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六十九章 剧变

二百六十九章 剧变

    吱呀一声,大红的木门被打开了,步出个姿容艳丽的妇人,头上裹着暗色头巾也难掩丽色,“当家的,我出去一趟。”声音软糯。

    “出去做什么,世道这么乱,你还去抛头露面。”

    中年男子呵斥一声,忽的瞥见妇人紧攥的掌心,报了孩子行到近前,“手里攥的什么?”

    “没什么!”妇人颤声道。

    中年男子劈手抓过妇人的手掌,却见一对耳饰攥在掌间,晶莹的耳钉配上夺目的宝石,显然是一副精品耳饰。

    中年男子松了手,眉头紧皱,“家里又没钱了?没钱也用不着荡你这压箱底的宝贝,这可是公子当年赐给你的,就是饿肚子,也不能当这宝贝,再说,那帮奸商未必识货,平白辱没了公子的心意。”

    妇人咬了咬嘴唇,道,“家里快要断炊了,你我饿着没关系,三个孩儿怎么办,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纵使公子知道了,也当不会怪罪。”

    “行了,别说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想当年,我也是叱咤一方的风云人物,便是如今落魄了,也断不至于让你去当首饰。我豁出这张脸去,为咱家混个温饱总不是问题。”

    说着,中年男子将怀中的婴孩塞进妇人手中,便要出外。

    妇人一把将他拽住,“你去哪里,兵荒马乱的,乃蛮国的蛮子可不是讲道理的,能避一时,是一时,往外闯什么?你也知道自己曾是一方人物?如今,不赶紧着缩了头,怕人认识,还往外出什么,你真当你自己是公子在时的行情?再说,如今的世道,便是公子再世,也无可奈何。”

    “浑说什么!”

    中年男子暴喝一声,“若是公子再世,岂容乃蛮国和佛陀国攻入神京!”

    妇人嘟囔两句,不再应声。

    便在这时,庭院的大门被撞开,两队甲兵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围着院子排了一圈。

    随即一个身披银甲的中年将军垮了进来,白面无须,气度俨然,其后紧跟着个八字须中年。

    八字须中年蚕豆大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一进来就在宅院上下扫描,赔笑道,“辛思将军,就是这套宅子,这套宅子可是好宅子,别看满神京,有那么多远比这套宅子还要华丽的的所在,实际上,这套宅子最有来历,您知道为什么么?”

    “周老六,你他妈地要干什么!”

    中年男子一声暴喝,冲上前去要打,才扬起手来,便被八字须一脚踹了个跟头,“姓袁的,你他妈的还以为是一年前呢,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当今天下是谁的,别说你以前就是狗仗人势,仗着那人的势,才勉强能装装人样,就是那人还活着,也未必赶来这儿吧,乖乖的把老子要的东西交出来,饶你一条狗命!”说着,蚕豆样的眼睛,滴溜溜地在美**人身上兜转。

    “姓周的,就是条狗,不,你连狗都不如。”

    中年男子狂恨,怒声喝骂。

    八字须飞扑一脚,踹在中年男子心窝,踹得中年男子险些闭过气去,捂着胸口,痛苦不已。

    两个小孩吓得哇哇大哭,艳丽妇人扑上前去,扶住中年男子,不住替他顺气的,等着八字须道,“周老六,昔年你在我家相公门下,我家相公何曾亏待过你,如今,你恶奴噬主,算什么东西!”

    八字须盯着艳丽妇人,好似盯着一块诱人的肥肉,“我是什么东西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东西。”说着,耸动鼻头,作陶醉状,“我已嗅到诱人的肉香了,哈哈……”

    “行了,周君,我来这里,不是看你表演强占人妻这出好戏的,今天,你若不教本将军满意,本将军必教你满意!”

    银甲将军不耐烦地喝止了眼前的闹剧。

    八字须顿时变了脸色,谄笑道,“当然,当然,不知道将军听没听过大越神话?”

    银甲将军浓密的眉头陡然一竖,寒声道,“姓周的,莫非你要以如此低浅的见识在本将军面前卖弄?大越神话的名头,普天之下,谁人不知,你以为本将军是闭目塞听的庸人么?”

    银甲将军这一作色,八字须唬得膝盖险些砸在了地上,“在下纵有包天之胆,也不敢戏弄将军,将军在周某眼中,是天神一般的人物,在下纵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戏弄将军。在下之所以问将军是否听过大越神话的名号,实在是这姓袁的和那大越神话,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此间宅邸,也曾为大越神话所有。”

    “什么!”

    银甲将军大惊失色,继而,面现狂喜,忽的,指着中年男子道,“此人如此无能,单看修为,恐怕连气海境也没到,大越神话何等样的存在,岂会收容如此无能之辈?”

    八字须道,“将军有所不知,此人乃是大越神话的仆人,早在大越神话还未有成就之前,便跟随大越神话身旁了,大越神话极为恋旧,便一直收容此人,此人也仗着大越神话的名头,在神京是左右逢源,俨然为贵人。此间宅院便是大越神话赐下,想必定有不凡,说不定还能寻觅到大越神话留下的机缘”

    银甲将军点点头,“大越神话重情义的传闻,本将军倒也听说过,却没想到竟至于斯,果然是人间奇男子。很好,周君,你为我乃蛮国的贡献,本将军不会忘记。”

    八字须大喜,搓着一双油手道,“将军满意,便是小人最大的满意。小人不求旁的,只求将军将此女赏赐小人,小人必将为将军竭尽所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银甲将军视线第一次在妇人面上汇聚,眼睛一亮,笑道,“丰姿妖娆,布裙木钗,也不愿丽色,周君,你的眼睛很毒哇。”

    八字须赔笑不停,连连道,“将军过奖,将军过奖,实不相瞒,以周某如今跟着将军混来的地位,有的是美艳女子投怀送抱,实在是此女滋味绝伦,曾为小人主母,嘿嘿,小人早就,早就……”

    银甲将军摆摆手,“明白明白,你倒是重口味,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