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九十章 神隐珠

二百九十章 神隐珠

    “是不是觉得别扭?”

    朱大胡子撇撇嘴,传音道,“我也觉得别扭。那位爷的意思,我何尝不明白,可人家到底是路庭钦点,闹得出格了,保不齐路庭真扔下雷来,到时候,还不是我顶着。”

    “掌纪司,的确是权重衙门,不过那是以前,现在好几位爷在里面扑腾,纵横交错,如今已成了有名的扯皮衙门,将那家伙扔过去,也算合适。”

    “我哪里是问你这个,说好了,要整治那小子的,你怎么轻飘飘就放他过了。”

    冯庭术万分不耐。

    许易的一飞冲天,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尤其是他的预料。

    一旦许易坐升高位,冯庭术知晓,就凭他当初阴结烈意,谋杀许易结下的死仇,许易必定不会给他好果子。

    故而,早在许易还对去往何处摇摆不定的当口,冯庭术便早早替他操上了心。

    按流程,许易必定要先来清吏司办理手续,冯庭术自然不会放过这道致命关卡。

    更何况,许易在这淮西府,得罪的人物实在不算少,他稍稍串联,便阴结起一股倒许势力,力量传导,便到了朱大胡子处,才有今日之事。

    按冯庭术定下的计策,最好是在这入职的第一关,便叫许易大大载上个跟头。

    “怎生是我放了那小子,那家伙根本不上套,你叫我如何,冯大人有本事,自己去套取。”

    朱大胡子陡然也变了脸色,冷哼一声,袖口一番,一颗绿豆大小的水珠,现在掌中,那水珠似凝似散,若不定睛,根本看不清,宛若虚物,放出感知,更如空气一般,无法察觉。

    “神隐珠,你竟有此物?”

    冯庭术面色骤变,继而对朱大胡子深深一躬,“适才确是冯某失言了,冯某只是奇怪,既有此物,怎的还奈何不得那小子。”

    朱大胡子轻轻催动掌力,神隐珠陡然放出毫光,下一瞬,一副清晰无比的画面,氤氲而出,正是适才许易造访此间的画面。

    看罢画面,冯庭术也无话可说。

    朱大胡子的表现不能不说完美,尤其是最后关头,将许易安排为掌纪司第一都都使的手段,毫无凝滞,自如婉转,不动声色地将屈辱扔给了许易。

    冯庭术不住喟叹,“怎会如此,这家伙不是向来火爆脾气,怎生就忍了呢。”

    朱大胡子叹道,“我也觉得奇怪,据收到的消息,此子性格刚硬,素来不谙官场规矩,一味争强斗胜,原以为,将他高职低配,此子必定大怒,嘿嘿,只要他闹将起来,我将此副影音好的画面,传到上官处,他这官也不用做了,至少定他一个不敬名爵,无视府中之罪。”

    冯庭术气得汗毛直竖,若是此策得行,许易还未开始的名爵之路,必将崩摧。

    的确,北境圣庭吏治,黑暗盛行,可这、黑暗,俱是在符合正常官场逻辑上进行,明面上的律法,刑律,以及官僚组织原则,没有人会蠢到去明目张胆地挑战。

    若是许易真勃然大怒,被影音下来,传到清吏司司座面前,他的前途几乎注定暗淡无光,即便官司达到路庭去,许易也定然败得灰头土脸。

    可冯庭术和朱大胡子怎么也想不明白,许易怎生在关键时候,变化了性情。

    绞尽脑汁半晌无有结果,冯庭术干脆抛开这纠结,传音道,“即便如此,朱兄大可不批嘛,拖上一拖,咱们也好有二次下手的机会。”

    朱大胡子哂道,摩挲神隐珠,画面不断转动,忽的朱大胡子放开神隐珠,画面重新转动,正好转到许易拢了拢袖口的动作。

    朱大胡子指了指画面,“冯兄,还用我说么,这家伙明显不好惹,悄悄藏了影音珠,我能怎么拖,只有顺水推舟应承下来。”

    冯庭术哑然,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用这招,逼着朱大胡子不敢乱动,这简直就是个妖孽,想着想着,他脑仁有开始隐隐作痛。

    朱大胡子看得有些难受,宽慰道,“你老兄也不必太过焦心,那人树敌非少,这回的职务也压低在都使一级上,想要爬起来,且有得熬,何况,如今的掌纪司就是个烂泥坑,他也甭想有多大作为。压着压着,估计也就废了,你老兄何必多虑。”

    冯庭术和许易数番交锋,皆灰头土脸,一步步看着许易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坐大,如今哪里还听得下这些宽慰的话,冲朱大胡子拱拱手,行出门去。

    ………………

    冯庭术方去,在重剑峰后山的钱岫岩上,忘了半天山景的许易,这才朝山下行去。

    钱岫岩所处的位置,距离朱大胡子的办公明厅,若是步行,至少有二十余里,一前一后,要绕大半圈。

    其实,直线距离,不到千丈。

    许易立在此处,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朱大胡子会和冯庭术说些什么。

    说来,许易能避开朱大胡子布下的套,说巧,非巧。

    一者,朱大胡子和冯庭术,根本就算错了他的性格。他的性格的确有刚硬,锋芒毕露,难受欺侮,和冯庭术,赵副司座,周家结仇,皆是因此。

    朱大胡子和冯庭术据此定策,不能说错,却忽略了许易性格中隐忍的一面。若是他许某人只知一味刚强,早就折了,哪里能混到今天。他的锋芒毕露,往往是谋定后动,动则一击必杀,绝不是盲动。

    二者,也是许易洞悉一切的关键,乃是他利用自己的超强感知,捕捉到了行到千丈内的冯庭术的踪迹了。

    冯庭术是计户司的,在这个节骨眼,来掌纪司,许易用脚趾头便能想到,必定和自己有关。

    故而,他假作离去,却绕到了后山,利用超强的感知和截音术,探寻究竟。

    果不其然,让他窥破了关窍,朱大胡子真是和冯庭术沆瀣一气。

    不管,许易关注的重点,却不在二人的合谋上,他留下来窥视,只不过是确认一下。

    待得确认后,他关注的重点,已悄然转移,转移到了那枚神隐珠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