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三章 神之蔑视

二百八十三章 神之蔑视

    “公子,可以开饭了。”

    小晏揭开紫砂陶罐的盖子,浅浅嗫了口乳白的汤汁,笑着说道。

    “那便开饭!”

    许易轻轻挥手,四只金黄的羊腿,凌空解体,一片片纤薄的肉皮,自动在一个青花大盘中堆满。

    许易丢了羊骨,大手一招,紫砂陶罐中乳白的汤汁,分作两条线路,准准地射入两只乳白的细瓷碗中。

    “小晏,吃饭!”

    许易招呼一声,端起细瓷碗,冲晏姿举了举。

    晏姿正待坐下,忽的扫见幻阵外的景象,大惊失色,脱口道,“公子,他们来了。”

    半空中,四面八方挤得水泄不通的人潮,陡然破开了四十余个大洞。

    四十余道人影,如闪电一般,飞掠而来。

    更有四五人气势极大,驾着身量可怖的大妖,一出场,便扫开了巨大的空当。

    “哈哈哈,姓许的小贼,开门接客吧,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大越神话神在何处!”

    一个满身金光的佛陀驾着一只巨大的仙鹤,掠空而来,长啸如雷,声震全场,每一次大袖扬起,便掀起大片人浪。

    “金光头,头一招,便由本尊来试!”

    西南方,一道流光直射而来,到得近处,却见是个不断变化着面目的鬼脸,身体被诡异的红光笼罩,遁比闪电,那道红光顿时化作一道巨大的尖矛,冲着幻阵,狂射而来。

    眼见鬼脸顶着红色光罩化作的巨矛,便要撞上幻阵。

    忽的幻阵陡然散开,巨大的惊呼声,汇成海浪,冲散夜空上的星云。

    许易大手轻挥,一道火之真煞打出,浅浅的一条火线,直直撞上那数十倍于火线的红色巨矛。

    轰然一声巨响,火红巨矛瞬间崩散,鬼脸一声闷哼,整个人倒飞出去,鲜血狂喷。

    一招克敌,场间的声浪,几乎要充塞苍穹。

    “既然是观战,就只带眼睛就好了。”

    许易淡淡出声,却恍若吐出了魔音,巨大的声浪,瞬间被这道魔音盖过,继而,漫山遍野,只剩了这一道声音。

    “来的不巧,我正在吃饭,既然都来了,就上来一唔吧,那些怪模怪样的大家伙就别带了,我怕倒胃口。小晏,你别管,趁热吃,不然可就浪费了本公子的手艺。”

    许易一挥手,数片金黄喷香的羊肉,落入晏姿面前的吃碟中。

    此情此景,非但百万观者无法想象,一众感魂老祖更是瞪瞎了眼,气炸了肺。

    此番四十余名感魂老祖齐聚,几乎是聚合了这方世界全部的感魂大能,共计八国合力。

    实在是许易今番惹出的动静,太过骇人,一人屠败十万大军,竟当着全天下,扬言灭尽天下英雄。

    天下英雄指谁?还不是他们这些感魂老祖。

    许易的名头,这些感魂老祖早就听过,皇场之战影响力实在够大。

    可当时,许易虽然妖孽,却也只是凝液巅峰强者。

    四年过去了,就算他天赋惊天,踏破了感魂屏障,也绝无可能在四年的时光,从感魂初期跨进感魂中期。

    众感魂老祖几乎算死了许易的修为,哪里还不敢赴战,甚至诸位感魂老祖都未商议过合战之术。

    最多设想,许易恐怕在这浮屠山埋下了大阵,或者旁的杀手锏。

    及至睹见许易真容,却见到了叫人瞪瞎眼睛的一幕,姓许的竟然在此摆下了宴席,且是刚刚准备开饭。

    这是何等的荒诞,若说这世上有蔑视,此情此景已至极致。

    “鼠辈辱我太甚,死来!”

    一位棕目赤发的黄袍老者,尖啸一声,双掌合抱,立时便有明亮的光球瞬间生成,眼见光球便要射出,忽的,黄袍老者惨叫一声,凌空摔了下去。

    “巴鲁长老!”

    一个光头乃蛮大汉闪电射出,截住黄袍老者,触手之间,魂飞魄散,“巴鲁长老死了!”

    此声一出,整个浮屠山,只剩了夜风轻拂山林的声音。

    “味道如何,小晏,本公子的手艺还成吧。”

    许易夹过一片金黄酥薄的羊肉,塞进嘴来。

    晏姿哪有他的大心脏,注意力尽数放到了来攻的感魂老祖联盟上了。

    “两人吃饭实在无趣。都过来吧,不过来,我可就亲自下场邀请了。”

    许易冲着远方发愣的一众感魂大能摇摇手。

    来势汹汹一众感魂强者,此刻全无了声势,各自心怀冰雪,周身寒彻。

    尽管众人暗里已将许易摆到了超越自己的存在上来,却绝未想过会出现眼前的场面。

    即便是陷入苦战,也最大限度地符合逻辑,却怎么也没想到出现这种超出众感魂老祖理解能力的场面。

    “真的不肯来?”

    许易微微皱眉。

    嗖的一声,一道流光竟朝西北向遁逃,却是一位红袍老者见势头不对,起了遁逃之心。

    哪知道还未遁出,一声极力惨叫放出,自半空直直摔下。

    “妄动者死!”

    许易扫视全场,无人敢与他对视。

    接连两位感魂老祖悄无声息地死去,瞬间破碎了所有人的心障,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破灭。

    一众感魂强者互以目视,终于,齐齐跃上青坪来。

    “许先生,在下青冥子,来自月支国,此来,纯粹是为了见识先生风采,并不敢与先生为敌,此点,还望先生明察。”

    才跃上青坪,一位满目风华的中年美男,便冲许易抱拳行礼,态度谦恭至极。

    青冥子才道出身份,场外陡起一阵悉索。

    “青冥子,原来此人就是月支国的国师,天呐,传闻此人派头极大,所行之处,便连月支国国主也要跪接,今日一见,怎生如此风度翩翩,大是温文尔雅。”

    “废话,唤作你坐我大越神话的位子试试,青冥子保管让你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温文尔雅。”

    “……"

    许易不管场外的喧嚣,冲青冥子摆摆手,“来都来了,别闲着,那边的桂花醋鱼刺太多,我这小妹,吃起来不方便,你帮着剔剔刺。”

    青冥子浓墨一般眉毛,陡然飞起。

    一位周身金毛的如山壮汉勃然变色,“姓许的,欺人太甚,诸位,合力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