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二章 你大爷的

二百七十二章 你大爷的

    袁青花不是当年的袁青花,许易也不是当年的许易。

    旧情人在,物是人非。

    离开了袁宅,许易寻了个僻静酒馆,要了个雅间,将一卷画轴开启,正是大越的山河地理图。

    极其广袤无边,以至于地图四周全是虚线,也代表为止。

    即便如此,在这张全图上,很多城郭也都被隐匿了,不是不显现,实在是装不下,即便名山大川,也只标注如会阴山这般的雄山阔脉。

    许易寻觅良久,终于锁定了三处所在,“神风山”、“圣逢山”、“祖神峰”。

    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袁青花也仅仅是凭借记忆道出了“神风”二字,却难保重音,错音。

    锁定了目标,许易当即腾身而起,掠空狂飙,他的出现,顿时惊动了巡城游骑,数百游骑纷纷朝他掠来,却无一人见得他踪影。

    他以三角定位,锁定了三山,便决意先去位于三角定位正中的的圣逢山。

    圣逢山距离神京,足有三万里之遥,许易催动驭电术,不惜真煞,从日暮至天明,便横跨了这三万里。

    到得山脚,饶是以他如今的修为,也撑得极为艰难,落定之际,几要摔倒于地,捧着一囊清水,灌了个干净,便瘫在地上,再不动弹。

    许易歇了足有半个时辰,才缓过劲儿来,又补充些熟肉,精力尽复,当即腾空而起,绕着这横压万里的苍山,开始了呐喊。

    许易如今何等手段,一飞瞬息无踪,音出百里皆闻。

    饶是如此,许易以声音扫荡这万里苍山,也足足耗费了三日三夜。

    毕竟,他是搜罗寻觅,不可能一沾即走。

    许易这般在圣逢山,大展神通,可吓坏了苍山中隐匿的无数妖物,和僻居此地的无数修士。

    那可怖的魔音,直让万兽俱静,百鸟无音。

    在他出现的这三日,整座圣逢山脉,几乎成了座四山,寂寂无声,悄然无息,便连蝉翼也吓得不敢震翅。

    许易去后,这座山脉却是爆发了大战,却是无数生灵为正圣人之音,而自发卷动的战争,争执的焦点,便是当初的圣音,到底喊出的是“韶光”还是“烧光”,为此成立了两大对立派阀,争斗无数岁月,终究无有结果。

    眨眼,半个月过去了,许易立在一颗青松之上,双目窝陷,形销骨立,憔悴至极。

    长达半个月的搜觅,许易搜遍了三山,横跨十数万里,魔音震动四方,甚至引来无数修士窥伺,却始终没有寻觅到瑞鸭的半点踪迹。

    渐渐地,他心中生出了绝望。

    他不是没有办法,让晏姿知晓,他在寻觅她。

    办法很简单,直接攻破各国皇室,强令各国尽起人马,搜罗晏姿。

    只要晏姿还在人间生活,定然会知晓,他在寻觅她。

    可许易知晓,晏姿不愿见他,若是愿意出现,当年他惹出的动静,同样不小,晏姿定然也知晓了,却终究不肯见他。

    唯一的办法,便是寻觅瑞鸭了,可这该死的鸭子,明明留下了信息,却怎生没了踪影。

    许易茫然无措,呆立良久,正待起身,忽的,西天两只巨鹰,飘腾而来,两只巨鹰足下各抓着一个线头,线头下结着一个袋子,袋子被两鹰抓着,宛若吊床。

    忽的,巨鹰飞临他的头顶,猝然松开爪子,吊床飘落,直直朝他头顶砸来。

    许易轻轻挥掌,一股气流击出,卷着吊床,便送到了身前,才一定睛,便惊得险些从树梢上摔下来。

    吊床中间,赫然是只苍黄的鸭子,顶着的金冠,也黯淡无光。一双蚕豆大的小眼,死死盯着许易,迸射出愤怒的光芒,睹见许易的第一眼,便从鸭嘴缝里迸出了一句,“许易,我草你大爷!”

    许易彻底蒙圈了,心头的悲催和悲愤共生,只觉被贼老天玩了个透透的。

    搜山穷海未曾觅,毫无征兆从天来。

    大喜大悲,大悲大喜,莫过如此。

    “你大爷的,累死本少了,跑你大爷的跑,本少知道你大爷的现在本事高了,敢溜老子,老子跟你不共戴天,还有蠢猪般的袁胖子,他怎么不去死,老子早就和他说了,你若是回来,便来祖神峰寻老子,他个蠢货怎么传的信?蠢货蠢货,你大爷的……”

    瑞鸭歪在吊床里,站也站不起来,半截小舌头吐在外边,仍旧唾骂不止。

    说来,无怪瑞鸭狂暴,实在这几日他被折腾怕了,数年的养精蓄锐,毁于一旦。

    彼时,许易消失,瑞鸭并不知晓许易是穿梭入了外界,还在神京上蹿下跳闹腾过一阵,皇玄机碍于他是许易萌宠的身份,并不干涉,瑞鸭很是过了段肆无忌惮的嚣张生活。

    直到他精神恢复,课算一把许易的下落,彻底麻爪了,又卜算了一把未来,更是吓坏了,匆匆寻了袁青花,留下句似是而非的忠告,以及倘若许易到来该去何处寻他的交待,便匆匆离去。

    这数年光阴,他便隐在祖神峰,借着那里的充沛灵气,和无数宝药鲜果,迅速恢复了修为。

    并又布下个牵机引阵,只要许易出现在大越,千机骤发,引阵立时便会有反应。

    故而,许易才来,瑞鸭便收到消息了,赶忙课算了把许易的动向,却是去了神京,他心头大安,自知下一步,许易必会来祖神峰寻他。

    哪知道一等不来,二等不来,再一课算,许易竟去了圣逢山,瑞鸭稍稍盘算,便知道问题必然出在袁青花处,那蠢货定是传错了音。

    这下,瑞鸭可等不及了,赶忙朝圣逢山赶来。

    可两山相距万里,他好荣誉腾了上千里,许易已然搜罗完圣逢山,朝神风山去了,瑞鸭课算到了结果,又赶忙朝神风山找去。

    哪知道,他才赶了一半,许易又没影了,瑞鸭简直要崩溃了。

    疲于奔命地奔波,短时间内抽空心血般的频频课算,对他的伤害都是极大,可他和许易就好像永不交汇的平行圆线,不停地兜着圈子,就是不得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