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二章 幻形

二百六十二章 幻形

    许易顿时大急,若真如此,他生怕晏姿真挺不到他回归。

    “好了,再往前,你我就无法心印交流了,此去路远,祝愿许兄大鹏展翅,扶摇万里。”

    暴兕话音方落,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陡然在许易脑海中消失。

    许易对着暴兕所在的方向,拱拱手,快速浮上海面,真煞全力外放,顿时在海面上拉出一条巨大的水线。

    足足遁了半个多时辰,才遁出禁区,继而飞速的腾空,朝着沙滩位置狂飙而去。

    又一炷香后,许易远远眺见了沙滩,还是先前所在的方位,诡异的是,竟无一人存在。

    腾到近前,却见沙滩上,多了不少玉刻,其上录有文字,随便抄起一枚,却是淮西府众人给他的留书,告知别情来由。

    原来,这丰饶海场的异变,终于激起了路庭方面的关注,传送光门提前激活,路庭派员随之来到,简单查探一下丰饶海场的情况,果见牢笼尽毁,妖氛大振,便提前结束了第三关。

    宫绣画等人直陈了许易的情况,路庭派员沉吟片刻,便将整座丰饶海场的禁制破开了一个隐匿的出口,子时便会闭合。

    玉刻上的留字,清晰地告知此出口在何处。

    许易又拾起几块玉刻,其上所录的文字大同小异,显然,是怕他看不见,便故意留了这许多块。

    当下,许易便沿着玉刻上的文字,朝西南走去,未行几步,天际有破空声传来。

    许易大奇,凝目望去,却什么也察不见,感知放出,才捕捉到一点踪迹,稍后,便见一抹黑点急速扩大,正冲自己射来,却是一块黑色的玉盒。

    那破空飞来的黑色玉盒,到得近前,遁速陡降,许易伸手抓来,那玉盒好似顿生灵性,一股巨力传来,咔嚓一声,玉盒粉碎,许易抓拿玉盒的左臂,竟也一片酥麻。

    玉盒破碎,二十余颗珠子掉落,许易唬了一跳,那些珠子竟皆是通语前期大妖的妖核。

    仔细看去,却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光滑水珠,不与二十余颗浅白色的妖核等同,那颗龙眼大小的光滑水珠,上面遍布着浅细的法纹,古拙非常。

    夹杂着一众妖核中的,还有一枚影音珠,许易催开禁制,光影氤氲,一个宽面阔口的金甲中年现出形貌来,许易才和那金甲中年的眸子对视,心神巨震,双目剧痛,不敢直视,灵台中的真魂,竟现出了震动。

    “这,这该是何等的修为。”

    许易巨震之余,念头陡然开豁,这金甲中年定是妖物所化,弄不好就是那位金鳞水府的将军。

    妖物显人形,至少要达到幻形境。

    幻形境的大妖,许易想想就不寒而栗,只怕人族的阳尊修士,也未必能与之抗衡吧。

    难怪破空飞遁无数里的玉盒,一道光影就有如此威能。

    就在这时,金甲中年笑着说话了,“能扛得住我妖识一击,果然非是凡品。”

    许易彻底惊诧了,怔怔盯着金甲中年,心念千回百转,至此,他哪里还敢以为这影音珠投射的乃是普通光影,分明就寄托了金甲中年的一抹妖识。

    修行到了幻形期,妖核显化,化作妖识。

    这妖识好比人族真魂,而妖族天生无阴魂,却能修出堪比真魂的妖识,妖识之强大,可见一斑,再继续修行,妖识化作妖神,那便是真正旷古绝伦的震世大妖了。

    “无须害怕,我若是要害你,也犯不上送你这些谢礼了。不过,你们人族实在可恨,竟敢以禁法圈禁我妖族,宛若放牧牛羊。你回去告诉那些不开眼的,若再敢行此法,休怪本将军不念此情,我金鳞水府必将报复到底。”

    喝声落定,金甲中年就此飞遁而去。

    许易头一次见影音珠中跳下了活物,端的是震惊莫名,久久方才回神,赶忙收起一众妖核,和那枚遍布法纹的水珠,顾不得细细查探,当下直朝玉刻上描述的禁制寻去,半柱香后,终于寻到位置,闪身而入,果然横阻在前的凝滞,消失无踪,许易成功突进了沙滩后的青山。

    随即,许易腾空而起,按照玉刻中交代的往北直进,一口气飞腾了近两千里,终于睹见人烟,却是一处规模颇壮观的城郭。

    许易缴纳了入城税,径直寻了经营传送阵盘的商会,经过三次传送,跨越五万余里,一个时辰后,许易出现在了剑南路路庭所在的城池,寻了就近的官衙,出示了告身,亮明了身份。

    不多时,负责导引许易等淮字头的青袍客,竟然出现在许易面前。

    青袍客怔怔盯着许易,如观鬼怪,“真真是未料到,你竟真的冲回来了,八十多通语大妖,你是怎么做到的,哈哈,你小子这次风头出得实在太大了,不过,出风头也没用,最后的名次还是按妖核来积分,当然了,你小子最后关头的壮举,必定会为你带来了不得的人脉,同科举士,便是再尖刻,也必要逞你的情……”

    青袍客兴奋得有些超乎许易的想象,赞叹个没完。

    许易适时提醒一句,青袍客一拍额头,“却是忘了正事,别急,现在去,刚刚赶趟。”

    半个时辰后,许易再度出现在了点仙殿。

    许易的到来,引起了轰动,不单淮西府众人喜形于色,满场围过来的人马极众,若非顾忌是在点仙殿中,当即就得大起喧哗。

    “许兄,救命之恩,不敢或忘,先前得罪之处,还望许兄海涵。”

    却是屠星辰分开众人,心道近前,恭敬抱拳一礼。

    丰饶海场最后一战,屠星辰是报着不成功则成仁的信念,发动的最后一击。

    不料,功亏一篑,三招禁术耗尽了他的潜力,弄得他重伤跌落,若非危急关头,许易抢先劫住了金鳞少主。

    屠星辰自忖必无幸理。

    救命之恩,恩公再造,他心理虽依旧不认为许易会强过自己,但欠下的这份人情,无论如何都必须记下。

    “屠兄客气了,彼时,同袍浴血,同仇敌忾,携手抗敌,乃是应有之义,何须屠兄言谢。”

    许易抱拳回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