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七章 法天大士

二百七十七章 法天大士

    “既然老周你这么说了,我便在此间等着。”

    许易要的只是红衣美妇的态度,能做到此步,就值得他还这个人情。

    说穿了,他是来还人情的,不是来给周家招灾的。

    岂料许易话音方落,周遭的墙壁,瞬间挪移开来,好似一块木板,被硬生生扯开。

    轰然数声巨响,滚滚烟尘落定,却见整座周家宅院瞬间消失了,天际,数十巨大的金毛雕妖,巨爪之下,各自悬着钢爪,那一扇扇墙壁,尽皆被这巨大的钢爪抓走。

    如此拆屋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就在众人惊诧之际,薛统领拔地而起,闪电一般,掠至半空。

    三架华丽的龙舟掠空而来。

    薛统领未及近前,猛地伸手朝许易一指,“是他,正是此贼杀了张公公。”

    三架龙舟如炮弹一般,分作三方,砸落在地,左首的龙舟未见人调下,数道煞气如龙卷来,许易爆射而出,快得看不见影像,一脚射出,整艘龙舟瞬间炸裂,十余人横飞而出,尽皆碧目棕发,尽皆委顿余地,狂喷鲜血不止。

    下一瞬,许易又回到了晏姿身畔,一切皆在电光石火中发生。

    才卷起的喧嚣,在这惊天一爆后,戛然而止。

    满场如观鬼神。

    另外两架龙舟,气势喧天的落地,却再也没了声音,始终没有一人自龙舟跃下。

    “来都来了,总得亮亮相吧。”

    许易冷声喝道。

    终于,两架龙舟各自跃出数十人,中间那架龙舟跃出的十数人尽皆光头,右首那架则是大越人形貌。

    显然,许易斩首张公公引起的震动极大,三架龙舟,分别出自乃蛮,天佛,大越三方。

    “周金泰,尔等周氏一族,宁不畏死,不惜灭族呼!”

    自大越方龙舟跃下的金袍老者死死盯着红脸长者,怒声喝道。

    长脸长者面色如土,再无半分傲气,连连作揖,哀告道,“天使容禀,周某及周氏一族,万万不敢有怠慢天使之举,实在,实在是今番的事,我周家也是遭了无妄之灾。”

    “行了,找周家茬算怎么回事,人是我杀的,龙舟是我毁的,找我说话。多少年过去了,大越还是你们这帮不成器的家伙当家做主,对内残酷镇压,对外奴颜媚骨,连这帮蛮子和秃驴都摆不平,混到当伪军的份上了,皇玄机若是活着,也得生生给气死!”

    说到底,许易在大越混迹了大半辈子,骨子里还是有种大越国民的意识,睹见今日之局面,他真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滋味。

    金袍老者被许易骂得面红耳赤,几番想要开口,又怕这家伙暴起伤人,实在是这人方才暴起一击,粉碎龙舟的手段,太过恐怖骇人,根本不是自己所能防御。故而,避重就轻,选择周金泰下手。

    “大胆,哪里来的贼人,真不惧死耶!如今整个大越,都沐浴在我佛盛辉之下,你这贼人,年纪轻轻,不要自取灭亡!”

    当先的长脸僧人高喧一声佛号,朗声说道。

    话音方落,脸上凌空挨了一下,被抽得横飞出去,满口血槽牙横飞。

    “打的就是你这帮秃驴!”

    许易手掌轻微,掌力凌空送出,一帮光头被他抽得四散横飚。

    噗通一声,周金泰一个跪滑,拜倒在许易面前,“这位,这位,您大人大量,就放过我周家吧!”

    他实在是绷不住了,照许易这么个折腾法,周家被灭族都是轻的,非得掘了祖坟不可啊!

    金袍老者陡然抓住了关窍,“尊驾莫要仗着武力雄强,就逞一时之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同时得罪我大越,乃蛮,天佛三国,普天之下,也无你容身之所。我劝阁下乖乖就缚,说不定大人们惜才,会容你性……”话未说完,一声脆响,金袍老者也被抽得横飞出去,摔在地上,大口吐血,数番想挣起身来,浑身传来刺骨酸痛,最终爬在地上,不住哀嚎。

    周金泰简直崩溃了,指着红衣美妇破口大骂,却是怪她招了许易二人来,带给了周家灭顶之灾。

    “再敢废话,我立时就叫你周家灭族!”

    许易听得心烦,怒声喝道。

    周金泰的唾骂,戛然而止,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立着的这位,分明是无脑蠢货和绝世凶人的结合体。

    若真惹翻了这浑人,别说指望这浑人顶缸,自己一家先就得死绝。

    “阿弥陀佛,何方孽障,敢在此间啰咤!”

    一道轻喝自云间传来,飘飘渺渺,时远时近,声音落定,一位中年佛陀现在场中,身量极高,圆面大耳,斜披一件金色袈裟,宝相庄严,真似得道圣僧。

    “参见法天大士!”

    摔倒在地的十余位和尚尽皆跃起,恭恭谨谨对那中年佛陀行礼。

    其余乃蛮国众人,大越国众人,尽皆挣起身来,冲那中年佛陀行礼,神情激动,宛若来了救星。

    周家众人更是震撼莫名,哆嗦着相互传音。

    “完了完了,竟是这法天大士,他可是天佛国国师一流的人物,此次入神京,听闻他专为布道而来,怎么就惹出了他来。”

    “感魂大能,天啊,有生之年,我竟也见到了感魂大能!”

    “作死,你还感叹,此人一来,我周家彻底无法收场。”

    “法天大士不来,你以为咱们就能收场了,照这妄人这般作下去,我周家根本收不得场。”

    “都别咧咧了,速速随我向大士行礼!”

    周金泰打断了族人的传音,断喝一声,当先领着族人朝法天大士跪拜下去,“周某率合族,拜见法天大士,周家愿世代供奉佛子,合族入佛门俗家弟子。”

    周金泰纯粹是被逼得没招了,走到这一步,在他看来,周家已走入了死局,再不想办法破局,那就真走进了坟墓。

    “阿弥陀佛,佛门乃清净地,岂能藏污纳垢,施主招惹俗世因果太深,恕老衲不敢接纳。”

    法天大士双手合十为礼,越发显得宝相庄严。

    周金泰浑身如坠冰窖,最后的救命法宝,也失效了。

    “行了,老周,你求这贼秃,不如来求我,我纵横天下的时候,这贼秃还不知在哪儿呢。”

    许易实在看不下去了。

    “好个狂徒,我佛也要作金刚狮吼!”

    法天大士喝声未落,人已到了近前,左掌裹挟开天裂地地威力,直直印在许易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