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三章 进阶

二百七十三章 进阶

    最后,瑞鸭实在没办法了,拼着耗费本命精元,发动了精确课算,最终锁定了某个点,这才擒了两只苍鹰,成功在此时到达了此点,才终于和许易完成了交汇。

    说穿了,此事极为简单,不过是许易找他,他找许易,偏偏兜兜转转,不得竟功。

    堂堂鸭少自然自认是的,错的都是袁蠢猪和许大爷。

    他最恨许易的疯狂遁速,让他疲于奔命,耗费了太多次课算,将他的心血几乎一点点要榨干了。

    好容易将养了数载,才恢复了妖躯,彻底又委顿下来。

    听罢别情来由,许易倍觉无语,自锦囊中掏出一物,“别抱怨了,这玩意儿对你有用不。”

    却是一颗纯白色的灵石,正是他特意准备的一颗中品灵石。

    据他所见,妖物似乎都有生吃灵石的嗜好,临来之际,特意购入了这颗中品灵石携了过来。

    果然,瑞鸭见得刺玫灵石,昏沉的蚕豆眼,陡然燃起了火花,蹭地一下,瘦小的身子暴然冲起,一颗叼住灵石,囫囵着吞入腹去。

    随即,昏死过去,整个身子发着莹莹光辉,黯淡的金色小冠,陡然立起。

    许易不知瑞鸭到底发哪门子玄功,却凭经验猜测,该不是什么坏事,当即也不管瑞鸭如何,便在巨木的树冠上坐了,盘膝调理起来。

    这半个月的殚尽竭力,他**和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消耗,到了必须要调理的地步了。

    许易这一打坐便是三日三夜,灵台深处的真魂小人,一片安宁,再睁开眼时,整个人双目如电,精光四射,移目看去,却见瑞鸭已由睡姿换作了坐姿,口中念念有词,头顶上的金光,彻底恢复了光泽,隐隐还有生辉之势。

    忽的,瑞鸭猛地腾空而起,指天画地道,“上天下地,唯我独尊!”

    许易大手一招,瑞鸭便入他掌中,“别废话,快给我算算,晏姿再何处。”

    “小子,大胆,敢这么对本少说话,要知道本少可今非昔比……”

    瑞鸭豪气勃发,扑腾着翅膀,蚕豆小眼飞瞪着许易,呼喝不止。

    “鸭子,你和我交情非比寻常,我不和说不好听的,也不对你动不好看的。”

    说话之际,许易双掌挥出,两条火龙奔腾而出,横跨出百丈,轰得一声,一座山头消失。

    “嘎嘎……”

    瑞鸭咆哮声立止,蚕豆小眼陡然爆开,痴痴地道,“你小子到底去了怎样一个世界,此界还有人是你的对手么?”

    话至此处,他忽的想起了什么,勃然大怒,“好哇,姓许的,你弄这一出算哪门子事,你这是要威胁你大爷啊,你大爷的,你知不知道你欠本少多少人情,若非本少,你早死八佰回了,忘恩负义的混蛋……”

    话音未落,一颗纯青的灵石,现在瑞鸭眼前,“我拿这玩意换。”

    扑腾一下,瑞鸭尖嘴啄来,灵石瞬间消失,瑞鸭大急,瞪着许易道,“你大爷的,到底什么意思。”

    “找人,灵石管够,不知这里,去了那边,也有你的好日子。不找人,我也不怪你,毕竟你是我恩鸭,届时,你我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谁也不认识谁,你也别指望我带着你去仙界。”

    许易是聪明人,并非不知道瑞鸭的短板和心思,以前是不屑也不愿利用,如今,却是顾不上了。

    瑞鸭没想到许易也有撕破脸的一面,一直以来,他对许易都是半赖半混,自觉吃定了此人,却没想到许易丢出这番话来,他却不知如何接腔了。

    沉默半晌,瑞鸭换了口气,“你也别怨我,不是我不肯下力,你也知道我不可能短期内频繁使用课算,我先前的鬼样子你也看到了。”

    “是要补偿么,我给你兜底了,你尽管课算。”

    许易知道这番话,瑞鸭没有浑说,这鸭子的课算的确有诸多限制。他更知晓瑞鸭要的补偿,无非是宝药等等。

    以他如今的手段,此界宝药可以任取,自能满足瑞鸭所需。

    得了他的承诺,瑞鸭兴致依旧不高,默然道,“若你才遇到本少时,说出这番话,本少定然无有二话,便是拼个筋疲力竭,也定会助你,坏就坏在你给本少服下的那枚中品灵石,以至本少完成了进阶,现如今,更是不敢轻易课算,动辄会有天劫降下。”

    “进阶?你完成了进阶?”

    许易有些难以置信。

    瑞鸭点头道,“的确如此,别以为是你那颗中品灵石如何了得,乃是本少多年的积累之功,只是缺乏一个契机,恰好你那颗中品灵石便成了本少突破的契机。可能你会想本少既然突破了,课算不就更容易了。却不知世上有天机,更有天劫。我在低阶时,课算起来,窃取的天机较少,即便如此,还是要折损精元。”

    “如今本少进阶了,冥冥之中,对天意领悟的越深,便越不敢泄露天机。课算之术,便越要慎重,否则必受天谴。当然,我这样说,你多半以为我不肯使力,胡编乱造,可你反过来想想,若我真能靠些宝药便能弥补课算的损失,我早就夺进天下珍宝了,哪里会混成如今模样。”

    瑞鸭说的实在,许易稍稍过脑,便也信了,念头转动,便听他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也不是逼着你硬算出晏姿的精确位置,你只需要给个大概范围,这样耗费不了你多大天机,即便有天劫,你在我身侧,便有灾劫,我一身挡之。”

    瑞鸭沉默片刻,“你既如此说,本少还能说什么,说好了,我最多只算到一城一山的范围,其余的,便靠你自己搜寻,这总行了吧。”

    许易大喜,抛过数枚灵石,“赶紧着吧。”

    精确到一城一山,还是太过广大,毕竟要寻觅的是一人,相比一城,还是太过渺小,可总算有了范围,许易自信若瑞鸭真的锁定了大致范围,凭他的本事,找寻晏姿,易如反掌。

    “小晏啊小晏,你这娘们儿虽对本少无礼,本少还是助了你,以后得了道,当了家,可千万要记得报恩啊!”

    瑞鸭心中叨叨咕咕,三枚古朴的铜钱,现在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