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六章 官律

    “不急不急,同衙为官,大家有的是时间认识,许都使若真想了解大家,稍后我让人把咱们衙门的头头脑脑的资料,都给你送过去。如果许都使还想了解得更深入一些,其余人等我让他们挨个儿找许大人报到,包括看门的老秦,不知道许大人以为如何?”

    中年汉子平视着许易,本就锐利的目光,丝毫不收敛锋芒。

    其人是官场老油子,很清楚许易先前让各人自我介绍,乃是立威,他如何会坐视许易成就好事。

    中年汉子话音方落,满场陡起数声轻笑。

    许易微微一笑,“好吧,就如冷副都使所言,还是往后慢慢了解。”

    中年汉子墨眉一掀,“许都使知道冷某?”

    许易道,“略略听过一些冷副都使的事迹。”

    才一打眼,许易便认出中年汉子来。

    冷兴,第一都排位第一的副都使,感魂中期修为,积年老吏,去岁刚刚入星,一星星吏,也是三位副都使中,唯一一位星吏。

    “想必不是什么好事。”

    冷兴微笑说道。

    “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许易道,“传说冷兴副都使头脑不清,不识上下尊卑,不明礼数。”

    “你!”

    冷兴勃然变色,他没想到许易词锋如此犀利,抓住破绽,立时就使动手腕。

    他更没想到许易竟是如此激进,初来乍到,还未落稳脚跟,就敢跟自己翻脸。

    许易微笑不变,“现在看来传说也并不只是传说。好了,冷副都使有什么话,还是放到会上说吧。”

    许易径直行到大红会议桌的主位上落定。

    冷兴暴怒,“许都使,你坐错位子了吧。”

    先前,正是他坐此位,许易来时,分明就看见他坐了此位,借着说话的当口,他离开了位子,却没想到姓许的打脸打上瘾了,大庭广众之下,竟敢抢了自己的位子。

    许易眉眼也不抬,“坐错了么。此间以我为尊,我坐主位,哪里有错?”

    冷兴冷道,“以你为尊?许都使,莫非你真不识大小,我来问你,都使和副主事,谁大谁小!”

    这是最让冷兴不痛快的,本来没有许易,他正位都使乃是稳稳的,上面连副主事的职衔都给了他,也顺势提了一级星吏,本来一切都很完美,结果,就差最后一道程序,许易过来卡了位置。

    他如今是一级星吏,副主事,却偏偏还兼着副都使,从未有过这么荒唐的兼差。

    “自然是副主事大,许都使不明上下尊卑?”

    一位红脸胖子粗着嗓门喊开了。

    “就是!许都使来此理职,这点粗浅的知识还是要有吧?”

    紧挨着红脸胖子的那人瘦长瘦长,仿若麻杆儿,阴仄仄地说道。

    随即,又有四五人响应,转瞬,竟过了半数。

    得了驰援,冷兴气势大涨,冷冷盯着许易道,“如何,许都使现在该知道谁大谁小了吧。”

    “如此,这位子还真该你坐了?”

    许易站起身来。

    冷兴嘿然道,“来来,给许都使腾座?”说罢,转眼斜睨许易,“请入……”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巨响,冷兴被抽飞出去,直直撞在墙壁上,再落定时,已面目全非。

    满场针落可闻,所有的人都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冷兴猛地推开扶起他的众人,蹭地蹿到近前,顶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蛋,“姓许的,你敢动手,你敢在此间动手,我看你是不想活……”

    啪的一声,许易又是一巴掌抽过去,冷兴的身子动也未动,脖颈处发出一道脆响,眼球发白,喉头咕咚一声,整个人昏死过去。

    大开眼界,众人简直大开眼界,十余双眼目,齐齐盯着许易,宛见妖魔。

    “许大人,你,你怎么敢在此间动手,真不惧《官律》么?”

    红脸胖子壮着胆子问道。

    圣庭有《官律》凡有四万八千余条,约束官员行为,其中有一条,为众官铭记,便是官员之间严禁私斗。

    故而冷兴虽修为远不及许易,也敢与许易正面交锋,实在是官场自有法则,伦理。

    修为反倒是末节,至少绝不至以拳头分胜负。

    以至于自第一都成立以来,还不曾出现过这种在议事厅,动拳头的现象。

    许易此举,简直破了天荒,也闯了大祸。

    《官律》中分法禁,与法则,违反法则,轻则申斥,重则罚灵石,再重则降免官职。

    若是违反法禁,轻则拘禁,重则判死。

    许易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同僚,这可是违反了法禁,单看如此严重之情节,如以《官律》判,多半是要论死。

    上来就自杀,众人何时见过这等上官。

    有知晓其底细的,暗暗替许易惋惜起来,这么个官场愣头青,死得真冤。

    红脸胖子话罢,许易淡淡扫了他一眼,后者顿觉心惊肉跳,生怕许易破罐子破摔,对自己下起毒手来。

    许易却不睬他,伸脚在冷兴背脊后,轻轻一提。

    冷兴顿时剧烈咳嗽,大口吐黑血。

    红脸胖子和瘦竹竿,蹭地蹿上前去,此冷兴口中塞着丹药。

    不多时,冷兴回过气来,推开红脸胖子和瘦竹竿,冷冷盯着许易,如看死人。

    许易冷哼一声,“肉皮还痒?”

    冷兴顿时打个寒颤,陡然想起来,这人已是破罐子,自己何苦再招惹,移步便朝门外行去。

    许易一晃身,拦住冷兴,“哪里去?不觉得忘了什么事?”

    “你想干什么?”

    冷兴蹭地闪开数丈,躲到人堆来。

    许易冷道,“《官律》法则第三千七百二十三律,第四条,下级佐吏、星吏见上级星吏、星官,该当如何?”

    冷兴陡然怔住。

    “怎么,忘了?那我来告诉你把,下级佐吏、星吏见上级星吏、星官,当行注目礼,右手中指食指并拢,举至右眉眉翼处,并问上官好。如有违者,当右有司下文申斥,上官不满者,可以之掌刑。”

    许易字正腔圆,一词一句道来,调理分明。

    冷兴及众人呆若木鸡,冷兴忽的仰天嘶嚎一声,口中鲜血狂喷,兜头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