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一章 远去

二百七十一章 远去

    袁青花道,“那是两年前的事,当然,细说起来,乃蛮国和天佛国,算计大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实早在皇场之战,就露了端倪,天佛国和乃蛮国唱了双簧……”

    这点许易怎会不知道,夏子陌便是被天佛国的秃驴算计,才遭了劫难。

    他不打断袁青花,听他细细陈述,“两国图谋大越,大越本就左支右绌,兼之皇场之战,大越不仅压箱底的秘卫折损严重,最精锐的元符军,也损失惨重,最可怕的是,陛下殒命,皇位接连波折,朝臣亦损伤严重,以至超纲大乱,波折开来,便是上下俱乱的局面。乃蛮国和天佛国抓住机会,发动了攻击,一举摧垮了大越边防,长驱直入,不过八个月,便攻到了神京下。”

    “艰难的神京保卫战又持续了五个月,大越阵亡五名感魂强者,终于被攻破了神京。乃蛮国和天佛国强兵入境,大肆捕杀宗室,贵族,整个神京血流成河,积尸如山……”

    说着,袁青花眼珠子通红,不由得瑟瑟发抖,显然,当日所见,已深深镌刻进他血脉深处。

    “如此说来,倒是我埋下的祸根。”

    许易心情有些沉重。

    袁青花连连摆手,“我可没有怨东主您的意思,也的确不是东主您的罪过,说穿了,还是大越皇室德行不修,朝政不明,以至有今日之灾,只可惜连累无数黔首,跟着丢了性命。”

    许易摆摆手,“宽慰我的话不必说,我可没半点愧疚。我看如今神京城内,倒也安稳,到底谁在主政。”

    袁青花道,“要不说乃蛮国的蛮子和天佛国的秃驴贼精呢,他们抓了娃娃皇帝不杀,仍旧保他登位,又有贪生怕死的官僚投效,没多久就稳定了这神京的局面。不过,我大越子民彻底沦落为下等人。东主您看看我过的日子,想您在时,我袁掌柜是何等风光,如今混的,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如今,连这宅子也要保不住了……”

    说着,悲从中来,竟嚎啕大哭起来。

    他也是压抑得太久了,如今来了靠山,心头的一股劲儿一松,怨恨便如泄洪一般,倾泻而出。

    许易笑道,“哭什么,命不是还在么,孩子有了,老婆有了,连身材有苗条了,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吧,哈哈,既然我回来了,旁的你就不用操心了。对了,我回来的消息,千万保密,安庆侯,陆师兄那头,你就不用说了,你知道……你怎么这种表情。”

    袁青花擦把泪,“我就是想告诉也告诉不了,乱国之战,陆师兄战死,安庆侯全族遭诛,便连大越第一高人皇玄机也魂飞魄散,还有周夫子自沉金井,赵八两亡命晋北……”

    袁青花干脆将和许易相关联的众人情况,一一道明。

    许易呆坐不动,恍若木鸡,他不觉得大越的覆灭,是自己的过错。

    却无法接受,大越的覆灭,导致了周夫子等人的死亡。

    尤其是周夫子,严格意义上说,是他的授业恩师,未曾受他的好处,反倒落下这种结局。

    “东主无须难过,生死有命,如此灭国之劫,非是人力所能阻止的。”

    袁青花知晓许易重情义,再度宽慰道。

    许易摆摆手,“瑞鸭可有消息。”

    以他对瑞鸭的了解,即便是天塌了,这只鸭子也必定有避祸之法,大越亡了,死伤百万,也决计伤不了那鸭子分毫。

    “鸭子?我也好些年没他消息了,不对,好像从我没有东主您的消息的时候,就没再见过鸭子。”

    袁青花沉吟片刻,忽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最后一次见那鸭子,那鸭子曾说过一句什么话,让我有朝一日转告给你,当时,那话十分绕口,那鸭子又一贯神神叨叨,兼之我不知道东主您会消失,便想着,那鸭子若是有事,自己告诉您就是,便未听真,现在想起来,好似那鸭子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般。”

    “你好好想想,到底说了什么。”

    许易有些焦虑,此间虽说只是一处空间碎片,但那是相对中玄大陆来说,对于个人,依旧是无边无袤,即便他如今修为惊天,想要在这茫茫世界,寻觅一人,无异天方夜谭。

    他唯一可以依仗的便是瑞鸭的神算,当初他生死未卜,飘落江河,便是靠了瑞鸭的神算,方才寻觅到。

    如今,他要寻觅晏姿,自然也只有借助瑞鸭的力量。

    袁青花沉思半晌,说道,“东主,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只记得神风……哦,对了,我想起来,当时他好像说要隐居山林,这神风会不会是指神风山。”

    “你这里可有堪舆图?”

    许易急声道。

    袁青花摊摊手,“东主,我如今是能当的都当的,今天媳妇都快当首饰了,您觉得还会留堪舆图么?”

    他尽可能地说得可怜,免得自家东主以为自己住着华居,日子过得不差,只救急不救穷。

    许易大笑,“老袁就是老袁,你且等着。”

    话音方落,人已消失在院落,再闪回时,抛过一枚须弥戒,自己点取吧。

    袁青花抓过须弥戒,滴入鲜血,顿时面现狂喜,对着许易,连连作揖,嘴皮子直哆嗦,须弥戒内足有数千金币。

    当年的袁掌柜,自然是见过大世面的,可那也只是当年,如今他真是穷怕了,一枚金币便能当全家十余日的嚼裹,这数千金币,小心些使,足够半生不愁。

    窥见袁青花模样,许易唏嘘不已,袁青花涎脸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东主您可别笑话我,不过,即便是您笑话我,我老袁也无所谓,一家人能吃饱饭,就是我老袁当下最大的幸福。”

    望着袁青花的模样,许易觉得很多人,很多事,都离自己远远地去了。

    忽的,他身形一晃,消失在袁青花眼前,也消失在袁青花的世界中,袁青花大急,才要张口呼喊,却听许易声音从云端传来,“别寻我了,你的日子,好生过,我保证今后再没人扰你的太平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