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八章 副掌门

二百八十八章 副掌门

    转瞬,两人两妖进入了混沌空间,许易于灵台中催动真魂小人继续刻录符纹;瑞鸭依旧阖目,呼吸却清浅了不少;小红鲤暗藏许易衣袖间,静伏不动;独独晏姿靠在许易怀中,满面酡红如醉,如置身云端,飘飘荡荡,只愿此刻化作万年。

    忽的,眼前一花,景色分明,正是沙汰谷。

    两万灵石没有白花,万藏书库内的一番辛苦也没有白费,许易不仅掌握了真魂空间,也能稳定地驾驭空间穿梭。

    “这里是哪儿?”

    晏姿才落定,便忍不住大口呼吸起来,“好浓的灵气,这便是公子离开大越后,来到的地方吧?”

    许易点点头,忽的,瑞鸭蹭地跳起身来,“哈哈,大世界,本少终于到了大世界,好浓的灵气,哈哈,天赐于我,上天下地,唯鸭独尊……”

    瑞鸭满天乱飞,欢喜已极。

    不止晏姿,瑞鸭极为兴奋,隐在许易衣袖内的小红鲤,也焦急地在衣袖内游走。

    瑞鸭狂飞半晌,忽的,越飞越远。

    “鸭少,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啊。放心,我不难为你,咱们好聚好散。”

    许易何等聪慧,如何猜不透瑞鸭的心思。

    瑞鸭倒也光棍,停在一株老榕树上,“也好,免得让人觉得本少忘恩负义。说白了吧,许小子,你带我过来,我念着你的恩情,从根上论,本少可不欠你人情,这点,你认是不认。”

    “这个我认,我也没打算羁縻你,行吧,祝你仙途顺畅,蓬山好行。”

    许易远远抱拳道。瑞鸭于他有数番救亡之恩,从人情上论,的确不算欠他的。

    瑞鸭愿意跟着他,自是最好,此鸭的神算,天下无对,堪比神术。若在他身旁,必是强力臂助。

    明显,瑞鸭是个自有主张,他不愿意,许易也不愿勉强。

    瑞鸭怔了怔,没想到许易竟如此大度,反弄得他生出了些许惭愧,默然片刻,“好吧,本少受不得你小子这样,罢了,本少还是承你个人情,必有厚报。”说罢,遁入林中,消失不见。

    许易猜得不错,瑞鸭确有他自己的考量。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瑞鸭受不了许易了,许易这家伙动辄就惦记他的神算技能。

    早些年,他修为尚低,对天道的领悟不强,神算也只在准上,如今,成功进阶,对天道理解加深,算术更是到了精的程度。

    与此同时,受到的制约,无形加大。

    前番,瑞鸭为许易课算晏姿下落,只大概课算了下晏姿所在的城池,结果,天罚便至,其中苦楚,唯瑞鸭自知。

    而瑞鸭很清楚,许易要借助他神算的地方极多,瑞鸭自问能做到铁面无私,却无法保证自己能受得住许易的勾引,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离开许易这祸乱源头便是。

    除开这最紧要的原因外,还有一条,那便是瑞鸭自己也要修行,这广阔的主世界,正是鸭少大有作为之时。

    虽然,他如今的修为仍旧算不得高深,甚至在开智期妖物手下,都极难有自保之力。

    可瑞鸭天赋异禀,最擅趋吉避凶,寻觅机缘,更是他一等一擅长之事。

    瑞鸭本打算和许易的缘分,就此斩个赶紧利落,终归还是没忍住,又许下诺言。

    话才出口,瑞鸭就后悔了,想反悔,已是不及。

    目送瑞鸭离去,许易没多少惆怅,他也想开了,鸭各有志,没了这饶舌的家伙,未必就是坏事。

    他晃了晃衣袖,将小红鲤抄入手来,“鸭子走了,你想去何处?”

    小红鲤啄了啄许易的手掌,许易笑道,“跟着我,可不是什么美差,安全虽然无虞,对修行却不是什么好事,你也是福缘深厚的,我还是送你入辽阔世界吧。”

    说罢,许易揽过晏姿,再度腾空而起,一口气向东飞腾了三万里,入眼却是一片茫茫海域。

    许易早仔细阅览过此界的堪舆图,因着此界面积实在广大,堪舆图上标注的,俱是纵横十万里以上的名山大川,此片海域正属于忘情海,论广袤,几乎是此界第一。

    “茫茫海域,远胜我人族修士生存之浩土,小红鲤,你福缘深厚,定能于此成就道行,去吧。”

    许易挥掌一送,小红鲤跃入海面,冲许易连续点头三下,跃入波涛,就此消失不见。

    ………………

    长风吞咽着夕阳,晚霞襟带着群山,傍晚时分,倦鸟归林,渔歌唱晚,一派闲适风光。

    许易指着不远处的苍翠山峰道,“这便是我和你说的冷阳峰了,你家公子如今是此间……罢了罢了,说来话长,待几天,你就明白了。”

    许易直下山脚荷池,感知放出,念头到处,一枚须弥戒落入他掌中。

    晏姿眨了眨眼睛,有些猝不及防。

    许易自须弥戒中,唤出令牌,放开山门禁制,揽了晏姿,飞腾而上。

    他才到得明堂,老蔡,赵无量,方掌事等人一窝蜂地拥了进来,群情激奋,眼见便要七嘴八舌,许易果断止住,“都别说话,听我说。”满场将起的喧嚣立止。

    许易指着晏姿道,“这位晏姑娘,今后便是本门的第一副掌门,我不在时,她的话就是我的话。”

    满场才压下的喧嚣,陡然爆开。

    许易无声无息地一消失就是这些天,若是曾经的天下第一门,自然无事。

    可如今的天下第一门,因为许易成功进阶二级星吏,自是今非昔比,千头万绪陡然汇总,却没了掌舵人。

    压了这些天,已到极限,许易再不出现,冷阳峰上下非大乱不可。

    更令众人崩溃的是,好容易等到了许易这位总老板的归来,旁的事没宣布,竟弄出一个第一副掌门来,还是个女的,观其气血,其修为似乎竟只有气海境。

    多日积怨,简直要一朝爆开。

    “怎么?有意见?谁有意见谁滚蛋!”

    许易虎视全场,场面立时死寂。

    能挤到此间的,都自认是许掌门的心腹,都很识相。

    本来此间就是许易的一言堂,即便许易不成器,仍旧是许易说了算,何况许易惊采绝艳,大涨天下第一门威风,为一众追随者闯出了几乎能看得见的璀璨前程。

    漫说他指一个女流作副掌门,就是指一块石头,大伙儿不爽归不爽,终究只有认可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