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一章 余波

二百八十一章 余波

    且不提周家的翻云覆雨,许易于神京卷灭十万大军之战,不过半个时辰,便传得举世皆知,引发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轰动。

    不提别处,整个神京,完全沸腾了。

    进驻城中的乃蛮大军和天佛大军,第一时间撤出了神京。

    以周家大宅为圆心的三万大军填尸之地,成了整个神京,最热闹的景观。

    大越临时朝廷,派驻了足有三千名禁卫,各持须弥戒,花费了数个时辰,才将巨大的尸坑敛收完毕。

    只是,不管是填充香料,还是水龙冲洗,那冲天杀气,和无边血腥,竟丝毫没有淡去的迹象。

    巨大的神京城,却因这冲天血腥,而彻底沸腾了。

    数年的压抑,亡国的颓丧,因这一场好杀,一朝洗尽。

    无数的市民涌出了家门,换上盛装,欢呼雀跃。

    无数地店铺,白日之下,点起红灯笼,编织彩绸。

    更有许多饭馆,茶铺,打出了免费待客的横幅。

    最火爆的却是各大染印坊,各种大越生活灭贼的布画,如流水一般,印刷出来,却被以更快的速度,抢购一空。

    以至于每一家染印坊的门帘,都被挤塌,火爆的场面,宛若一场血腥大战。

    整个城市锣鼓喧天,沸腾如海,一日之间,死而复生。

    场面最宏大的,却是在袁青花的宅院,他和大越神话的关系,从来不是秘密。

    经此一战,消息扩散,袁青花的宅院,立时被无数人包围。

    袁青花干脆爬到了屋顶上,连连作揖,抱拳,正要分辩说,“大越神话不在此间。”

    普天高地的物件落了下来,却是各式的金币,钱票,宝药,乃至包装精美的鲜果,电心,甚至还有房契,地契,瞬间,将袁青花家宽敞的院落,堆得几要漫过院墙。

    气氛最火爆的,却是无数的书馆、茶馆,无一不被围得满满当当,而有幸目睹当时大战的修士,则成了最引人注目的说书人。

    “却说也是那周家好运,竟然碰巧救了我大越神话昔日的婢女。”

    “不对,哪里是婢女,分明是兄妹,哪有为一介婢女打生打死的。”

    “废话,若是你张老三,肯定不会,想我大越神话岂是如你一般俗不可耐的凡夫俗子?某敢站在这里,自然是有底气的,没有确切消息,我会信口开河?要不你大张老三来说。”

    “宋兄息怒,宋兄息怒,您何必跟张癞子一般见识。”

    “张癞子,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赶紧滚,我金字坊容不下你!”

    “就是,没见窗子外面还扒着一汪汪的人,姓张的,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宽绰的书坊内,数十张条案尽数被挤满,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青袍大汉,站在摞起的三张条案上,满头大汗,周遭还有几个颇为懂事的,帮他打着扇,伺候着茶水。

    张癞子运气不错,挤在靠前的位置,才发一言,顿受千夫所指,唬得面无人色,连连告罪。

    压服了张癞子,众人连连催促青袍大汉速讲。

    青袍大汉赚足了眼球,咳嗽一声,押了口茶水,朗声道,“先前这位张兄弟质疑晏姑娘的身份,我来告诉你吧,收到了确切消息,这位晏姑娘早年是我大越神话祖籍广安府的一间唤作玲珑阁商铺的女招待。机缘巧合,成为我大越神话的婢女。”

    “为什么说确定无疑呢,消息传回广安,玲珑阁第一时间确认了晏姑娘的身份,还拿出了晏姑娘早年服务玲珑阁的影像。如今,整个广安府的大人们正在玲珑阁举办庆典,为晏姑娘竖了半身金相。”

    青袍大汉话音方落,底下陡起质疑,“为何替晏姑娘竖这半身金相,没听过她有什么功劳,若有功劳,也是多年伺候大越神话而已。”

    “愚见!”

    青袍大汉指着大人哼道,“谁能告诉我,我大越神话此次为何归来,为何连大越灭亡,也不见我大越神话现身。答案很简单,无非是因皇场之战,我大越神话早就对皇室和那帮官僚,生了厌恶,大越灭国,与他何干?宁愿躲在名山大川修行,也不扰这大越的俗事。”

    “此次归来,显然是因为晏姑娘,若非有晏姑娘,哪里会有我大越神话的现身,若非有晏姑娘,哪里来的我大越民众今朝的扬眉吐气,你们说,就凭这点,晏姑娘该不该敬。”

    “该敬!”

    应和之声如雷!

    青袍大汉很满意场间的气氛,抬手虚压,“说到晏姑娘,足见我大越神话重情重义。不管我们再如何抬高晏姑娘,事实上,她就是我大越神话的一个婢女。以我大越神话的地位,若真要婢女,漫说是玲珑阁的女招待,便是大国皇妃,公主,恐怕也得趋之若鹜。”

    “可就为了区区一个名声不显,白发苍苍的晏姑娘,我大越神话重出江湖,此等重情重义的伟男子,稀世罕见。”

    此话道罢,青袍大汉扫视全场,却见气氛不烈,察之,不少人竟面带怀疑之色。

    青袍大汉大怒,“尔等只道我空口胡说,嘿,你们知不知道周家就因为收留了落难的晏姑娘,这回找我大越神话要什么,要一千万赤金钱币。我大越神话二话没有,便答应了,并再三冲周家三夫人道谢,谢过她搭救了晏姑娘。如此神人,竟不以势压人,我老曹心服口服。”

    场面顿时喧嚣起来。

    “什么,周家是疯了吧,敢冲我大越神话张口要好处。”

    “这事儿没传出去?那周家是不想在神京待了吧。”

    “指不定猫到哪个洞里躲了起来,否则还不人拆了骨头。”

    “你们以为周家全是傻子?我可听说了,当时我大越神话找到晏姑娘时,根本没吐露身份,直接去寻周家人道谢。想那周家人俱是凡夫俗子,哪里理解我大越神话的高人风范,多半以为我大越神话在空口胡咧咧,这一千万金,多半是这样才要出的。”

    “对,我也听说是这样的,要不然周家何等人家,岂会如此短视,漫说别的,就是和大越神话结下的这点情分,就根本不是金币能衡量的。”

    “可悲可怜,恐怕周家一帮人全悔青了肠子,当时哪个不识抬举地喊出的要钱,这会儿准备周家众人活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