能理解这种转换。

    暴兕道,“正是如此,空间与空间之间,往往时间流度有所差异,不过类似中玄大陆这种大世界与大世界之间,因为空间对接广发,时间流度大体一致,往往是一些空间碎片和大世界存在的时间流度差颇大。大越所在的世界,和中玄大陆这方世界对比,只能算是一块空间碎片,我也用观星秘术测量过,双方的确有大约四倍的时间流度差。”

    “咱们来此界,大约有八个月的光阴,换算到大越那边,也将三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