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八十九章 掌纪司第一都使

二百八十九章 掌纪司第一都使

    自说自话决定了晏姿的位置,许易又道,“我的事说完了,该你们了,老方,你来说,拣最紧要的说。”

    “许兄,你的时间不多了,三日前,清吏司就来员传讯了,要你确定去向,不然就转作流官了,再候实在差遣,谁知道要等到猴脸马月。”

    方掌事一声说罢,满场众人尽是焦急神色,显然,第一着紧的皆是此事。

    说来也非是众人小题大做,实在是许易根本没意识到他如今的地位是何等显赫。

    沾星即为贵,余下皆灰灰。并非仅仅是句顺口溜,而是实实在在的经验总结。

    就拿方掌事来说,即便许易擂战全胜,扬威淮西,方掌事帮着操纵赌盘,赚下不菲资财,可方掌事仍旧没有投效之心,和许易亲近,心头想的仍旧是巴结许易假扮的那位高人。

    直到许易恩科夺魁,成就二级星吏,方掌事才陡然紧张起来,第一时间就赶来了这冷阳峰。

    哪里知道许易一走,便没了踪影,他可跟着急坏了。

    一个二级星吏,本身就意味着绝大的资源,即便附以尾翼,也能飞腾千里。

    “老蔡,自我离开那日算起,今天是第几日?”

    许易眉头紧皱,此事果真非小。

    “第二十八日。”

    老蔡满面愁容,他亦指望许掌门飞黄腾达,好让他也跟着沾光。

    算上在图书馆折腾的那天,明日,一月休假就到尽头了。

    “等我回来!”

    喝声未落,许易已消失不见。

    说来,他也计算过时日,却忘了两界相隔的四倍的时间流度,只是约数,而并非确数,这一误差,竟又弄个手忙脚乱。

    ………………

    “许大人好气度,下官佩服,佩服,自打朱某在清吏司当差以来,二十多年光阴,从不曾见过像许大人这般淡定之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视功名如浮云,以前只当是谬传,今日信矣。”

    身着青袍的朱大人,相貌堂堂,尤其一部大胡子,配上胸前的那颗明显,看上去极有官威。

    许易赶到清吏司时,已近落衙时分,好在这位清吏司第二都的都使朱大胡子,肯给面子,便在公厅接待了许易。

    “朱大人言重了,许某闭门修行,竟忘了时辰,惭愧惭愧,没误大事吧。”

    许易连连抱拳。

    朱大胡子道,“哪里会误事,你本来还在休假期,是老秦太急,这才提前骚扰,来了就好。对了,还不知道许大人想去哪处衙门呢?说来,如大人这般恩遇,极是少见,路庭竟罕见地任由大人择取官职,这是多少人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呀。”

    “侥幸,许某完全是侥幸。至于入哪个部门,许某也确有考量,思来想去,还是入掌纪司,这也是昔日恩科录官使卢大人对在下的一点希望。希望在下能入掌纪司,为我淮西吏治之刷新,做出些许贡献。”

    这许久时间,许易的确考虑清楚了,入掌纪司。

    至于抬出卢大人,完全是作个挡箭牌,他很清楚,上面一根针,下面千条线的道理。

    剑南路路庭的确允许他自择官职,可归结到底,具体操作还得由淮西府来进行。

    这操作起来,就大有文章可做,岂会尽如他许某人心意?

    故而,他抬出路庭的大人物来,为自己壮壮声色。

    至于进掌纪司,许易哪里会真为刷新淮西的吏治,说穿了,还是为了手中的权柄,以及权柄背后的修炼资源。

    淮西的几大部门,他都尽心研究过,三司一卫,尽皆实权在握,可真要分出谁权柄最重,无疑是掌纪司,有掌淮西风宪之重权,现实的情况也是如此,各大势力集结于掌纪司,争权不休。

    许易不怕争权,他要的只是一个事权,只要握了事权在手,他就有的是办法将事权变作真正的权力。

    许易话罢,朱大胡子明显怔了怔,“入掌纪司?许大人可想好了?此司非比寻常,其中道理,想必许大人也有了解,不用朱某多言。朱某只说一条,如今这掌纪司,可没有空闲职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塞得满满当当,许兄若真要入镇其中,目下就掌纪司第一都还缺个都使,不知许大人可愿就任?”

    许易微微皱眉,“若我没记错的话,冯庭术还未升任星吏之前,便担任计户司第三都都使吧。”

    他简直出离愤怒了,姓朱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真当自己不敢翻脸。

    的确,他老老实实来走流程,就是不愿太过特立独行,触碰大家都墨守的官场规矩,却没想到姓朱的竟当他许某人完全不识数,一巴掌直接糊到了脸上来。

    朱大胡子笑道,“冯都使当时只是副都使,转升星吏后,才调作都使。的确,区区一介都使之位,是有些配不上许大人的品级,这不是情况特殊么,高阶低职,也不是没有过,何况,许大人也是第一次履职,缺乏为官经验,配以低职,却也符合惯例。当然,许大人若是认为不妥,向上面的大人反应,也是应当,下官就不奉陪了。”

    许易心念电转,含笑道,“朱大人说的哪里话,都使便都使,正如朱大人所言,许某的确没有为官经验,先历练历练也属正常。如此,请朱大人速速办理手续吧。”

    朱大胡子怔了怔,直直盯着许易。

    “怎么,朱大人有问题么?”许易忽地,拢了拢袖子。

    “没,没问题,哪有什么问题。”

    朱大胡子勉强笑了笑,迅速地替许易办理了入职手续,发了个玉牌,交代许易明日辰时,于掌纪司所在的重剑峰山门处等候清吏司来员,送他入掌纪司赴任。

    许易接过玉牌,道个谢,行出门去。

    朱大胡子直将许易送出门外,看着他消失不见,这才返回厅中,一道身影紧随其后,跃了进来,还未落稳,便传音道,“如何了,那家伙去了哪家衙门?”赫然正是冯庭术。

    “掌纪司第一都都使。”朱大胡子传音道。

    冯庭术怔了怔,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