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章 巧取豪夺

第一章 巧取豪夺

    这颗珠子很神奇。

    千丈以内,许易只能从朱大胡子和冯庭术的传音中,知晓“它”的存在,却不能感知。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尤其是他在大越疯狂的吞食宝药后,真魂有了明显的壮大,感知似乎也有精进,却还是难以察觉此物的存在,真个是奇哉怪也。

    好奇心一起,鬼主意便来了,许易当下疾步下了山门,遁出不远,服下一枚隐体丹,化作一个容貌质朴的汉子,换上一件晏姿新纳的崭新青衫,再度朝山门腾去。

    在山门前晃悠片刻,终于有一名跨乘天马的巡山骑士,远远奔来,故作官腔,喝问许易来路。

    许易二话不说,一枚灵石就抛了过去,巡山骑士立时变了腔调。

    许易抱拳道,“这位差大哥,在下寻掌纪司的朱大人有要事。”说着,又是一枚灵石送出。

    巡山骑士乐得眉开眼笑,“此事我可不敢应承你,峰上乃是衙门重地,没有玉牌,玺印,无法通行。”

    许易自然知道无法通行,皱眉道,“如此,便牢差大哥代为帮我把人叫出来。”

    巡山骑士道,“这个忙我可帮不了你,朱大人何等身份,岂会听我一个巡山小兵的话?”

    许易笑道,“此事我自然知道,差大哥帮忙传话就行,成与不成,在下全然不怪,事成之后,还有两枚灵石相谢。”

    巡山骑士舔了舔嘴唇,却改作传音,“帮你不是不行,但四枚灵石不行,我冒的风险太大。如今正该我当值,贸然入山,被相熟的人发现,轻则受罚,重则丢了饭碗……”

    许易大手一挥,又是十枚灵石抛过去,“事成之后,还有十枚,干便干,不干这十余枚灵石,便当某交差大哥这个朋友。”

    “爽快!”

    巡山骑士大喜,当即应承下来。适才他故作推拿,本就为多套些灵石,如今得计,自不推辞。

    当即,许易便传音巡山骑士,如此如此。

    巡山骑士听了,却不是什么犯忌的事,就是个口信,当即,把心落回了肚里,朝山门腾去。

    ………………

    朱大胡子今日的情绪很不好,本来是件挺简单的事,帮个忙,结个人情的事儿,结果,弄成了这般模样。

    忙没帮成,人情没结下,倒也罢了,他有些担心,事情败露,新结了许易这个敌人,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就冲今日,许易展现的城府,平白结下这么个仇敌,实在不智,更何况,隐隐传闻,这人有秦长老的背景,若果真如此,那今日之举,可就亏大发了。

    心情不佳,到了下班落锁的时间,朱大胡子依旧安坐在明厅的帽翅椅上,烛火彤彤,影印得摇摆的枝桠,在厅中铺了满地的树杈婆娑。

    “朱大人,朱大人……”

    传音入耳,朱大胡子送目看去,一个作巡山游骑打扮的塌鼻子青年,正倚在门边,趴着缝,冲自己招手。

    朱大胡子大怒,什么时候,此等草芥,也想要登堂入室了?

    朱大胡子正待发飙,塌鼻子青年的传音又至,“是有人叫我来给您传讯,他说他一个时辰前来找过您,说是萧县的那家愿意下死力,约您面谈。”

    这番莫名其妙的话,旁人听来不解,朱大胡子瞬间明了。

    一个时辰前,来找过他的,只有许易和冯庭术。

    而那句西北那家愿意下死力,听着更模糊,他同样瞬间解毒,霸邺城中跟萧县扯得上关系的,且比较出名的,正是周家。

    而周家和许易纠葛颇深,萧县二字一出,指代就很明显了。

    整句话的意思翻译过来,显然是冯庭术在传信,说是周家愿意下死力,整顿许易。

    “死力”二字,往深了理解,自然就是大把的灵石。

    瞬间,朱大胡子心动了,他很明白其中的利益究竟有多大,周家如果真下死力,必定至少是五位数的灵石。

    “那人生得什么模样?”

    朱大胡子压下心动的激动,传音道。

    他有些好奇,既然是冯庭术有事儿,赶忙着人传讯,自己走一趟便是。

    巡山游骑道,“好像服了隐体丹,看不出形貌,不过,那人说了,萧家那家的人在底下等着,不方便露面,就是让您速去,一起商量商量,他还说,如果您还信不过,就叫我说一句,一句什么来着,对,对,神女有梦,隐迹无踪。”

    “神女有梦,隐迹无踪?”

    朱大胡子咀嚼几句,豁然开朗,“神隐珠。当是冯庭术无疑,除了自己,就只他知晓这神隐珠了。想来是周家的人等不及了,又不方便进山门,老冯不方便离开,便着人服了隐体丹,传来这么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是不是小心地太过头了。也对,这样的人,才值得共谋大事嘛。”

    朱大胡子疑心尽去,心下又火热起来,问道,“那人说了在哪里会合。”

    “人就在外面等着,去不去随您,我这边信传到了,先去了。”

    说罢,巡山游骑先离开了。

    朱大胡子紧随其后,不多时,便到了山门外。

    许易见得朱大胡子到来,压住心中欢喜,冲着巡山游骑,远远抛去十枚灵石,又冲朱大胡子拱拱手,变了嗓音道,“见过朱大人。”

    朱大胡子瞪圆了眼珠子,指着远远抛开的巡山游骑,“就传个信,你给他十枚灵石。”

    “不止,这是事后的,算上事前的,总计二十余枚。”

    许易恭敬说道。

    朱大胡子简直要痛心疾首,狠狠瞪着许易,好似花掉的是他的灵石一般。

    的确,灵石珍贵,是大消耗品,便是如朱大胡子这等级数,一年里里外外全算上,也不过三四千枚灵石。

    像许易这般,为传个信,就给不入流的草芥,发下二十余枚灵石,这不是作孽么?

    “非是在下孟浪,却是大人不知我周家为收拾那人,到底下了多大决心,二十余枚灵石算什么,此次,家主……,好吧,此事非小的所能言,大人赶紧随我前往,冯大人和我家主人,恐怕已经等不及了。”

    说罢,许易架了机关鸟,直直朝西北方向遁去,霸邺城正在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