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四章 小晏,好久不见

二百七十四章 小晏,好久不见

    三枚古朴的铜钱翻转落定,瑞鸭口中念念有词,忽的,身体陡然腾空,半空中抽蓄不止,口中吐出白沫,继而,痛苦嘶嚎起来,半晌,跌落在地,颤着声骂道,“本少跟你说白了,这种比刮骨挖心更可怕的痛苦,本少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遭了,以后,你爱找谁找谁,就是别来找本少……”

    瑞鸭似乎真的痛苦万分,絮叨起来,没完没了,半晌方道,“神京,人就在神京,我看你是骑驴找驴,平日装的什么聪明人。”

    许易真没想到是这般结果,他可是托付过皇玄机代为寻人,若晏姿真在神京,怎么会找寻不到。

    转念又想,人在神京,恐怕才是最合理的答案,以晏姿的身体状况,的确,也去不了别地。

    想通此节,许易心下火热,再也不愿耽搁,对着瑞鸭抛过几枚灵石,说道,“你往大越皇陵那边去,届时,你我在那处会合。”说罢,冲天而起,随即,耳畔传来冲天怒骂,“许易,你大爷的!”

    他不是不想带着瑞鸭,实在是这家伙事太多,又好饶舌,一路呱呱不停,他自问遭不起这茬罪。

    ………………

    青砖垒就的院落,方方正正,墙角墙头,树丛红花开得正艳。

    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妪,斜靠着张如伞盖的老槐树,缝制着一件青衫,数只土鸡迈着小步,在院落里觅食,骄阳透过层层的槐树叶,如星辉一般洒落着,厨间传来密集的切剁声,袅袅炊烟,伴着饭香菜香,飘腾而出。

    “嬷嬷,嬷嬷,你怎么躲在这里,人家找你好久。”

    伴随着稚嫩的童音,一口穿着虎皮肚兜的小肉墩,撞了过来,七八岁年纪,虎头虎脑,煞是可爱。

    小家伙动作不慢,眼见便要撞在老妪身上,圆滚滚的腰肢一扭,敏捷地避开,小短腿踢在槐树干上,凌空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地上,圆圆的小眼,得意洋洋看着老妪,“嬷嬷,这是人家新学的灵鹫翻身,挺厉害吧!”

    “厉害,虎头真聪明。”老妪抚摸着胖墩的圆脑袋,笑道,“嬷嬷还真没见过比虎头更厉害的呢,怎么,来寻嬷嬷,是不是又馋嘴了。”

    “不是不是,人家想听故事了,嬷嬷,你说没见过比虎头更厉害的了,那那个转打坏人的青衫大英雄比不比虎头厉害?”小胖墩歪着脑袋问,忽的,指着老妪手中的青衫道,“嬷嬷,怎么又在缝衣,每天缝啊缝的,青衫大英雄,也穿不了这么多衣服呀。”

    白发老妪摸摸摸小胖墩的脑袋,“你呀,问题真多,还要不要听故事。”

    “那是自然,好容易我爹和大伯他们聚齐了全家人开会,我难得有一下午时间听嬷嬷说故事,上回的青衫英雄打蝙蝠怪的故事,这回一定要一次说完,不能留尾巴。”

    白发老妪笑道,“好好,说完,一定说完,不过,嬷嬷这会儿可不得空,一会儿,糯米糕就蒸透了,嬷嬷啊又得忙活了,待你吃了午饭再来,嬷嬷好好给你讲。”

    便在这时,厨间传来喊声,“嬷嬷,糯米糕透了,该你调羹了,另外,帮蒋大厨扯一桶水进来,要快。”

    小胖墩皱了鼻子,“嬷嬷,别听他们的,我去发通脾气,叫他们闭嘴。”

    老妪正待说话,两个青衣俏婢急匆匆地奔了进来,远远便喊,“我的七少爷诶,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要是让大爷,二爷知道你又跑到这下人堆里厮混,非赏你板子不可,快跟我走吧,二奶奶急着寻你了……”

    两名俏婢身手利落,扑上前来,一左一右拿了小胖墩,抱着便去了。

    小胖墩挣扎不过,对着老妪喊,“嬷嬷,嬷嬷,你等我,我肯定来听你说故事。”

    老妪招招手,站起身来,久坐腰酸,一个踉跄,扶着老槐树方才站稳,又颤巍巍地朝井口走去。

    解开缆绳,栓了吊桶,摇动臂手,缓缓地将桶沉下井去。

    “快点,嬷嬷,蒋大厨发火了,再慢腾腾的,他可要赶你出厨了。”

    屋内的催逼声愈急。

    木桶沉底,一桶水注满,老妪奋起双臂,拼尽全力地摇着,转瞬,双臂便酸麻地不似自己的,手上一滑,铁臂手,腾地一下,朝她额头打了,木桶咕咚咕咚朝下坠去。

    眼见一个躲避不及,铁臂手便要将老妪砸个头破血流,忽的,铁臂手竟然凭空止住,下一瞬,也不见铁臂手摇动,木桶竟接了满满一桶水,拖着长长的井绳,飞出井口来。

    老妪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异象,转过身去,便见一个青衣青年立在两丈外,含笑望着她。

    “小晏,好久不见。”青衣青年笑如春风,心如寒冬。

    无须说,这青衣青年自是许易,而这老妪也正是晏姿。

    许易足足用了十日的功夫,几乎用感知扫描了半个神京,才终于将晏姿锁定。

    尽管晏姿变化了容貌,改变了气质,可许易如今的感知精妙到了察辨毫微的地步,无论晏姿怎么变化,都逃不出他的搜觅。

    许易含笑望着晏姿,心头震动如千山倾覆,万海翻腾,尽管他早从瑞鸭口中知晓,当日晏姿为了救活自己,消耗了大量的生命源力,却没想到晏姿的生命源力竟衰微到了这种地步。

    青丝白发,刹那红颜!

    晏姿怔怔盯着许易,忽的,转过身去,张了张嘴,却未说话,挪了挪步,却未走动,转而蹲下身来,将苍白的头颅深深地扎进臂弯。

    许易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想挤出笑脸,面皮却似冻结了一般,仰头望天,不住地眨动着眼睛。

    眼见湖水便要在眶中蓄满,厨间又传来凄厉地喊声,“找死啊,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滚,便仗着就会两道菜,就跑老子这儿装大厨,要不是看你老迈,老子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伴随着话音,一个光着膀子的大胖子便要冲出厨外,许易轻轻弹指,那大胖子如炮弹一般,砸进了正煮得翻沸的汤锅里,烫得撕心裂肺的嚎叫,顿时,厨房一片大乱,惊呼声,呐喊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