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七十八章 大越神话

二百七十八章 大越神话

    砰的一声巨响,法天大士一掌好似拍在了庚精之精锻造的墙壁上。

    许易纹丝不动,法天大士惊诧的两片浓密的一字眉,都险些斜飞出了眉眶。

    满场无数道视线,盯着许易的胸前,好似那处聚集了世间最惊心动魄的风景。

    霎时间,所有人都冒出个诡异的想法,“这法天大士难道还未进阶感魂,竟是浪得虚名!”

    若非如此,怎会出现眼前这一幕。

    总不能说着年方弱冠的青年,便是超越了感魂强者的存在,这怎么可能!

    法天大士哪里管得了旁人如何做想,他这一辈子的惊诧,都在这一刻用尽。

    一掌落定,魂煞狂放而出,与此同时,一道分魂直射许易灵台,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岂料,法天大士才发动,许易修长的手掌迎面抽来,正中法天大士左侧脸颊,法天大士嗖的一下狂飞而出,半空中,鲜血狂飙,断牙激射。

    不待法天大士落定,许易暴身而起,转瞬又回落至晏姿身侧,法天大士如一滩乱泥,散在地上,周身筋骨尽断,死死盯着许易,双目充满了迷惘。

    “大士,大士!”

    几名和尚抢到法天大士身侧,才挪动法天大士身躯,宝相庄严的得道高僧便发出杀猪一般的痛苦嘶嚎。

    许易下手实在极重,不仅震断了法天大士的筋骨,连筋络都毁去十之七八,轻轻挪动,便有将断未断的筋络彻底裂开,这种程度的剧痛,根本不是可以忍耐的。

    几名和尚慌忙掏出无数丹药,灌入法天大士口中。

    法天大士气若游丝的生气,才被吊住,并飞速有了好转。

    满场再度恢复了死寂,众人望着青衫淡漠的许易,只觉仿佛置身于幻梦之中。

    尤其是周家众人,局势发展到如今,甚至都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态面对许易了。

    来一波找茬的,被此人灭一波,来来往往已经三波了,更让周家众人崩溃的是,许易每胜利一次,他们的心情就沉重一分。

    尽管这身着青衣的家伙,已经无数次地挑战了他们的认知极限,但谁都知道,不管这人的武力多么强横,也绝不可能凭他一己之力,就包打天下。

    法天大士的伤势恢复的极快,转瞬,便站了起来,冷漠地看着许易,“檀越好本事,只是檀越当真要凭一己之力,与我天佛国为敌么?”

    许易的本事,的确令法天大士惊诧到了骨头里,他是才跨入感魂初期的强者,此番随军进驻神京,一为光大佛法,二为搜集神京各门各派的神功绝学,以壮大天佛国武库。

    却没想到在这小小周家,出了幺蛾子,连带着逼出了大越隐世的感魂强者。

    许易到底有多强?法天大士亲身遭遇,自然比谁都清楚。此人在身法,防御,都全面超越了自己,甚至连感魂中期的悟能师兄,都未必是此人对手,恐怕是感魂中期的有数人物。

    即便如此,法天大士也丝毫无惧。这人到底不敢对自己痛下杀手,分明知晓轻重。

    “大和尚,别啰嗦个没完,留你一条小命,不是听你饶舌的,赶紧搬救兵吧。”

    许易冷声喝道。

    场面已经够大够乱了,许易已然决议,在此间将所有的麻烦一股脑儿地解决。

    “檀越欲下地狱,我佛也无半点慈悲与你。”

    法天大士高喧一声佛号,已在心底判了许易死刑。

    法天大士暗中扣了一枚传音球,正待发动,四面天际顿起一道道细密的黑鳞,那一道道黑鳞迅速的迫近,扩大,却是一位位黑甲军士,竟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

    到得百余丈处,已能看清最前一排的黑甲军士的面目,仔细分辨,竟又是三国大军组成的阵营,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满场顿起哗然,谁都知道眼前这惊天阵仗到底因谁而起,可三国竟同起大军,为此一人,那些大人们莫非是疯了。

    “狮虎军、佛陀士,大剑士,这不是三国分守神京的最强军队么?”

    “这不是有十万兵马,这到底是为什么,就是皇玄机在世,也配不得如此阵仗吧。”

    “天呐,灵阵炮,快看,连灵阵炮都推出来了。”

    “…………”

    满场一片哗然,天际的战阵,已经围拢,甲士们有条不紊地变换着战阵,一门门周身遍布纹路的灵阵炮,被推了出来,字面八方,计有百门。

    许易感受到了晏姿手臂传来的微微颤抖,轻轻握了握,“无妨,你家公子等的就是他们。”

    的确,以许易的脾性,真要灭敌,又岂会如此拖泥带水。

    便是要放任这帮人各自传讯,如滚雪球一般,吸引出最后的人物们。

    甚至,姓张的统领,瞧瞧放出影音珠,传播此间画面,他也故作不觉,果然,引来了强大阵容。

    忽的,西边的军阵裂开一道缝隙,十余人驾着机关鸟腾出阵来,当先一人紫袍长须,气度俨然,甫一出阵,便锁定了许易,气运丹田,朗声喝道,“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竟还未死,又来作孽,许易,大越亡国了,可趁了你心意!”

    许易淡淡扫了眼紫袍人,只觉有些面熟,想来必是皇场之战时,照过面,听他喝问,许易冷笑道,“大越亡国了,你若是忠臣,怎的不以身殉国,跪在一帮蛮子和秃驴脚下,为虎作伥,岂非正是你这等忠臣所为?”

    许易词锋犀利,只一言便逼得紫袍人面红耳赤,掩面而退。

    “啊哈,原来你便是许易,大越神话,听闻你只有凝液巅峰的修为,却能抗住感魂期强者。原本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竟是真的,连法天这厮都奈何不得你。某尚未破开感魂之境,料来也难胜你。不过,本将军还是想领教领教,你可敢接本将军的无相神力!”

    南侧战阵,一位乃蛮将军越阵而出,斜睨着许易,眉宇间尽是兴奋。

    此人身量极高,堪堪近丈,熊虎一般的身材,足有寻常人三四倍粗阔,裸露的身躯遍布又黑又硬的毛发,不知晓其底细的,准得以为是熊精化人。

    却说此人才将“大越神话”喝出口外,地上的众人无不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