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七章 世界的全貌

二百六十七章 世界的全貌

    晶屏上显示的典籍,对许易而言,都是珍贵的。

    他如获至宝,毫不犹豫地,推入灵石,点取了一本《空间碎片之概要》,不多时,传送带轻响,一本薄薄的书册传出。

    这本只有一万余字的书册,足足花费了许易百余枚灵石。

    许易却丝毫不觉昂贵,静静翻阅起来,与此同时,取出一枚影音珠,影音起书页上的文字来。

    半盏茶后,这本万余字的书册,不仅完整的影印在影音珠中,更如镌刻一般存入他脑海深处。

    随即,许易又投入灵石,点取了第二本典籍。

    适才那本《空间碎片之概要》,他只略略读了一遍,便领略了七八分,心下的谜团反倒又大了,索性他如今囊中颇丰,为换取知识,自然也就不惜本钱了。

    许易没想到的是,这一路看下去,竟然进了怪圈,根本无法停下,足足两个时辰,他点取了六十余本书,耗费了将近两万灵石。

    从《空间的堆积效应》到《世界本源的猜想》,再到《世界的尽头》,甚至还有《界牌的量场》,《穿梭的空间状态》。

    一路点取书本,许易一路翻阅,凭着过人的理解能力,虽不说将六十余本典籍,尽数融会贯通,至少将自己关注的内容,基本摸透。

    其中就包括,许易一直想要知道的“这个世界的全貌”,当然,典籍中也只是猜想,根据上古传说做出的猜想,最流行和符合实际的,竟然是四大洲论,四大洲构成全部的世界,也便是空间横轴

    洪荒,上古,荒武,现今,构成时间纵轴。

    但这种猜想,却没解释北境圣庭所处的存在,到底和四大洲论,是个怎样的关系。

    唯一出现的一种猜测便是,北境圣庭所在的大世界,恐怕也只是四大洲的空间碎片,正如北境圣庭周遭的空间碎片对北境圣庭一般。

    当然,这只是猜想,虽未必全对,但这种猜想,却帮助许易在脑海中建立了相对完整的世界观。

    除了稍稍摸索了自己容身的整个大世界全貌外,许易将更大的心力放在了空间碎片节点的研究,以及界牌的使用和穿梭追源上。

    适才那位皂衣随侍的说法果然不错,在此间阅览,的确不能接触到精深的知识,但因为接触面的广泛,只要肯下血本,的确能触类旁通,融会贯通。

    至少许易花费重金,看了这两个时辰的书,绝无荒废,的确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知识。

    正如他未尽这万藏书库时所想,要想穿梭回大越,光靠暴兕的星空锁息术,显然并不牢靠。

    道理很简单,他可以一个人去,但绝不会一个回,至少晏姿得跟他回来,何况,他还曾承诺过安庆侯和皇无极,尤其是安庆侯,他曾和人家定好了时间。

    按照两界不同的时间流度,如今已过了约定之期。

    许易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若有可能,他务必要助安庆侯达成心愿。

    若无可能,则必须先解决晏姿的麻烦。

    这两个时辰的阅览,许易收获极大,至少不会再出现像大越穿入北境圣庭时,浑身赤裸的情况了。

    躺在软榻上,稍稍歇了歇神,许易便起身离开了万藏书库,径直返回了冷阳峰。

    说来,他根本就没有一派掌门的觉悟,也不过是将这天下第一门坐了晋身之阶,更多的时候,也是将冷阳峰坐了落脚之所。

    却未料到,他的返回,造成了轰动效应。

    麾下二代,三代门徒,齐聚冷阳峰,恭贺他升为二级星吏。

    赵无量等二代门徒,人人血脉喷张,陷入强烈的兴奋,难以自抑。

    当初,彼辈投靠许易,根本就是走投无路,贪慕许易给出的薪酬丰厚,哪里会想到短短数月时间,许易扶摇直上,如今竟贵为淮西府的二级星吏。

    天下第一门也随之一步登天,光是这短短几日,来附的势力,与日俱增。

    许易当下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山门,应付两句场面话,便挥散了众人,独留赵无量汇报情况。

    听罢近况,许易不置可否,赐下两千灵石,让赵无量代为下发,笼络新进人马。

    随即,许易自入洞府,开始钻研驭电术。

    此奇术说来繁杂,却将道理说透,许易只需凭着自己的理解,以其中道理为指导,多番试验便成。

    短短三日,他便完全掌握了驭电诀,身形动处,整个宛若闪电,真正地瞬息百丈,即便比之当日以身法强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屠星辰,此时的许易也自忖能稍胜一筹。

    掌握了驭电术,许易出得洞府,朝山腰驰去,驰到半山腰的傍着碧水的快活亭,稍稍歇息片刻,补充了清水和肉食,当即迈亭而下,揭开系在一旁古木上的小舟,顺流而下。

    小舟随着湍急的水流,一鼓而泻,径直闯入荷花荡中。

    许易的感知全力放出,扫视一番,随即跃下水去,直沉水底,再上来时,胸前的须弥戒却不见了。

    不错,许易到此正为掩埋须弥戒。

    他研习典籍,以至于在空间穿梭上有了不小的进步,但须弥戒却是异空间,不同的空间无法重叠,故而无法带着须弥戒穿梭。

    没奈何,许易便选择了此处,将须弥戒沉入百亩荷花荡中,只待功成归来,再行取出。

    沉了须弥戒,许易和老蔡交代一声,许易腾空而去。

    他急着寻觅晏姿,一想到晏姿可能遭遇的悲惨,他心如火烧。

    许易不惜体力,全力催动驭电术,遁速远远超过了机关鸟,快得空中根本看不见他的存在。

    将近五个时辰的驱驰,月牙浮上东山的当口,许易赶到了沙汰谷,寻到了他初次穿梭来的那块场地。

    许易要返回大越,来此选择空间碎片的节点,无疑是明智之举。

    感知全力外放,探查完无有异状,忽的,许易的食指破开,一滴粘稠的血珠,飞到许易近前,附在他眉心正中。

    许易默默诵念法诀,眉心处红光一闪,仰目四望,景色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