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章 捕捉玄妙

第四章 捕捉玄妙

    “其余六都,则负责大案要案,负责诉讼,负责刑名等等职责。三都共揽督察风宪之责,由此可见此都权力之大。不管怎么说,掌门您这次的职权极重,运转得法,将得到超乎想象的好处。”

    方掌事投奔许易,绝不是一时脑热,更不是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考量过。

    故而,这一月来,他破费了心思,把功课做得极细,排除了许易最不可能去的虎牙卫,其他掌纪司,计户司,清吏司的人员配置,各人背景,履历,典型功绩等等,只要能查到的,他都备录下来,光册子都准备了一尺多厚。

    此刻,娓娓道来,深入浅出,条理分明,瞬间为许易将掩在掌纪司周围的厚厚的迷雾,拨弄开了大半。

    许易道,“实不相瞒,都说获取了星吏,获取了权力,就能获得丰厚的修炼资源,我怎么没多少切身体会,难不成所谓的资源,就是旁人主动输送的利益,若是如此,我所为之事,和职责督察之事,并无区别?”

    许易倒不是清高,认为受贿可耻,而是担心有人以此为引,坑害于他,故而,他根本不想在这点上,打开口子。

    方掌事笑道,“掌门您说这话,可就矫情了。您若不是荣升二级星吏,天下第一门的势力会扩张得如此之快,会有如此多的豪杰,想要加入咱们天下第一门?”

    “此只是最浅显的例子。即便掌门不打算收起暗里的好处,明面上的好处依旧不少,首先府中的各大禁区,基本都会对掌门开放,比如万藏图书馆,二级以下武库。这些资源可不是有灵石就能得来。除此外,以掌门如今的身份,有实力的三级门派,定然蜂拥邀请掌门,担任名誉长老,要的只是掌门的名头,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外快。”

    “当然,以掌门如今的名头,恐怕敢请掌门担任名誉长老的极少,毕竟,赵副司座的名头在上面悬着呢。即便如此,掌门能获得修炼资源的渠道,也远远超过了往昔。此点,我就不细论,届时,掌门自己体会。”

    “以上,就是属下的一点浅见,还希望对东主有些许帮助。”

    说罢,方掌事掌中多了厚厚一尺册子,“这些都是方某这月余时间搜集的关于淮西府各大职能部门要员的信息,其中多是些履历,以及能查到的背景关系。当然,其中消息可能有谬误,掌门您借鉴借鉴便可,不可深信。”

    许易接过册子,收进须弥戒中,拍着方掌事膀子道,“老方啊老方,你可真是本掌门的及时雨,行了,你也别干什么服军师了,直接正位军师,这块令牌给你,稍后,我会给赵无量下令,山门的整顿由你和赵无量全权负责。”说着,递过一块玉牌,正是这冷阳峰的山门禁制牌。”

    方掌事谢过,又递过一枚须弥戒,里面存的正是许易假托老前辈之名,要方掌事代为收集的炼制火系符纸所系的材料。

    送走了方掌事,许易径直转回了洞府。

    当选取出自朱大胡子处夺得的神隐珠,细细地观察,把玩。

    这颗珠子真是神妙,只有在尽处,才能影影绰绰看见其存在,但感知放出,却似乎探入了空气,根本察觉不到这颗珠子的存在。

    他催动掌力,神隐珠顿时显现出他在朱大胡子明厅,和朱大胡子谈话的画面。

    摩挲神隐珠,画面竟能转动,远胜过影音珠。

    此宝神妙,许易别说见,连听也没听过,至少他那本包罗万象的《万宝杂记》就不曾记录。

    他心道,如此神妙的珠子,当不似影音珠那般,只能使用一次。

    思考片刻,他觉得有必要找时间,入万藏书库,好生了解了解这枚神隐珠。

    不过,他始终自信自己的感知能力,也不信这枚神隐珠,真就和空气同体,最要紧的是,他生恐哪天被人用这神隐珠阴了去。

    当下,便将神隐珠,放在地上,闭了眼目,凝神朝神隐珠探去。

    他如今的感知当真非同小可,已到了一种只知其妙,难以言述的地步。

    感知探出,果然还是一片空白,空空如也,许易坚持半晌,也没个结果。

    念头一动,他用手抓拿神隐珠,在空中不停的挪移位置,依旧无法查探到神隐珠的轨迹。

    如此说来,此珠真如空气通体?可摸在掌中,分明有触觉,有触觉必然有重量。

    念头到此,许易豁然开朗,“对啊,重量,只要有重量,何必用感知,魂念来探便是。”

    当下,他小心地操控着魂念,朝神隐珠卷去,立时感觉到了重量,轻比鸿毛,宛若尘埃,与此同时,他再将感知放过去,立时便感觉到了神隐珠的存在,虽不明显,朦朦胧胧,若有若无。

    当下,许易死死记住这种感觉,他轻轻放开魂念,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虽然逐渐淡去,却始终不曾消亡。

    许易不敢大意,拼命放出感知,把握这这种微妙的感觉。

    他知道要感知神隐珠,也只有靠这种感觉,他务必要将这种感觉记熟了。

    但因他知晓,实战中,若真遭遇了神隐珠设伏,他根本不可能靠同时放出魂念和感知,来察辨神隐珠,毕竟神隐珠多半藏在暗处,比如拢于袖中,不可能如此刻这般,赤裸裸,置在空中,任凭他的魂念感悟。

    一旦神隐珠隐在袖中,就好比袖上沾染了尘埃,魂念根本无法感悟,魂念锁定不了,感知自然没了方向。

    所以,既然记住了这种微妙的感觉,他就必须记录下来,这种靠着艰难试验,捕捉来的微妙感觉,可能就是察辨神隐珠的唯一方法了。

    足足两个时辰的感知、体悟,去捕捉那一缕几乎不存在的玄妙感知,以许易的真魂之强,也倍觉疲乏。

    好在对那种玄妙感觉的记忆,已铭刻到了骨髓里,许易几次变换神隐珠的位置,都被他精准的捕捉到那种玄妙感觉。

    最后,他真是将神隐珠藏于袖中,腰囊,都被准确捕捉。

    许易大喜,心下终于安稳,他阴人阴惯了,一旦遭遇不可破解的阴人手法,难免惶惶不可终日。

    此刻,破解了神隐珠的妙藏,他只觉通体舒泰,不过心下却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可忘了时时复习,记忆神隐珠的微妙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