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一章 反坐

    赵副司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许易不到,案子肯定问不下去了。

    诸公当面,掌纪司副司座也在位,谁受得起这份猜疑。

    当下,秦都使便着人急传许易到堂。

    听罢案由,许易大惊,“冯都使,你这是何意,此事跟我有何相干,不能因为你与许某又私仇便如此栽赃陷害吧。”

    冯庭术冷哼道,“我知道你做的很隐秘,没留下把柄,可是谁干的,谁心知肚明。许易,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偷什么不好,竟敢对神隐珠下手。”

    许易不睬冯庭术,对正中在座的秦都使拱拱手,“秦都使,这案子是你来问,还是冯庭术来问?”

    秦都使面色一变,重重一拍惊堂木,“肃静!现在由原告朱玉翔陈述控词。”

    朱大胡子道,“今日一早……”

    朱大胡子详细地陈述了今日一早发生的一切,除了隐去神隐珠的用途,和冯庭术共同谋算许易的对话外,其余尽皆真实道出。

    尤其是着重强调了,神隐珠之事,只有他和冯庭术知晓。

    以及巡山游骑如何诳他外出,青衣中年如何带他远遁,如何暴起发难,他如何受制,须弥戒如何被抢,他如何喝出”冯庭术“的姓名,而博得反击之机,如何击伤青衣中年,青衣中年如何入湖潜逃。

    朱大胡子陈述方毕,不待秦都使发话,一位黑面煞神一般的中年男子暴喝一声,“姓冯的,你好大胆子,事已至此,你还辨什么,速速将神隐珠交出,本官或可饶你不死!”

    黑面煞神,正是场间的三位三级星吏之一,清吏司副司座徐明远。

    待听得神隐珠被抢夺的消息,徐明远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这神隐珠正是经由他手,继而流转入了朱大胡子之手。

    他不过是卖某位大人物个人情,结果,惹出这天大乱子,若是神隐珠真找不回,即便以他副司座之尊,也决计没有好果子吃。

    待听得朱大胡子上告,徐明远已知他心意,既恨朱大胡子无能,失了神隐珠;又恼朱大胡子自作主张,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再不能暗中图谋。

    此刻,听得朱大胡子复述案由,徐明远顿时拍案而起,这案子几乎是明摆着地,还审什么审。

    姓冯的真天大胆子。

    冯庭术也懵了,甚至徐明远暴怒,他都未曾察觉。

    原本朱大胡子上告,他只以为是朱大胡子坏事,寻不着替死鬼,便在自己身上下工夫,本来底气十足。

    待听得朱大胡子这番陈述,他简直无言了,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灵魂出窍,真去干了这桩事。

    “冯庭术,你傻愣着挺什么尸,再挺下去,本官保管你真成了死尸。”

    赵副司座怒声喝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平素八面玲珑的冯庭术,到了这种场面,竟是如此的丢人现眼。

    至于说冯庭术有没有偷抢神隐珠,他是敢打这个包票的,一来冯庭术无胆,二来,冯庭术若真抢了宝贝,一定会来进献给自己。

    毕竟,那神隐珠说穿了,不过是一颗有些异能的珠子,又不能服之立时登仙。

    冯庭术这等人的最大诉求,也不过是努力往上爬,心思根本不在武道修行上。

    而要往上爬,最终还得依仗他赵某人。

    有这一番推理,赵副司座却比冯庭术更自信,且他也观察过冯庭术的神色行止,根本不似作伪。

    冯庭术得赵副司座这一呵斥,顿时惊醒,一想到竟到了性命交关的时刻,周身寒毛都炸起了,朗声道,“秦都使,列为大人,朱玉翔纯粹是诬告。光凭他一言之词,如何就能取信。他若要指证冯某,证据,冯某要证据。若凭空口白话,和瞎编的故事,便能定人之罪,那天下何人不能被定罪。”

    赵副司座微微点头,风轻云淡说道,“是这个道理,人嘴两张皮,说什么都行,就凭这区区之言,确不能定人罪。”

    徐明远本就极黑的脸,听得此话,顿时全黑了,“赵副司,我等是旁听,还是少插话的好,不要干扰秦都使问案。”

    赵副司座冷哼一声,“先前不知是谁又是拍桌子,又是喊打喊杀的。”

    徐明远蹭地一下立起,“赵廷芳,是老子,你待怎的?”

    眼见赵副司座也要发飙,一直闷坐无声的掌纪司副司座关宗元拍拍手,打个圆场道,“老赵,老徐,都给老关些面子,正问案呢,再说,当着这么些晚辈,二位司座,可别失了风度。”

    徐明远顿知赵副司座的心意,恐怕这人巴不得把水搅浑,干脆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赵副司座的确想将水搅浑,见关宗元插出来,知晓意图被窥破,便也坐了回去,静观局势变换。

    他就不信,平白地,还能将黑的说成白的,白的整成黑的,有他在场,他就不信谁能把冯庭术没干过的事,给强安在冯庭术身上。

    三位副司座终于消停,秦都使暗里苦笑一声,知晓今次这案子,必定艰难至极,打定主意,不带主观倾向,更不打算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弄什么高明的技巧,干脆走着流程便是,当下,便问朱大胡子道,“朱都使,诚如冯都使所言,不能因言定罪,你可有证据。”

    朱大胡子顿时沉了脸,冯庭术睹在眼里,越发确信朱大胡子是丢了神隐珠,没办法交差,干脆编了这天衣无缝的谎话,希图将自己打成替死鬼,要不,怎么一问他要证据,他便黑脸,摆明了无有证据。

    念头到此,冯庭术心下彻底踏实了,又思及朱大胡子的歹毒,哪里还不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当即冷笑道,“朱都使,你口口声声说是冯某做下了那丧心病狂之事,可有实证。秦都使,敢问诬告该作何罪!”

    秦都使继续走流程,“诬告得反坐之罪。”

    朱大胡子睹见冯庭术的满脸得意,心头怒火瞬间烧毁最后一丝理智,冷道,“你要证据,我就拿证据,秦都使,我要请证人!传巡山游骑曹兵!”